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六·不甘
  在卢皇后还未对太子彻底死心之前,澳门赌博网站:她说出来又能怎么样?太子做事过分又不是一天两天,当初周唯昭的病大家心里都门清,可卢皇后硬是生生的把这事儿在建章帝跟前遮掩过去了,逼得她不得不求助父亲,最后请动了张天师,把周唯昭送上了龙虎山。

  荣成公主不禁语塞,她听得出卢太子妃语气里的讥诮跟嘲讽,也听得出卢太子妃对卢皇后的不满,可她并没什么好生气的,把卢太子妃害成如今这个模样的的确就是卢皇后,要是当初不是卢皇后,卢太子妃跟恭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她握住太子妃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踌躇半天只好干巴巴的吐出一句:“表姐,你别怪母后,她也是没有办法......”

  卢皇后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当时似乎除了成全太子的心愿把卢采薇从恭王身边抢过来,卢皇后也没别的法子证明给太子看她这个当母亲的心意了,卢太子妃自嘲的笑笑:“到了如今这个时候,还说什么怪不怪?”她放下手里的杯子,目光平淡得叫人害怕:“我只希望姑母这一次能明白,太子内心的空虚是个无底洞,凭她再怎么努力,就算她把她的命连同我跟唯昭的命一同捧给他,也填不满他内心的那个洞的。”

  荣成公主知道卢太子妃说的很对,太子全然已经疯魔了,她张嘴正要问问卢太子妃知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太子从范家这团屎里摘出来,就听见外头一连串的响起山呼千岁的声音。

  她握着太子妃的手忍不住紧了紧,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门就已经轰然一声被踹开,太子怒气腾腾的闯进门,眼睛猩红一片,一步一步朝卢太子妃逼近。

  荣成公主下意识的挡在太子妃跟前,疾言厉色的喊了一声哥哥,又惊又怒的看着他,脸上带着十足的警惕跟防备。

  太子的视线越过她直直的盯着卢太子妃,又慢慢放在荣成公主身上,最后他弯起嘴唇:“你们都知道?怕什么......”他说:“你们有母后当挡箭牌,你们怕什么?我就知道,你们都知道母后的打算,你们能耐了......”

  他指着荣成公主,看着她脸上惊惧的表情:“你就这么放心把镇南王府绑在她儿子身上,就这么看不起你哥哥?”

  荣成公主蠕动几下嘴唇,只觉得无话可说,她迎着太子走了两步,目光不偏不倚的正对上太子的眼睛:“你是不是以为,这事情都是镇南王府策划的?”

  太子哂然而笑:“难道不是?就凭她有这么大的能耐?我这么多年都安然无恙的下来了,母后一直都没发现,就这么几天时间,就发现了?我记得镇南王妃的弟弟好像之前就在紫荆关当守将吧?他查起西北的事,再加上有崔绍庭帮忙,不是事半功倍?”他说到这里,又含笑看了太子妃一眼:“你就这么等不及啊?太医不是都说我活不了多久了,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这还没大婚呢,就能收服崔家的人为你所用,你能耐不小啊。”

  荣成公主还想再说,太子妃伸手挡住她,长长的裙裾在地砖上拖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上前几步走到太子身边:“我曾经说过,我说,不如我们就跟从前那样相处,面和心不合,至少也能勉强糊涂的把日子混下去。可太子您并不当回事,我知道您厌恶我,我其实也并不怎么喜欢您。可唯昭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也忍心现在朝他下手,你明明知道他的正妃才定,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给他添堵,想把卢家跟他一起推进漩涡里......我本来还想偷偷的把我知道你在西北做的勾当的事告诉你,叫你自己收敛,是你自己非得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她看着太子,带着毫不掩饰的嘲笑:“母后是不是跟从前不大一样了?殿下,你最好相信母后她说的话,安安分分的别再四处点火伸手,也别再来找我的麻烦......还是那句话,您这个太子,无过就是有功,与其四处汲汲营营去敛财,不如安安稳稳等着登位,您说是不是?”

  太子再一次攥紧了拳头,卢家的女人都这样,自私冷血,面上还要把话说的那么好听,好似她们之前多么不容易,多么隐忍似地。

  他如今投鼠忌器,有把柄握在人家手里,的确没有办法,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卢太子妃跟荣成公主一眼,他有些木然的转过了头,越过花园到了前殿,在书房的那把黄梨木圈椅上坐下来,伸手从袖袋里掏出一只雕成牡丹花形状的和田玉来,端详了一阵紧紧握在了掌心里。

  不过就是西北的生意又没了而已......他忍着心里的愤怒,把手里的和田玉握的更紧了一些,花瓣嵌进他掌心的肉里,他却丝毫不觉得疼,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只要这东西还在,他就不至于彻底被斩断手脚。

  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西北的生意跟范家比起来,倒不是那么要紧了范家毕竟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替他办了这么多年的事,一旦没了范家,他做事不方便不说,以后周唯琪也就没有母族了......他觉得头疼,单手支着头疲累不堪,心里的愤怒跟恨意却更甚,口口声声说什么已经尽力做了能做的所有一切的卢皇后,还有他所谓的亲生儿子,一个个把话说的比什么都好听,却一个个的都来捆住他的手脚,让他动弹不得。

  他想起周唯琪,心里的愤怒稍稍减轻了一些,他还有个儿子,他以后会有很多个儿子,根本不需要卢家人替他生的所谓的儿子,所谓的嫡子......他想起周唯昭五岁那年生的那场大病,苍白病弱的脸上显现出诡异的遗憾,要是那次......就好了......

  抱歉啊各位,今天在家里吵架吵的太晚了才去医院,来了医院又很不甘心,很晚才开始写,又得守着打饭换药什么的,不一定能三更了,如果今天不能三更,明天就四更,抱歉抱歉,我发誓呆完这十天死都不来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