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七·隐秘
  青桃颤颤巍巍的拽过宋楚宜的手-----之前青莺把她甩出来的时候用力太大了,宋楚宜在坡上滚了一圈,手都被上头的石子磨破了,她掏出袖子里的帕子,胡乱给宋楚宜先擦了擦,去掉伤口周围的破皮,才又拽下腰间配着的荷包,从里头拿出药膏来先替宋楚宜抹了一些。 她也算是陪着宋楚宜见过了不少风浪,去晋中时候的船上,阳泉的路上,还有水镇,每一桩都是惊险至极,可是她从未有一次像这样害怕过-----刚刚那把刀,几乎已经贴到了宋楚宜的额头,只要马三的动作慢了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宋楚宜如今就不存在了。

  更叫她觉得害怕的是,这些人背后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太子。这是多恐怖的事啊,她看着宋楚宜,惊慌失措得忍不住流了一脸的眼泪,刚刚滚在地上沾染的沙尘被这眼泪一冲,她整张脸都是黑乎乎的,唯独眼泪流过的这一道露出原本的白皙肤色,瞧着格外滑稽。

  宋楚宜拍了拍她的肩头,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刚刚差点儿一刀叫她归西了的人,马三正没好气的一脚死死踩在他胸口,手上的刀正搁在他脖子上,稍稍用力就能叫他去见阎王。

  可这人丝毫不惧,看着宋楚宜的眼神也不闪不避,甚至还刻意费力的把脖子往马三的刀上送了送-----要不是马三先把他打成了重伤,脚又踩在他胸口让他动弹不得,这人早自杀了。

  望岳把从他嘴里抠出来的一颗牙往旁边一砸,呸了一口,顺势伸手在蜿蜒而下的水沟里搅了搅算是洗了手,有些丧气:“幸亏马三动作快,留了这么一个活口,否则什么都捞不着,这帮孙子真是太狠了,对咱们狠,对他们自己下手也狠啊。”

  宋楚宜看了一眼这周遭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数了数大概的数,回头去看望风:“算一算我们这边死伤的有多少。”

  望风瞥了躺在地上死也死不成的人一眼,又看看宋楚宜,点点头领着两个人去了,马三抹了一把脸,露出他满脸的麻子问宋楚宜:“六姐,这人怎么办?”

  宋楚宜的目光再次放在那个人脸上,那人也看她,隐约带着一抹嘲笑和不屑。宋楚宜于是也弯了弯嘴唇,轻声朝马三交代:“交给你了,不许他死,也别审问他。等回去以后再理论。”

  她完,见马三应了是,伸手遮了光线看着山顶,吩咐望岳:“你带人跟我去上头瞧一瞧,阿琰那里不知道顺不顺利。”

  躺在地上的人瞳孔猛地缩了缩,看着宋楚宜的目光变了又变,像是在看一个妖怪-----这个丫头竟然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来杀她,也早就知道清风先生跟宋琰都是一个引子,为的就是引她出来!那也就是,宋琰是甘愿当饵,而宋楚宜早就已经预料到他们的计划,然后将计就计把他们一网打尽?!

  他支吾了两声,口腔被一堆破布撑的生疼,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可是却连嘴巴都张不开,眼睁睁的看着宋楚宜领着人转过了身,焦急得蹬了几下腿-----因为宋琰是个孩子,清风先生又是个老头子,他们大部分人手都留在这下面设伏对付主要目标宋楚宜了,山顶上只留了少量的人手,宋楚宜既然是有备而来,作为她弟弟的宋琰肯定也不可能真的什么准备也没有,那他们这回,可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山顶的风更大,宋楚宜头上的花佃都被吹的晃动起来,她才看见那顺着山壁俯冲而下的瀑布,就瞧见了立在上头的清风先生跟宋琰。

  虽然早就跟宋琰商量好了,也知道宋琰身边不仅有长贵和长荣这些人,还有宋珏的人手跟宋程濡专程给他的府兵,可是到底是不放心,如今亲眼看见他没事了,宋楚宜方才松了一口气。

  宋琰也早已眼尖的瞧见她,回头看了一眼,朝宋楚宜招了招手,迎着她走了几步,忍不住微笑起来:“姐姐,我跟先生都一根汗毛没掉。”

  他终于明白清风先生为什么叫他要有自己的人手了,以后碰见这样的事,他就再也不是在姐姐身后等待保护的弱者,他也可以陪着姐姐,跟姐姐一起并肩战斗。

  宋楚宜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记忆里的宋琰从没有这样兴高采烈志得意满的时候,他似乎永远垂着头,一副木讷的模样。

  清风先生见他们走上来,先叫宋琰去跟长贵长荣收拾收拾残局,这才转身看着宋楚宜:“六姐,此行收获颇丰吧?”

  宋楚宜看了他一眼,缓缓摇了摇头:“算不上,那些人如同先生你预料的那般,恐怕跟端王那批人殊途同归,通通都是死士,只剩一个领头的,马三抢的快,留下了个活口。可这人的嘴巴撬不撬得开,还是个问题。”

  清风先生就忍不住笑起来:“六姐别自谦了,哪里有你撬不开的嘴巴?就凭你家那些人,祖宗三代恐怕都能给人查出来,是人就有来路,查明了来路,以你的本事,还会拿他没办法?这人的嘴巴到底能不能撬开根本不要紧,要紧的是,他背后的那个人,六姐想好要怎么办了吗?”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澳门赌博网站:这次朝宋楚宜姐弟动手的人,不是旁人,是她未来夫婿的亲生父亲,这可真是尴尬啊。

  宋楚宜朝坡下看了一眼,那里横七竖八的仍旧躺着许多巨石,那些沙尘已经散尽了,她心里的雾也同样散的干干净净,可是等把一切看清楚之后,她才现这隐秘实在让人惊惧-----曾经世人都以为是端王下的手,是端王害死的太孙,可是谁能想到,真正要他命的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

  清风先生陪她立着,花白的须被风吹的飘起来,他转头看了宋楚宜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