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九·端倪
  可有些人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宋琰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姐姐,踌躇许久,终于还是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从前你提起婚事的时候,总是把它衡量出个价值轻重,好似认定了不会付出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他想了一会儿措词,才紧跟着了下去:“可是就因为在水镇太孙殿下跳下水救了你,你就忽然变了想法。 姐姐,你要知道,人是会变的。当初母亲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听父亲待她也是如珠如宝我并不是要你根据太子殿下的态度就放弃太孙殿下,我只是希望你能理智一些,至少要跟从前一样清醒。”

  不然等有一,付出了所有,陪着太孙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却被背弃,那才真的叫人绝望。

  屋外太阳渐渐西沉,余晖洒在窗柩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宋楚宜迎着宋琰的目光缓缓的笑了笑:“我从前比你还要担心这个,像你的,那时候我已经做好准备,把自己的婚事衡量出一个合适的价格,这一世就这样过了。可是阳泉到晋中再到水镇下来,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跟祖母和外祖母的那样,我若是真的一辈子都按照自己的算计来过日子,那跟我梦里过的日子有什么区别?区别不过在于我学聪明了,多经历了一场有了更重的心机去对付男人,这样活着或许没人能伤的了我,可同样,我也得不到什么。所以在太孙不顾身上的伤从船上跳下来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忽然想通了。最好的爱是两个人做伴,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求从对方身上挖掘到意图,而应该是,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一起经历这世间的冷暖。我不会再做一次梦,也不能再重头再来了,那我这梦里加如今,总得有一次,偶尔相信相信戏文里的地老荒”

  宋琰被她的连眼睛都有些酸,他想起之前从晋中启程去金陵之前,外祖母拉着他的手唯一担心的就是宋楚宜的归宿,宋楚宜实在是太聪明,太聪明的人总是不容易过的那么幸福,还糊涂是福,吃亏是福,他当时并不怎么懂,如今也照样不大明白,可有一样他是听懂了的,宋楚宜算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来相信周唯昭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忍了半才开口,声音仍旧有些哽咽:“是,你的是,总该任性一次。就算不成功你也还有我。”

  宋楚宜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她又想起上一世宋琰血红的眼睛,伸手握住他的手,似是在跟自己,也似是在跟他下保证:“不会有那么一的,绝对不会有那么一。”

  她这样努力才能相信一个人,才敢放心把自己余下的人生交付到他的手上,如果这一世还是跟上一世那样惨淡收场,那也是她活该,可她这一世总算比上一世出息,想保住的这些人,一定不会再落得上一世的下场。

  另一头的珍德面色有些苍白的跟魏家的大老爷立在太子跟前,吓得腿都有些瑟瑟抖,他迟疑了一会儿,跟魏大老爷面面相觑了片刻,才抬头看向太子:“这不大好吧?不如想想旁的法子?要成就一桩婚姻不容易,可是要坏人好事可容易的多了,不必使这样鱼死网破的法子吧?”他着,朝着魏大老爷不断的使眼色。

  魏大老爷也被太子惊得半回不过神来,瞧见珍德朝自己使眼色,也忙跟着点头:“殿下,珍大人的有道理,这是不是也太太冒险了一些?”

  他原本想,是不是太缺德了一些-----毕竟宋楚宜可是太子的未来儿媳啊,这样下狠手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一些?可是他打了个哆嗦,猛地意识到眼前话下令的是太子,到口的话立即拐了个弯:“何况宋家也不是好对付的”他媳妇儿传了宋六姐流言之后立即就被皇后下懿旨申饬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呢。

  太子斜睨了魏大老爷一眼,垂下头把玩自己的手指,玩味的哦了一声:“我倒不知,你们两个还是这么心慈手软的活菩萨。”

  珍德额头上的冷汗都顺着鼻尖滴下来了,如同惊弓之鸟弹了起来,火烧屁股似地摇了摇头:“殿下,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太孙殿下毕竟是您的嫡子,您这样”

  太子朝他看过的的目光更加叫人毛骨悚然,他冷冷的把两人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直把人看的哑口无言才冷笑开口:“我还没老眼昏花,他是我儿子这件事难不成还要你们来提醒我?”

  珍德的手掩在宽大的衣袖里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只觉得自己跟不上太子的思路,好端端的,干嘛非得跟自己未来儿媳过不去呢?太孙殿下多出息啊,他要是有这么个在老爷子跟前争气又被老爷子喜欢的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可太子却不知道着了魔还是怎么的,非得跟人过不去,以前不闹到明面上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明晃晃的想对儿子不利了----居然想对宋楚宜下手,好叫这门婚事不能成,这太子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他真是摸不清楚。

  太子停了停,语气陡然变得尖利:“我不喜欢宋六这个煞孤星,可唯昭却偏偏猪油蒙了心非她不可,似她这等还未成婚就如此能蛊惑人心的邪祟,怎堪配为太子妃?”

  魏大老爷张了张嘴,挠了挠头没有话-----他媳妇儿可正是因为传宋六是邪祟才倒的霉,皇后亲自下过懿旨,是魏夫人妖言惑众,太子现在竟然也这样,他颇为困惑,可太子如今的意思是万分明显了,他下定了决心不要宋六姐这个儿媳妇,他思忖了片刻,终究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