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六十章·引狼
  珍德其实算得上是唯太子的命是从,澳门赌博网站:可是太子这次的想法实在是有些叫人害怕,他跟魏大老爷不一样,魏大老爷算是琢磨出了点门道,毕竟魏大老爷的儿子魏延盛是东平郡王的伴读,跟着东平郡王的,多少能知道些内幕,他却跟付友德一样,当初还死命劝太子要多跟太孙亲近,现如今听太子这么,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元慧跟元空都是行刺太孙的妖僧,此等野心勃勃德行有亏的僧人的话的怎么能信?现在皇后娘娘也亲自下旨申饬过传播此等流言的人,殿下实在不必因为这等莫须有的谣言就放弃一门这样好的婚事。”

  他顿了顿,虽然看见太子的神色不对,可还是硬着头皮了下去:“毕竟长宁伯府世代勋贵,宋伯爷更是内阁重臣,简在帝心,有了宋家这门助力,于东宫于太孙都是大好事啊。”他总算还有些眼色,看出太子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点,那些太子太心狠的话就没再了。其实要他在心里腹诽,太子真是丧心病狂了-----退一万步来,就算是不想太孙娶宋六姐,那也多的是法子啊,干嘛非得这么损,直接朝宋六姐下手?瞧太子的这架势,分明跟宋六姐又不共戴之仇似地,也太莫名其妙了一些。

  魏大老爷缩了缩头,假装没看见珍德的脸色,颇有些狗腿的附和了太子的话:“其实,要元慧大师跟元空大师全都是胡也有些牵强了吧?毕竟他们从前给人断命可从来没听过有他们不准的,怎么偏偏到了宋六姐身上就次次都不准了?”

  谁在乎他们断命准不准?!珍德直觉想呵斥魏大老爷这是添乱,可还没等他话,太子就已经接过话头了,太子点了点头,居然很是满意的样子:“就是这个道理,我就这一个嫡子,难不成就叫这个煞孤星给带累坏了?我自然知道长宁伯府了得,也知道她背后还站着崔家,可是宋家也不是没有旁的女孩子了,崔家更是还有个名满晋地的崔华鸾不是?少了她,这些人随便拉来一个,难不成就不一样了?”

  珍德颇有些无话可,他到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太子分明就是看不惯宋六姐,甚而看不惯宋崔两家-----虽然他嘴巴上的好听,什么还有旁的女孩子,可太子也不想想自己出的是什么主意,下的是什么命令,要是真的这么做了,那宋崔两家还敢嫁女儿过来?!做梦呢!他终于明白为何付友德最近都心灰意懒了,想了想还是打点起了精神,压低了声音问太子:“那殿下的意思,到底是怎么好呢?”他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的魏大老爷,忽而觉得有些想要笑-----太子这分明是要把他们当刀使来对付宋家跟宋六了,可魏大老爷还兴冲冲的想来当这把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要知道,他的儿子如今还陷在襄樊呢。

  起这个来,太子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他瞥了珍德一眼,忽而开口问他:“你同杜阁老的门生白东很是熟稔?”

  珍德就知道太子这是有备而来了,并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是连襟,白东娶了我妻子的妹妹,我们两家走动颇多。”他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可置信的猛地抬头看了太子一眼,随即就立即又移开了目光。

  太子唔了一声,沉吟良久才问他:“既然是连襟,那你知不知道最近恭王信使进京,去拜访杜阁老的时候,就有你的这个妹夫作陪东啊?”

  话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珍德当然更加没什么好隐瞒的,机械的点了点头,很有些不安的又摇头:“可是”

  太子稍稍抬了抬手,阻止了他的话,看了他一眼忽而笑了:“不必紧张,恭王的信使又不是只拜访了杜阁老,其他藩王们的信使也不是没去杜阁老那里拜访,我没怀疑你的意思。我是想问问,若是白东去跟杜阁老通个消息,杜阁老会不会信他?”

  这回连魏大老爷也听出这话里的不对劲来,不由得有些震惊,太子这是想干嘛?!

  珍德比魏大老爷还要害怕,他都有些结巴了,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我妹夫是杜阁老的门生,向来很得杜阁老的器重若是他去什么,杜阁老大约是会信的吧”

  太子又轻飘飘的看他一眼,缓缓的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就请你妹夫吃顿饭。反正你也了,你们是连襟,走动向来很是频繁。既然感情这样好,你要是喝醉了,跟你妹夫些抱怨的话,想必你妹夫也是会听的罢?”

  至此,珍德总算知道太子的心意了----他那里是看宋六姐不顺眼,是看太孙殿下不顺眼吧,这些事情一做,宋六姐固然是完了,可太孙殿下又能好到哪里?眼看着六礼都快走完了,这个时候闹出这等事来,于太孙的声名也照样有影响的。

  他跟付友德等人一心一意的劝太子待太孙殿下亲近些,可是现在看来,全然没用。还以为范良娣死了以后太子能有所改变,可现在看来,不仅没有改变,反而变本加厉了。

  他觉得头一阵一阵的疼的紧,忍不住出声提醒太子:“殿下太孙殿下是您的嫡长子,这门婚事又是帝后亲自选定的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他迎着太子的目光硬着头皮道:“何况,按您的意思,这事儿被杜阁老知道,岂不是也被恭王殿下知道了,这跟引狼入室也没什么分别了请您三思啊。”

  要自己的仇敌来对付自己的儿子,这算什么事?!珍德都想去龙虎山请张师下来瞧瞧,太子是不是被范良娣下了什么**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