|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五·引线
  七十五引线

  周唯琪的眼睛一点一点亮起来。请大家看最全!这也不是行不通,他知道他父亲,他父亲不喜欢周唯昭,可是更厌恶恭王叔,他不想亲自对周唯昭下手,就挑拨恭王叔来动手,想让恭王叔跟他讨厌的儿子一同倒霉他嘴巴张张阖阖,半响才冒出一声:“可是,咱们不知道父亲具体的计划,更不知道他打算如何在杀了宋六小姐之后把事情栽赃到恭王叔身上”

  事情太过紧急,他已经没空在乎这些称谓和注意用词了,栽赃这两个字都从嘴里冒了出来。

  屋里一时寂静无声,过了好一会儿,黄翌青才舔了舔嘴唇问出声:“这事儿,大约王侍郎应该知道的罢?”

  王侍郎毕竟是跟着范良娣的老人儿了,而范良娣的人其实就是太子的人,现如今范家的人隔得太远,付大人跟太子殿下又不是同一条心了,大约珍德大人跟王侍郎总知道些东西吧?

  周唯琪张嘴就要喊人去请王侍郎,可是钱应立即出声阻止了他:“殿下,眼下不是时候!”

  他这一嗓子喊得声音有些大,周唯琪愣在原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向他:“怎么说?”

  真是糊涂了,钱应有些不可思议,又觉得周唯琪蠢,可是眼下这个时候,糊涂了也情有可原,他自己也一样脑袋都发懵了,他理了理思绪看向他:“眼下太子殿下情形不明,太医供奉挤了一殿,圣上跟皇后娘娘也亲至,现如今您要是去找他们”

  周唯琪恍然大悟,连连点头,他挪了挪屁股,往旁边坐了坐,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对着钱应和黄翌青二人说话:“那如今,最好是希望父亲不要醒来了”

  太子不醒,这事儿还可能栽赃到恭王头上去,太子要是醒了,要是他醒了,那这老参的事还怎么说的清楚?就算是太子也知道是韩正清送的人参,到时候韩正清也能撇的一干二净,说是他送来的时候参是好的,那自己岂不是百口莫辩?

  他心里有些慌张有些恐惧,更多的却是隐隐的,克制不住的兴奋仔细想想,若是太子死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要是太子死了,周唯昭跟宋楚宜也死了,这事儿又能栽赃到恭王头上去那简直是太妙了,那他就是东宫唯一的继承人

  想到了这一点,他再也坐不住,站起了身在殿里急急忙忙走了好几圈,一时想派人去城外瞧瞧情况,看看宋楚宜和周唯昭到底被太子整死了没有,一时又想着若是太子死了,周唯昭宋楚宜也死了,他该怎么把矛头引到恭王身上去,颇坐立不安。

  钱应被他晃得眼前发晕,忍不住出声打断他:“殿下,您此刻该去太子殿下的寝宫”向来太子最宠爱的就是东平郡王,这个时候,周唯琪应该在太子那里等候消息,尽为人子的本分,方能不落人话柄,不引人怀疑。

  周唯琪慌慌张张的一拍手:“是了,是了,先生提醒的是。我正有此意,我去前头看着父亲”

  若是太子真的能醒过来那他也得在跟前,好及时朝父亲请罪,说不定还能获取他的原谅。他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混混沌沌的似是把什么都想透了,又似是什么都想不明白,站起身朝着正殿去。

  卢皇后已经来了多时,建章帝忧心她伤心过度,特意安慰她:“不会有事的”

  太子身体从小就不好,好几次都差点没缓过来,也正因为如此,建章帝向来对这个生出来就身体不好,又在幼年时因为他的缘故受了太多磋磨的儿子极为宽容,饶是近几年发现太子不如想象当中宽容,处事也多有叫人诟病的地方,他仍旧对太子存了几分慈父之心。

  卢皇后眼里落下泪来,被荣成公主跟太子妃一左一右的扶着,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可她其实心里着实不如面上这样伤心,事实上她甚至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或许是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太子的疯狂把她这些年积聚在心里的那些愤怒一股脑的全部点燃了,她这次听见太子中毒,竟再也没有当初的紧张跟痛苦了。

  外头安公公进来,声音放的极轻的告诉建章帝:“圣上,都督大人求见。”

  赖成龙去审了那帮厨子跟试菜的火者,应该是交差来了,建章帝点点头,回头安慰了卢皇后几句,快步领着安公公出了门。

  胡供奉跟梁太医抹着汗出来,先朝卢皇后跟太子妃等人行过礼,这才去问太子妃:“不知太孙殿下现在何处?六小姐身边有个晏大夫,他虽是民间大夫,可医术其实很是了得听说他回了京城以后就跟在太孙殿下身边了,臣等想同殿下借用借用这个晏大夫。”

  卢皇后茫然的去瞧卢太子妃:“唯昭还没回来?”

  卢太子妃点头应声:“出了衙门还回来同我跟殿下请了安,可是后来就不知去了哪里,已经派人去找了”

  她话音未落,外头湘灵就跑进来,轻声在她耳边道:“娘娘,殿下他出城去了”

  卢太子妃的眉头忍不住就皱起来周唯昭向来是个极有分寸的人,就算是出城去了,凭他的身份,在这个时候也早该回来了,怎么可能在城外逗留?他这样看重宋六小姐,又怎么忍心坏了宋六小姐的名声?

  卢皇后已经看了过来:“出城去了?就算是出城去了,这么晚了也该回来了。”她说着,忽而又眉目一冷:“不会是出什么事了罢?”

  卢太子妃被她说的面色发白,差点儿要站不稳卢皇后担心的也正是她所担心的,太子中毒,说不定人真的是冲着东宫来的,那在外头的周唯昭岂不是更加危险?

  还是叶景宽脑子最清醒:“大约是城门戒严了进不来,娘娘别太担忧,我去瞧瞧。”

  卢皇后连连点头:“你先到你父皇那里去一趟,求道出城的旨意。想来太子中毒,锦衣卫又轰轰烈烈搜了一遍礼部,应是闹的鸡飞狗跳,这个时候,唯昭进不了城也是有的。”

  四更送上,今天更新没啦,求个订阅,另外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