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九·预兆
  宋楚宜吁了一口气,看着周唯昭,连声音也不自禁的低了下去:“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很相信。”她说着,自嘲的牵起嘴角笑了一声:“我以为这世上大抵我的父亲就算是不负责的了,可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太子这样当父亲的......”

  她跟这世上绝大部分人一样,一心以为上一世冲周唯昭下手的人是端王,是沈清让,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居然会是太子。

  她抬起头,忽然又转了个话题问他:“那封信,您猜是谁写的?”

  周唯昭叹了一口气:“自然是恭王,太子想挑拨恭王动手来对付你打击我,同时又叫恭王彻底得罪你们长宁伯府跟崔家,恭王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会上当?自然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头来让我跟他反目成仇。”

  他称呼太子为太子,再也不喊他父亲,大抵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宋楚宜只替他觉得心酸,除了心酸就是满腹的委屈:“之前阿琰提醒我,太子恐怕要有动作,我还以为太子至少会收敛一些。可清风先生同时也告诫我,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想着,的确是这个道理,就托赖大人查了一查,这一查,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原来是赖成龙出的手,难怪宋楚宜能提前设下埋伏带足人手,甚至把整个道观都握在手里,周唯昭点了点头:“可是还是有些冒险了,他毕竟是太子,也毕竟是锦乡侯府和范家背后的人,这两家就不是省油的灯,他既然能把这两家都握在手里为他所用,还能瞒着父皇,辖制母后......。”

  马三已经提溜着人从他们不远处经过,宋楚宜朝他们瞥了一眼,又把目光放在周唯昭身上:“我也做足了准备,阿琰身边有我舅舅和祖父的人,我自己身边也有马三他们,这些若是还不够的话,我还特意去跟驸马借了些府君卫的弓箭手。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很险,太子殿下果然如你所说,很不简单。”她忍不住觉得有些讽刺:“他居然跟端王一样,豢养死士。这要是被圣上知道了......他还活不活?”

  他不仅豢养死士,还居然敢在天子脚下动用这批死士来对付自己,他到底是不是疯了?!一面挑拨恭王想用恭王来对付人,却也不想想,要是恭王不上当怎么办,宋楚宜的冷笑更甚:“何况,他同时还派魏家的人去襄樊,襄樊知府固然敌不过湖北巡抚,可是可惜这天下的官不只有巡抚跟知府,他是不是忘了,湖北镇守的太监是谁?”

  周唯昭最近在忙礼部的事,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对外头的事一无所知,他看了宋楚宜一眼,并不意外:“原来你也早知道这件事?湖北镇守太监就是当初兴福的义子,唯一从兴福案里逃脱出来的胡霆,我父亲叫魏大老爷去疏通湖北巡抚的关系固然可行,可是他却忘了,胡霆当初是跟着兴福的,他对我父亲的人脉清楚得很,魏氏父子都去了襄樊,他再蠢也该知道事情同东宫脱不了关系,而跟东宫脱不了关系,他就很可能要使些绊子。”

  “自从你同我说过襄樊的事之后,我就知道太子可能插手东平没那个能耐从官府捞人,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求助太子,就算是最后太子不帮忙,以他对银钱的看重,他心中也会对你生厌对宋家生厌。”周唯昭提起太子的时候面无表情:“原本我想的是,干脆就借着胡霆的手处理了魏家父子,太子对胡霆总没什么办法。可如今看来,没有这样的必要了。”

  他跟宋楚宜说了杨玄死了的事,看着宋楚宜,眼里仍旧是温和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并没一丝温度:“他还在垂死挣扎,想着杨玄死了,再叫韩正清收手,来救范家,救这个他用的很是顺手的挡箭牌。然后又朝你下手,想着毁了我的亲事,这应该只是第一步吧,接下来你出了事,宋家跟崔家和恭王成了仇家,他就该抽出手来对付我母亲和卢家了。”

  宋楚宜在他掌心里的手动了动,缓缓握住了他的手:“早发现也有早发现的好处,杨玄的事恰好是除去范家的好借口也正好给驸马解决了难题。而至于太子殿下......”宋楚宜顿了顿:“至于太子殿下,当初皇后娘娘以为手里握着他的把柄就能叫他收敛一些,若是她知道就算有了这些把柄,太子殿下仍旧不是她可控制的,我想,她应该是能下的了决心的罢?”

  周唯昭点了点头:“我亲自去同皇祖母说。”

  一个已经疯了的,可能把所有人带向深渊的儿子,和一个深受建章帝喜欢的孙子,卢皇后应该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宋琰指挥着长贵把残局都收拾干净了,又蹙眉看着宋楚宜:“这些死士们要练出来可贵的很,太子在这些人身上肯定花了不少心血,现在他们都有去无回,太子恐怕立即就会做出反应。你们要是想叫他安分一些,恐怕速度要快一点。”

  周唯昭站起身,冲他点了点头:“我们现在就回城吧。”他看了看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天色,眉头紧皱:“天色已经不早了。”

  太阳渐渐已经西沉,此刻要是动身,还来得及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城他绝对不能再叫宋楚宜按照计划的那样留在道观里再过一夜了,太子这人不比范良娣,他比范良娣还要心狠手辣,这么久等不到人回去报信,肯定知道事情不对,就跟宋琰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太多时间了。

  宋琰立即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一切等进城了之后再说吧。”在这外面变故太多了,就像周唯昭担心的那样,要是太子不止这一次动作,还有接下来的应对,那等城门关闭了之后进不了城,那事态可就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