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七十章·黄雀
  聪明人之间,诚然想的都有共通之处,就如同此刻,宋楚宜在马车里听青莺面色难看的回报说是城门关了戒严的消息,目光里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了然他们一直担心太子还有后招,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能装这么多年的人,大抵不会是那么蠢的,他要动手,就不可能再给人留下余地,她掀起帘子看了一眼外面,问青莺:“虽然城门一旦关闭就不可再开,可也是有例外的,现如今连太孙殿下亲临也不能叫开城门”她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是什么缘故?”

  青莺面色更难看了,心里忍不住骂了太子几句,才苦着脸哼了一声:“说是太子殿下遇刺,全城戒严,现如今大批锦衣卫正在城里四处抓人呢,今天城门从黄昏时就关了,就是为了防止人跑出来。”青莺说到这里,又觉得有些不解,太子这是不是玩的也太过火了?遇刺亏他想的出来。

  宋楚宜却几乎立即从位子上弹了起来,睁大了眼睛呆立在原地片刻,才重新问了一遍:“你说什么?太子遇刺?他今天去了哪里?”

  夜色四合,秋季的天已经黑的很快,青桃点燃了蜡烛,罩上了纱灯,又给宋楚宜添了杯茶。

  青莺并不清楚,城门叫不开,周唯昭跟宋琰去前头跟今天值夜的守将罗彤说话了,她也是从青卓嘴里听来的消息,只知道城里出了大事,太子遇刺了。

  宋楚宜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手臂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提醒她今天的遭遇,她脑子乱成一团,过了许久才算是梳理明白了眼下的局势。

  她今天之所以提前布下埋伏引太子的人上钩,是因为已经知道太子很可能趁着这个机会把她这个未来能给周唯昭添助力的人一网打尽,消息是赖成龙递出来的,应该准确无误,事实上她也的确是成功的把太子豢养的死士引出来了,而且还抓到了一个活口,日后这个活口若是没有意外,就是叫卢皇后下定决心的关键。

  可现在这个时候,怎么忽然太子遇刺了?恭王在这件事里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真的只是为了写封信自证清白顺便挑拨挑拨太子跟周唯昭的父子关系?

  宋楚宜敏锐的觉察出不对恭王可不像是有这样好风度的人,当时扬州案前脚太子拔了他不少人,后脚恭王就敢去建章帝和卢皇后那里卖惨,顺便影射太子容不下手足,成功的叫爱儿子又心软的建章帝略过了他插手盐政的过错,把重点放在了兄弟不和上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隐约好像抓到了什么线索,可是下一刻就被青卓慌张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六小姐,城里出事了,咱们如今进不去,后头的马三他们又没跟上来,得先派人去寻一寻我们今天恐怕要在这城外委屈一宿了”

  马三他们押着今天这件刺杀事件的唯一活口,宋楚宜特意让他们先去之前在城郊的那座民宅里住几天再进城,就是怕到时候出什么意外,可是民宅也就是在城外不远的地方,按理来说他们此刻早该跟上来了,却直到此时还没有动静,宋楚宜越发觉得事情不对,连向来平静的语气都有了起伏,立即当机立断的吩咐青莺:“去请殿下和四少爷回来!”

  青莺还没见过自家姑娘这么失态过,片刻不敢耽误,燕子一样的跳下马车往前头去寻人了,青桃跟宋楚宜坐在马车里,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险些吓出病来太子遇刺,这可是天大的事,现在城里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所幸周唯昭跟宋琰回来的很快,只是城门口实在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何况后头还有向明姿的马车,几人商量了片刻,决意先去附近等青卓跟后赶来的明泰翠庭先去找马三了,要是走的太远,又怕他们到时候回来找不到人。

  宋楚宜先差青桃去后面安抚向明姿,怕她因为进不了城而担心,然后才面色凝重的看了面前站着的几人一眼:“听说太子遇刺了?”

  周唯昭的面色也并不好看,他跟宋楚宜一样,先不担心太子的伤势和如今情形,反而更担心这是太子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怕太子是要拿遇刺的由头去陷害人。

  清风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摇了摇头:“横竖这件事就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他这么说着,一面看了宋楚宜姐弟和周唯昭,努了努嘴老神在在的席地而坐,也不怕地上脏:“往最好的方向想,不是太子设计的贼喊捉贼来诬陷宋崔或者是你们的戏码,那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今天六小姐跟阿琰能从太子手里逃过一劫,是因为锦衣卫有人好办事。那太孙殿下,你是被什么引来的?”

  他用了引来的三个字,周唯昭目光灼灼,并不讳言的告诉他收到了的信的事,然后又问:“先生的意思是,这很有可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清风先生抬头瞧了太孙一眼,心里哎哟了一声,忍不住对太孙颇为欣赏,这位殿下可真是个聪明人,管中窥豹的本领不小啊,他比他那个糊涂父亲可要通透多了。

  他点了点头:“要这不是太子的连环计想弄死你们顺带扳倒崔家宋家,那很有可能就是你们跟太子都是别人计划中的一环。就像您说的那样,现在你们就是那只螳螂。”

  宋琰也立即明白了过来自己老师的意思,冷冷的问出了声:“先生您的意思是,恭王就是那只黄雀?”

  宋楚宜没有插话,清风先生说得对,不管是哪种可能,都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不管是哪种可能,现在他们都可以说的上危机四伏。成为别人案板上的鱼肉,这感觉实在说不上好。

  出院了,真是松一大口气,今天终于能睡个好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