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六·承诺
  太子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周唯琪提起的,那在襄樊陈家手里的陈阁老留下的二十多万两银子,具体数目不知,可是绝对不少于二十三万两,要是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之前的窟窿暂时能填满,付友德跟珍德出的这个主意也不是很难完成-----他的确需要叫建章帝开心开心,虽然他向来不把卢皇后的话听进去过一句,可是有句话他知道卢皇后得对,他是储君,要是贪财的名声传出去,对他没有丝毫好处。

  何况,他也绝不能叫恭王抢了风头,想起这个弟弟,他的脸色更加难看,直到回了范良娣的寝殿,他也仍旧没缓过面色来,吓得房嬷嬷等一干伺候的人都战战兢兢心翼翼。

  不一时周唯琪进来请安,这令人压抑的气氛才算是有所好转,他看着人上了茶,朝三宝那里一瞧,三宝就知机的把人都带了出去,把寝殿留给了这父子俩。

  周唯琪才收到了韩正清的回信,韩正清在信里从前的事他并不怪范良娣,自然也迁怒不到他身上,让他放心。他虽然觉得横看竖看韩正清都不像是个正常人,可韩正清给的那颗老参他又实在用的上,韩正清这个人他更是用得上,也就忽略了韩正清在妻子儿女都栽在自己母亲手下还能如此表现的怪异之处,心安理得的享受起韩正清带来的好处。

  他这回并没迟疑,正要把东西交给自己父亲,就听见太子问:“襄樊那边,没一点动静?”

  他把事情跟太子和盘托出之后,就并没怎么管魏延盛的事,事实上他虽然想管,可是根本插不上手,他不过是个郡王,跟一个吏部尚书和二品伯比起来实在是显得有些份量不足,襄樊知府不会为了他得罪宋程濡得罪宋家跟崔家。何况太子也过这事儿叫他别再管,他摇了摇头:“魏延盛先时还有信寄回来,可后来信就断了。”

  太子点了点头,手指屈起缓慢有节奏的在桌上敲了一阵,出了一会儿神,回过神来就看着周唯琪问他:“今年春闱的事还没闹出来之前,你不是同来赶考的那批举子处的不错?听今李二那未来媳妇儿在家里摆宴,你知不知道这事儿?”

  周唯琪有些茫然,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太子的李二是谁,想了想才恍然大悟:“您的是李巡抚的二儿子吧?我听了,他不正是同长宁伯府那位过继回来的姑娘定的亲事么?因为有这层关系,他并不大买儿子的账,请了他好几回,他也没来。”

  太子哦了一声,又沉默了许久,才叮嘱他:“最近藩王进京,你老老实实的办好自己的差事,旁的事别去多管。”

  这事不用太子叮嘱周唯琪也心中有数,钱应跟黄翌青几乎在他耳朵旁边念叨,叫他最近收敛一些,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事。他也知道自己父亲跟恭王有过节,肃王又不大安分,只有个鲁王因为端王的事老实了,可是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老实,他如今又刚失了母亲,如履薄冰的,这回襄樊的事都老实让给太子了,哪里还敢再有别的想头,忙点头应是。

  应完了是,他这才有机会把那颗韩正清主动献上来的宝贝交给太子,澳门赌博网站: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这是母亲之前千辛万苦给您求来的,听能延年益寿,祛病消灾,姨父送回来的”

  他如今算是跟自己母亲一样,摸准了太子的脾性,深知他最厌恶旁人骗他,索性在这些事上跟他真话。

  太子神情果然温和了许多,他咳嗽了几声接了盒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有心了。”他顿了顿,忽而没头没尾的了一句:“你放心,他越不过你去。”

  他如今只觉得任何关于姓卢的一切都叫他厌恶,带着卢家血脉的周唯昭也是一样,这个儿子根本养不熟,他迟早是卢家的,是宋家的,反正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跟自己一条心。既然这样,与其等着卢皇后跟卢太子妃把他培养起来威胁自己的地位,还不如当作没有他。

  周唯琪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等想明白了他的不会叫他越过你去的他指的是周唯昭之后,也不敢当场接这个话,回去特意同钱应跟黄翌青提起了太子的话:“父亲这意思”

  黄翌青毫不顾忌的笑出了声:“这是好事啊!殿下他本来就偏宠良娣娘娘跟您,如今他既这样,您还担心什么?”

  钱应比他的更直白些,想的也更多:“殿下最近不是每次出入鸣翠宫都大雷霆么,他眼看着跟皇后娘娘和太子妃的关系都越的僵”钱应想了想,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许多:“既然殿下这么,恐怕不止是平白而已。”

  这估计是觉得周唯昭那边有了宋崔两家的助力之后会威胁到他自己的地位,加上宋六最近逼死范良娣之后又在皇后那里的上话,最近还动用家里的力量设套给东平郡王钻,因此比从前更厌恶鸣翠宫跟宋楚宜了。

  他总觉得,太子既然能做得出勾结地方大员的事,就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宽宏豁达,逼死范良娣的虽然是皇后,可也有宋楚宜的一份,太子对付不了皇后,不能拿皇后怎么样,可总能对付的了宋楚宜吧?

  既然太子都不会叫周唯昭越过周唯琪去了,是不是也表明婚事这一块也不会叫周唯昭越过周唯琪?可若真要周唯昭越不过周唯琪去,那在周唯昭都已经定了亲事的情况下,要怎么办才能做到不叫周唯昭越过去?

  他想到了这一层,就提醒周唯琪:“恐怕殿下他是要替良娣娘娘出口气了,您就尽管当什么都不知道,最近还是安安分分的当差,什么也别管。”

  这也是太子交代叮嘱过的,周唯琪了却了韩正清这桩心事,襄樊的事又不需要操心了,巴不得能作壁上观看好戏,听钱应这么,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四更送上,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