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三·引战
  可当初宋楚宜的计谋那么完美,韩止没有理由再回来为太子效命了-----他也没有那个身份再回来,他如今在世人眼里可已经是个死人。

  一声接一声的,令人头皮麻的狼嗥声在月色下分外嘹亮,饶是宋楚宜也被这混合着惨叫声尖叫声的狼嗥惊得头疼欲裂,她拽着周唯昭的袖子,一手捂着自己的头,怔怔的退了一步-----这世上果然不是所有事都能在她掌握之中,饶是她算到了太子要出手,也没料到会出现现如今这样复杂万分的局势-----如今她甚至连这场人狼大战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都还摸不清楚。

  而这些狼群见了血之后越的疯狂,连周唯昭身边的几个道兵都已经应付得有些狼狈,周唯昭把宋楚宜牢牢地护在身侧,一面飞快的叫人点火。

  狼是怕火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带了火折子的,还能抽得出手的,都如有神助一般烧起了火,好在原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城,去哪里投宿,已经收集了许多柴火,如今点燃了起来,一时之间周遭亮如白昼。

  也正是这样的光芒,连人的眼睛都能灼伤------触目能及的地方,全都是血,不知道是人的还是狼的,甚或还有原先逃走却又遇上狼群的那些人的残肢断臂,向明姿被护着跌跌撞撞的到了火堆旁边,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弯腰作呕。

  清风先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狼群,目光聚集在不远处最强壮凶恶的显然同周遭的那些狼不一样的头狼身上,朝宋楚宜跟周唯昭看了一眼:“听狼是很记仇又凶残的动物,一旦被它们盯上了的猎物,它们是不会放弃的,何况现在我们还杀了它们这么多同伴”他停了停,嘴角弯成一个嘲讽的弧度:“我年轻的时候孤身在青海求学,外出时曾经碰过狼群,险些丧命。听,狼同人一样,家族观念极强,且性凶恶而机警,往往能协同合作分工狩猎,现如今,我们今碰到的狼群,比我当年遇到的也少不到哪里去了,恐怕少也有五六十头狼,京郊曾出现过这么多狼共同伤人的记载吗?”

  宋琰跟着宋珏混的久了,对这些奇闻异事听的很多很杂,闻言立即摇头:“并不曾听过,老虎下山袭击人尚且时常听,可是这么多狼同时出动的,极少见。”

  周唯昭已经听明白清风先生要的意思,他面无表情的斩杀了一头朝宋楚宜扑过来的狼,越过宋琰去看清风先生:“先生上次是怎么脱身的?这火显然对它们并没什么大作用了”

  见了血腥的狼,哪里还会在意这些火?顶多也就能抵挡一阵子而已,清风先生见周唯昭明白自己的意思,就伸手指着那头最高大凶猛的狼,语气斩钉截铁:“先杀了头狼,然后迅趁机脱身-----杀了头狼,它们总要乱一阵子的。”

  众人都顺着清风先生的手看过去,他所指的那头狼身躯高大眼神凶恶,周围的狼纷纷聚集在它周围,它一出声就纷纷耷拉着尾巴垂着头,果然瞧着像是号施令的头狼。

  宋楚宜皱了皱眉头:“可是它在这么多狼中间”

  “那也要杀!”清风先生毫不犹豫:“否则到时候再引来别的狼群,我们就必死无疑了!”

  青卓浑身是血的挡在周唯昭身前,闻言毫不犹豫的就要朝前扑,可随即就被周唯昭伸手拎住了衣领,他挣扎了几下,愤愤然的回头喊:“殿下!您不能去冒险!”

  “我在龙虎山的时候对付过狼。”他言简意赅的了一声,又朝宋楚宜点点头:“我稍后就回来。”

  青卓虽然机敏,可他的功夫却的确不如周唯昭,这里有能力能在这么多狼中间取头狼性命的,也唯有周唯昭可能做得到,宋楚宜抿了抿唇,忽而上前替他理了理衣领,仰着头认认真真的看着他:“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她不会多好听的话,不知道该怎么样爱一个人才是真真正正对他好,才是合乎他的心意又能恰到好处的不叫人觉得这份心意是负担,她唯有一颗心翼翼对待人的真心,上一世她双手捧着这颗真心给沈清让,转眼就被他抛在地上狠狠践踏,这一世她鼓起勇气重新将支离破碎的心缝起来交到周唯昭手上,不想同上一世那样被人碾碎成泥。

  周唯昭浑身都是一震,他把宋楚宜的手握在手心,用力的握了握,终究只吐出三个字:“你放心。”

  宋楚宜看着他的眼睛,后退一步松开手,缓缓松了口气:“是,我放心。”

  周唯昭扑身飞出去,很快便飞入了狼群里,宋楚宜的目光紧盯着他,一瞬都不曾移开,垂在身侧的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一次若是仍旧能全身而退,她一定不会叫背后的人好过。

  她少见的慌乱,有人比她还要慌乱百倍,周唯琪慌得两只手都没地方放,若不是钱应跟黄翌青一左一右架着他带着他回了寝殿,又有担心太子的身体为托词,恐怕流言立时就能满飞。

  此刻进了寝殿,澳门赌博网站:他就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床上,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花板,像是一直被抛在岸上的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连黄翌青跟钱应两个人也都是面色苍白,手心出汗,僵直了身体不顾仪态的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香炉里的烟袅袅升起钻进人的鼻腔,甜腻的香气才把周唯琪惊得一个趔趄从床上蹦起来,他惊恐的看了左右一眼,坐直了身体,带都散乱在胸前,目光终于有了焦距,朝着钱应问:“怎么办?!先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钱应坐着半没动静,过了许久才缓缓的抬起了头,跟面如死灰的黄翌青对视一眼,目光僵直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