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六·圈套
  向明姿颇有些坐立不安,逼着轻罗出去了一趟,回来听她宋楚宜跟宋琰都去了山顶,忍不住就更是慌张了,来来回回的在屋子里走了好几趟也停不下,玉笙看的眼睛都花了,瞧一眼神情同样有些紧张的轻罗跟含烟,忍不住一头雾水:“姑娘这是怎么了?六姐跟四少爷不过是去找找清风先生,您怎么急成这样?”

  向明姿不话,双手交握,紧张的话都有些不连贯,吩咐她出去打水,这才问轻罗:“他们不会有事吧?明明咱们往常都是往白头山的清虚观去做道场”她理了理思路,想了想才忍着担忧和惊惧往外头看了一眼:“那边才是相熟的,有什么事那些道长们也脱不了干系,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到这里,又自己停住了,正是因为这里人生地不熟,才可能把人引出来啊,只是道理虽然都知道,却还是免不了担心,她回头又问轻罗一声:“宜身边带足了人吧?”

  轻罗跟含烟自己也急的不行,她们是周唯昭送给宋楚宜的,职责就是保护宋楚宜的安全,如今明知道宋楚宜要去涉险,她们却不能参与其中保护她的安全,实在是惴惴不安。 可她们自从阳泉的事情过后就对宋楚宜的话言听计从,现如今宋楚宜既严令她们保护向明姿,她们心里再担心,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只好反过来安慰向明姿。

  另一头的山路上,宋楚宜领着青莺跟青桃两个人缓步而行,狭窄的径两旁都是差不多要及膝盖的野草,风一吹大片大片的像是波浪起伏,走了一段,人烟逐渐稀少,连打柴的道士跟农夫们也渐渐的少了,青桃搀着宋楚宜,手心有些黏腻出汗,谨慎的朝两旁看了一眼,低声问她:“姑娘,咱们还往前走么?”

  风渐渐大了,宋楚宜湖蓝色的纱裙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她面色不变,目光望向山顶,片刻没有迟疑的捏了捏青桃的手:“走,这里没有,山顶上总会有的。”

  青桃手心的汗出的更加厉害,可是却丝毫没有犹豫,宋楚宜既然要继续走,那前面就算是火坑,她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跳的-----她跟着宋楚宜这样久,陪着她从一个后院的姑娘直到如今即将成为太孙妃,成为未来的太子妃甚至是皇后,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勇气。

  事实上也正如同宋楚宜预料的那样,眼看着再翻过一座山头就能上山顶了,变故就生了。

  似乎是瞬间的事,她们前头不远处的陡坡上就传来异常的响动,开始时还不甚明显,等到那声音渐渐大起来,青莺趴在地上听了片刻,立即就瞪大了眼睛飞快的站直了身子:“好像是地动了?”

  宋楚宜却摇了摇头,她目光盯住前头的陡坡,极轻极轻的叹了口气。

  若是在这一刻之前她心里还曾抱有一丝幻想,如今也彻底破灭了-----上一世是山洪暴,这一世是地动,多喜欢在这这种命不可违的名头上下功夫啊,简直如出一辙,叫她不相信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也难。

  青莺跟青桃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得见飞扬起来,几乎遮蔽日的沙尘,这沙尘吹的人眼睛都差点睁不开,可是以青莺的目力,还是瞧出了不对劲,裹在这漫沙尘里的,分明还有滚滚而来的巨石!

  果然是个圈套,青莺一只手掩着口鼻,一只手飞快的拽过了宋楚宜,把她往旁边的斜坡上拉-----前面那个坡是陡坡,那些巨石滚下来的度飞快,要是迟一瞬,她们几个恐怕都要被砸成肉泥!

  可是她才堪堪把宋楚宜甩出去,自己也跟着滚了下去着了地,正要问问宋楚宜和青桃有没有伤着,及膝盖高的野草丛里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响动,不一时就钻出许多蒙面人来。

  宋楚宜飞快的爬起来朝自己滚落下来的地方看去-----那里也涌上来许多黑衣人,四面都是,根本没准备给她们活路-----那些巨石,好像就是为了把她们逼到这个死角,叫她们无处可逃的。一切都跟她猜的一样,刚刚好,可是她想要笑,却现自己竟然有些笑不出来,她曾经千百次闪过心底的,却又不敢相信的那抹直觉,竟然是真的,这一点叫她既震惊又心酸。

  震惊于这世上竟真有这样的父亲,替周唯昭有这样的父亲觉得心酸。

  她心里这样想,那些黑衣人却根本没给她多愁善感的时间,瞬间就有几个人飞扑到了她们跟前,举刀欲劈。

  可不知从哪里横空飞来一只羽箭,第一个扑到宋楚宜面前的黑衣人应声从半空中摔了下去,随即就有第二只第三只箭矢破空而来,且箭不虚,青莺跟青桃丝毫不觉得意外,二人分别挡在宋楚宜身前背后,围着她缓缓后退。

  这波箭雨还未平息,才刚宋楚宜来时的路上又涌出许多人,飞快的拿着兵器涌上来跟坡上的黑衣人短兵相接,其余的也都纷纷寻机摸了下来护在宋楚宜身边。

  这是早有准备?!黑衣人们总算是察觉出了不对,可是到了如今,就算是中了圈套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计划进行下去了-----已经折损了不少人在这里,要是不达成目的,到时候回去不好交差不,还可能泄露机密

  离宋楚宜最近的,看上去也像是领头的那个身形高大的黑衣人往最高的山顶那里看了一眼,举着刀朝宋楚宜扑了过去-----就算是这位宋六姐带了府兵又怎么样?不过是个伯府的府兵,一没打过仗二没杀过人,平日里尸位素餐的,能有什么大本事?

  他眼里酝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似是已经看见了宋楚宜的血,可是下一刻这幻想就破灭了,他的刀同样撞上了一把刀,巨大的冲击力把他撞的从半空中落下来倒退了两步,虎口震得生疼,他惊恐的朝那边看去,对上的是一双嗜血的眼睛。

  不,这不是普通的伯府豢养的府兵,这分明是上过战场见过人血的人才会有的眼睛!他有些愣,对面的人已然朝他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