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五十五·消息
  宋楚宜进了鸣翠宫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了太子耳朵里,他坐在从前范良娣常坐的贵妃榻上,斜斜的靠在暗黄色的引枕上头,轻轻抬了抬眼皮:“宋六姐来了?”

  寝殿的地砖光可鉴人,自从范良娣去后,太子跟东平郡王来范良娣的寝殿反而来的更勤快了,没人敢懈怠,这里比从前还要热闹些,房嬷嬷跪在地上,惶恐的应是:“听太子妃娘娘早有宣召,六姐吃了午饭待到了傍晚,等太孙殿下回来了,才由太孙殿下陪着回去了”

  太子有些心不在焉,听见房嬷嬷后头的那句话才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思绪却已经顺着房嬷嬷的话飘远了,他兀自了一会儿呆,再休息片刻,才有些吃力的扶着三宝的手站起来,挪去了前殿。

  付友德跟珍德已经等了他许久了,见了他都忙恭敬的行过礼,这才跟他起正事:“藩王信使已经进京,眼看着离藩王们到京也没剩多少时间了,我们来是想问问殿下,陛下万寿,您准备献什么礼?”

  付友德一夕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他原本年纪就不轻了,好不容易从国子监一步一步熬上来,熬到了太子詹事这个位子,原本以为以后就能安安心心的跟着东宫一起上位,哪知道太子根本就没把他这个太子詹事放在眼里,有什么事根本不同他商量,要紧的事还处处瞒着他,险些酿成大祸,他一腔争荣夸耀的心早已经熄了,前阵子已经拖人去宋程濡还有吏部两个侍郎那里疏通关系,看看能不能外调出京-----太子实在是有些吓人,不经他们这些东宫属官们的商议就敢私下结交地方大员,还私下收受人家银两,有一就有二,他根本不信太子瞒着他们做下的事只有这一桩,与其等到以后被太子连累或者推出去当替死鬼,还不如早些抽身才是要紧,可想是这么想,现在他还是太子詹事,就只能替太子着想,仍旧是尽职尽责的替太子出谋划策,他咳嗽了几声,抬头看着比他脸色还要衰败的太子,缓缓的在心里叹气。

  太子亦已经为建章帝的万寿贺礼愁了好一阵,有杨云勇的事情在先,他自然是希望能送一份让建章帝满意的礼物,因此格外费心,他看了珍德和付友德一眼,问他们:“二位大人有什么好的建议?”

  珍德从前是跟着陈阁老的,在太子跟前也算是老资历了,前阵子因为陈阁老倒霉了,好一阵子都缩着尾巴做人,如今风头逐渐过去,他的心思难免就又活泛了许多,听太子问,抢在付友德之前开了口:“信使进京,臣已经着人去打听过了,也听见了一些风声。听肃王殿下送的是一株高二尺余的红珊瑚,难得的是那珊瑚的色泽,听完整无缺的一整株,极其罕见。鲁王殿下送的是齐论语,澳门赌博网站:听是孤本,是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他一口气把肃王鲁王的礼物都了,见太子跟付友德都听住了,咽了咽口水忙往下:“还有恭王殿下,他最特殊,听他准备送一个人。”

  太子似乎听的津津有味,手在炕几上敲了敲,目光移到他身上,似笑非笑的喔了一声:“送个人?什么人这么重要,他要千里迢迢的从晋地带来给父皇,还作为万寿礼送上来?”

  珍德歇了一口气,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打听来的全都了出来:“听原本是他府上的护卫,打仗厉害的很,恭王殿下他是不世出的名将,特意带他来献给圣上的。”

  太子冷笑了一声,他的这个弟弟向来知道怎么哄建章帝跟卢皇后开心,想要抬举自己的人,还要把话的这么好听。好似他多么善解人意,多么会替帝后分忧似地。

  太子冷笑,付友德却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恭王殿下从就擅骑射喜武功,若是连他都夸一声不世出,此人肯定有过人之处。现如今福建江浙一带都闹倭患,西北那边鞑靼人又都虎视眈眈,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若这人真得到圣上赏识并立下功劳,以后这些功劳可就都是恭王殿下的”

  太子脸色更加阴沉,他敏锐的想到之前卢皇后呵斥他的话,他通敌卖国,又要收拾了范家,难不成恭王竟早就跟卢皇后通过气,西北那边真的要兴战事了?算起来,崔绍庭去西北也的确已经有好几年了,准备的恐怕也差不多了

  他觉得头有些疼,伸手按了按眉心,问珍德:“那人跟着信使一同来京城了?”

  珍德看出太子的不满,忙摇了摇头:“听到时候是随恭王殿下一同进京,这回并没跟着来。”

  果然是费了心思的,都不放心提前让人跟着信使来京城,太子垂着头半响没有话,反问付友德跟珍德:“既然藩王们要送的礼你们都打听清楚了,送什么礼,你们有没有什么打算?”

  付友德跟珍德对视了一眼,踌躇一会儿,还是上前出了他们的想法:“杨云勇的事儿虽然用陈德忠遮掩过去了,可是只要有心人一调唆,难免有人背后嘴,口出谗言诋毁您。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臣等的意思,殿下不如就趁着陛下万寿,湖北暴雨这一遭,带头捐些银两”他见太子并没立即否决,顿了顿就接着了下去:“这样一来可以平息流言,二来也叫圣上和下人知晓,您并不是贪财的人”

  听起来倒是可行,太子有些犹豫:“直接捐银子,是不是也太俗了些?”

  珍德就立即出主意:“也未必就要直接捐银子,殿下也可以跟圣上,愿意拿银子去江南买米来赈灾,这样一来不是直接捐的银子,可是也一样赈了灾,还落到了实处,显得您诚心。岂不是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