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一·固执
  太子冷冷淡淡没甚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许久没有话,殿里蔓延着令人难堪又惴惴的沉默。 隔了好一会儿,太子才开恩似地叹了一声气,打破了这叫人胆战心惊的气氛:“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身体不好,唯昭又年少有为,受我父皇喜欢”

  魏大老爷跟珍德被吓得肝胆俱裂,都觉得自己承担不起这样的揣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撑在地上连连喊不敢。

  “不敢?是真的不敢?”太子身子微微前倾,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两个半响,才道:“那我就不多了,我看不得这门亲事,看不得宋六,这事儿势在必行。”

  珍德的冷汗一滴一滴摔在地板上,觉得自己颇有些瞎了眼,当初怎么就跟着陈老太爷上了太子的这条船,原本以为平平稳稳没有大错就能进入下一任朝廷的班底,可是现在瞧着,命还能不能留着都是两,这位殿下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也太无所顾忌了。更叫他心惊的是,不管是跟着他这么久的陈德忠还是陈阁老,他都能放弃就放弃,这其中所表现的无情无义实在让人心寒,而现在,他连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的了手

  偏偏他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他想到这里,就听见太子又开了口:“你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反正我要白东去跟杜阁老透露透露,我很满意宋家这门亲事,非常满意,不仅如此,还打算为东平再求娶崔家的嫡长女崔华鸾”

  珍德总算是有些摸清楚了太子的想法,这是打着祸水东引的主意呢----想借恭王的手铲除宋家崔家跟宋楚宜-----恭王跟太子可以是势不两立,这些年虽然表面上仍旧维持着和气,可是事实上也跟端王跟太子的关系没什么分别,珍德是毫不怀疑恭王想太子死的那份决心的。要是恭王知道太子这么一帆风顺,不仅想要拉拢宋家这门姻亲,还想一鼓作气连崔家当握在手里,宋楚宜又这样特殊,恐怕还真是会坐不住。

  可他同时也忍不住替周唯昭觉得担忧,太子这么做,可就彻底断了他的这门好亲,不仅如此,还把他暴露在了恭王那里,恭王恐怕消停不了了。他心里的这番惊怕还没完全被消化,就听见上的太子重重的咳嗽了一阵以后喘了一会儿粗气。

  等这阵气喘匀了,太子才卷起手放在唇边,缓了一阵以后继续看着珍德:“顺便,你再让白东想办法让信使透露给恭王一层消息,就太子妃在东宫过的很不容易”

  太子妃在东宫不得太子的宠爱,过得很不容易,这是众所周知心照不宣的秘密,根本就不需要人特意去提醒,珍德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觉得太子的想法云山雾罩令人摸不清楚,可随即就瞪大了眼睛-----太子妃既然过的如此不如意,可为什么还坚守在东宫?谁都知道太孙是她唯一的指望,而这一切对曾经跟太子妃青梅竹马,差点儿就成了一对的恭王来,这个事实就实在是太令人难堪和不甘了,既然不甘,既然心里仍旧意不平,那么恭王对有太子血脉的、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生下来的孩子该怀着多复杂的情感,又该怀着多刻骨的恨意?珍德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再抬头看太子的时候,眼神都有些变了。

  太子视而不见,他用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平淡语气,平静的在给自己的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布下一张足以把他们网罗其中不得脱身的大网。

  “看样子我的意思你都明白了。”他,澳门赌博网站:眼珠子转也不转,老神在在的窝在椅子里:“我要这些话传进恭王的耳朵里,意思一点儿也不能变,要是误了我家下来的事后果不用吧?”

  珍德起先还想着要学一学那些御史来个文臣气概,想着死活也要劝下太子,叫他正视自己的嫡子,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实在是过于真了,太子根本是不通的,既然不通,他又是东宫属臣,身家性命更是都握在太子手里自然没有选择的余地,心如死灰面色惨白的磕了几个头,沙哑着嗓子应了是。

  太子吩咐完了他,才转头去看着魏大老爷:“你儿子去襄樊的事儿你知道不知道?”

  魏大老爷向来不大管家里的事,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开诗会开文会,和人喝茶会文,儿子去了哪儿,他虽然隐约听儿子走之前提过,可现在一段时间过去了,他记得就不是那么清楚了,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太子笑了一声,只觉得他这个父亲当的实在有些滑稽,笑完了,他才一甩袖子,从桌上抽出一封信扔在他面前:“你瞧瞧这是什么?”

  魏大老爷捡起来扫视了一遍,这一看脸才白了,慌慌张张的又重新跪倒在了地上:“殿下!求殿下开恩,我儿子哪里有那么大胆子呢?怎么会千里迢迢跑到襄樊去,就为了抢一笔银子?这这岂不是大的笑话?”

  太子有些不耐烦的扬起手,见他惶然不安的闭了嘴,才道:“你急什么?我找你来,为的就是你儿子的事,你亲自去襄樊走一趟,找湖北巡抚江田华,他会重新审这个案子的。”

  魏大老爷松了一口气,连着给太子磕了好几个响头。

  太子等他把头磕完了,又交代他:“我这里还有两封信,一封你带给湖北巡抚江田华,一封你交给你儿子,其余的事你就不必管了。只是有一样,这两封信一定要安然无恙的到他们两个人手里,要是稍有差池,我饶不了你!”

  魏大老爷哪里敢个不字,他虽然不是很聪明,可是胜在老实谨慎,听太子这么,忙拍着胸脯下了保证:“您放心,一定不敢坏了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