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九·失手
  等信写好了用火漆封好,周唯琪特意又点了向来办事稳妥的和贵,叫他去一趟大同,把信交给韩正清,又额外叮嘱:“一定要亲自把信交到侯爷手上,另外替我向侯爷问好。 若是侯爷有什么口讯,也要原封不动的记着。”

  钱应看着和贵退出去领路上用的盘缠了,才回头看着东平郡王:“您也该去殿下跟前陪他话儿了,现在范良娣刚去不久,东宫如今又出了杨云勇的事儿起来这案子还是您亲自监审的呢,当初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日”他叹了声气,没有继续往下,这些事哪里能什么早知道,要是早知道,也就不会生了,叹完气,他接着往下劝东平郡王:“太子如今心里肯定不痛快着呢,您多去陪陪他,就是陪他聊聊也好。”

  他猜测太子大概是因为杨云勇的事儿遭了圣上跟皇后的训斥,否则这些怎么什么动静也没有?分明范良娣刚死那几,太子就像是一头随时要暴走起来伤人的老虎,可现在却好像是被人拔了牙,整个人的气势都萎靡了下去。不仅如此,之前太子还有意见过卢家那个大爷好几次,打着想叫卢家宋家两家起纷争,让鸣翠宫那边受挫的主意,可是现在连这事儿他都似乎忘了,可见这次杨云勇的事对他影响之大。

  可是周唯琪去找自己父亲,才觉自己父亲似乎一夕之间憔悴了不少,从前太子的身体也不好,可是除了那次荣贤太后出手,也从没露出过这样衰败的模样,他有些惶恐的喊了一声父亲,满怀担忧的坐在了太子对面,亲手替太子倒了杯茶:“您要不要找胡供奉来瞧瞧?”

  太子对他实在是太重要了,钱应的是,现在范良娣死了,他唯一的倚仗就是太子,要是太子也没了,那他可就真没什么前程可言了。

  太子阴沉的表情稍稍缓和许多,看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一开口声音沙哑得叫人害怕:“没事,昨晚想事,一晚上没睡,休息休息就好了。”

  可是他着话,却猛然咳嗽起来,咳了一阵,喉咙似是被什么堵住了,弯腰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竟咳出一口血来,溅在了面前的茶杯里。

  周唯琪骇的面色白,猛然喊了一声父亲,蹿到他背后替他顺气,一面心急如焚的叫人去请胡供奉。

  太子好不容易缓和过来,面色潮红的冲他摆摆手:“没事,老毛病了,死不了人。”他着,示意周唯琪在自己对面坐下,问他:“刑部的公文都处理好了?最近做事还顺利罢?”

  他也只有对着周唯琪的时候才有一点儿慈父心肠,周唯琪眼眶泛红的点点头,叮嘱他:“父亲要注意保养身体”他抿了抿唇,差点儿就把自己拿到了一颗百年难遇的老参的事儿出来,可是想到钱应的告诫,他到底还是暂时忍住了,迟疑了一会儿就继续劝他:“杨云勇的事儿皇祖父总还是相信父亲的母亲在之灵,也会担心您”

  他到后来,声音里俨然已经带着哽咽,太子咳嗽了几声,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个儿子到底是养在膝下的,跟养不熟的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的嫡子全然不同。他叫儿子放心,又道:“最近你往你皇祖母那儿去请安,你皇祖母有没有跟你什么?”

  周唯琪就茫然摇头,清宁殿的请安他是不敢忘的,更不敢不去,可卢皇后最近待他冷淡了许多,他母亲死后他也对卢皇后心存芥蒂,两厢都尴尬,自然更加没什么好的。

  太子眼神暗了暗,垂着头良久没有话,过了许久,他才道:“过几我去同你皇祖母,你也差不多到了该挑正妃的时候了,心里可有心仪的人选?”

  周唯琪没料到太子忽然把话题转到这里,有些踌躇的看了他一眼:“可是”他见太子朝他望过来,澳门赌博网站:底气有些不足:“可是母亲如今”

  太子哂笑了一声:“你皇祖母不是侧妃不足以耽搁皇子皇孙的婚姻大事,守二十七就完了么?如今二十七眼看着就过了,有什么好担忧的?”他看着周唯琪,语气沉沉:“若是担忧人选,就更不必了,我又不是死的。”

  周唯琪至此才放了心,他双手放在膝上松了一口气:“但凭父亲做主。”

  “宋家自然是好的。”太子似笑非笑的忽然了一句有些莫名的话,隔了一会儿又道:“可这世上也不止宋家这一户人家好。”

  他想起卢太子妃不屑的神情,还有漂亮的眼睛里露出来的那股轻蔑,嫌恶的皱了皱眉头,找到了宋家跟镇南王府当靠山,她得意的很,也嚣张的很,还想朝他下手,给她儿子腾位子出来。

  或许是因为曾经的青梅竹马要回京了,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他嘴角下垂,眼神阴冷,目光里陡然现出一抹厉色。

  周唯琪从太子寝殿出来,神情都比去找太子之前松快了许多,虽然范良娣死了,可是有锦乡侯的继续帮衬,又有太子的偏袒,他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可是这好心情并没能维持多久,他刚在书房里坐下,准备看剩下的公文,就听见有人敲门,何顺这回带着满脸的惊惶进门来,喘了半的气才压低了声音告诉他:“殿下,襄樊那边出事了!”

  周唯琪心里咯噔一声,只觉得心猛地跳了几下,瞳孔微缩,哐当一声站起身来,连椅子摔了都没察觉,冷着脸惊问:“你什么?!出什么事了?!”

  他最近听的最频繁的一句话就是不好了出事了,如今乍然听见何顺这么,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脸色铁青的看着何顺,生怕他张口出什么他最不愿意听的消息来。

  第三更,继续去努力了,厚着脸皮求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