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四·鬼门
  藩王进京朝见的流程终于拟定了章程,澳门赌博网站:周唯昭松了一口气,眼圈下淡淡的乌青也阻挡不了他眉目间盈满的笑意,青卓跟着熬了不少的夜-----因为分封藩王们乃是效仿前朝太祖所为,因此本朝并无藩王进京朝见的先例,免不得要多翻翻前朝典籍史册,循旧例来拟定章程,因此既要筹备太孙大婚又要忙着准备建章帝万寿,还得照顾好进京的藩王们的礼部就格外的忙了,而周唯昭忙,青卓自然也不能偷闲,累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此刻见周唯昭的模样,忍不住就笑:“殿下这是要见着六姐了,所以才这样高兴吧?”

  周唯昭没理他的打趣,转头问了他一声:“今是她姐姐母亲的忌日?”每到了这一,宋楚宜惯常都是要陪着向明姿去道观里做道场的。他曾经陪她们去过一次,清虚观的招魂灯点了九九八十一盏,松涛阵阵,招魂幡立在正中,他总觉得立在其中的、被风吹动裙摆的宋楚宜很不真实,因此印象深刻。

  青卓对宋六姐的一切都上心的很,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啊,宋六姐跟明姿姑娘两前就已经上山了,是要先沐浴斋戒。今年同往年有些不同,明姿姑娘不是重阳节后就出嫁了吗,今年在闺中最后一年了,因此这道场做的格外盛大些,我还想着提醒您备份礼送过去呢。”

  周唯昭点点头,先回宫去给太子太子妃请了安,换了衣裳出了门先往黄大仙庙的宅子里去了一趟,坐定了以后就问老孔:“西北那边没来消息?”

  老孔佝偻着背,稍费些劲才在他对面坐下,咳嗽了几声回他:“前儿就有消息递进来。”他压低了些声音:“杨玄死了。”

  杨玄早就该死了,崔绍庭留他到现在,就是为了吊他背后的大鱼,周唯昭叹了一口气,眸色渐深,当初这主意还是他跟崔绍庭商量的,想着总得把这只幕后黑手揪出来才让人安心,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背后的大鱼竟然是范家-----范家背后站着的是谁就毋庸置疑了。

  他眉头皱了起来,头一次眉间显现出厉色,声音冷淡的问:“查清楚是谁动的手了?”

  若是崔绍庭不可能是崔绍庭,崔绍庭这几年把西北收的服服帖帖,如今正待整肃西北风气,走私这一块在禁止互市的情况下乃是大罪,他要是单纯的想叫杨玄伏法,早在陈阁老章鹤那次就可成功了,可他硬是忍杨玄忍到了现在,无非就是为的彻底斩断这层利益链,这个关键时候,恐怕没人比他更希望杨玄能活着了。

  老孔肃了脸色看着他,压低了声音:“是镇守大同的监察御史上的折子,弹劾杨玄私贩战马,勾结鞑靼人,监察御史有先斩后奏之权,没等三边总制崔大人反应过来呢,杨玄的人头已经落地了。”

  这哪里是为了惩处杨玄,分明是为了杀人灭口,周唯昭闭了闭眼睛-----大同,镇守大同的正好是锦乡侯韩正清,韩正清此人本来就是西北走私的保护伞

  看来他的父亲大人果然没有因为皇后的呵斥和杨云勇的事就收敛一些,反而还在做垂死挣扎,他以为他赶在皇后难之前就把这些尾通通收拾干净,皇后手里的把柄没了,以后就仍旧能为所欲为?

  周唯昭本来对太子没甚感觉,要恨那也没有----他从跟着张师长大,张师从不教他仇恨,只教他怎么记人家的恩。可是到如今,他忽而觉得太子实在面目可憎-----为了些许利益,连未来自己的江山也可出卖的人,着实很难令人瞧得起。

  屋外烈日炎炎,扑鼻的桂花香味也没能叫人心情舒爽一些,周唯昭的声音却比地底的冰窖还要冷上三分:“你知会叶二公子一声,让叶二公子告诉他哥哥。”

  可是还没等老孔应声,外头的含锋就把门敲的砰砰响,密道的门哗啦一声打开,含锋飞快的进门,从怀里掏出一封用火漆封了的信递给周唯昭,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殿下,有人专门送到了礼部衙门找您的,是事关宋六姐,叫您最好看一看。”

  把信送去礼部衙门?周唯昭挑了挑眉,颇有些疑惑,可是听见事关宋楚宜,手上已经一刻不停的打开了信,只看了一眼,他脸色就瞬间大变,砰的一下拍了一声桌子猛地站了起来,用力之大,那张油光可鉴的黑漆木桌子几乎散架,他站起身,连声音都有些变了:“今宜陪向姑娘在清虚观?!”

  青卓迷迷糊糊的跟进来,还不知道自家殿下怎么忽然这样失态,自然的接了一声:“是啊,您刚才不还咱们来完了老孔这儿就赶出城去吗?”

  周唯昭已经没心情多余的话,立即转头吩咐老孔:“把翠庭明泰,还有朗月徐风都叫上,让他们之后出城赶来清虚观!”

  老孔撑着桌子站起身来,看着他跟青卓含锋飞快的出了门,诧异的抬手去捡落在地上的信纸,这么一扫,他也惊得瞪大了眼睛,随即就忍不住深深的叹口气。

  太子真是丧心病狂了,居然想对宋六姐下手!宋六姐虽然是伯府千金,可是既然是陪着表姐去做道场,又因为初一家里长辈要进宫去见贵妃娘娘日子特殊,因此并没女性长辈陪同,了不起也就是她弟弟跟着,身边人手肯定也是寻常人真要是太子下定了决心,那这宋六姐岂不是就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只要想想,就叫人忍不住打个哆嗦,也难怪殿下那样惊慌失态了。

  他把信团成团点起火折子烧了,片刻不敢耽误,出门自去召集翠庭明泰跟朗月徐风,想了想又特意使人去长宁伯府和郡主府都报了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