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五·动手
  太子的偏执已经到了难以令人理解的地步,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做事已经越来越没分寸,一步错步步错,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谢司仪等太子走了,就有些担忧的看着皇后,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她:“娘娘,您把面子里子都给太子扒光了,以他的性子......”

  太子如今瞧样子疯的不轻,以他不管不顾的性子,真的撒起疯来,恐怕也不会管皇后的威胁......谢司仪叹了口气,见卢皇后面色不虞,硬着头皮问了下去:“以殿下的脾气,恐怕就算最近这阵子被压制住了,过阵子也要反悔的。”

  卢皇后当然知道太子的脾气,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轻轻摇了摇头:“捆住了他的手脚,他能做的事总算就少一些。”最叫人头疼的是太子其实着实没什么心肝,范氏一族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个挡在面前替他敛财的工具,没了也就没了,他只会心疼自己那些在西北经营了多年的来钱的路子,不会心疼范家,唯一能叫他收敛些的,恐怕也就是这个太子的位子了,卢皇后眼里闪过一抹厉色,转瞬又平复下来,低声问了一声:“驸马的信送出去了么?可有回应?”

  在西北私贩战马这事儿小不了,一被发现那就是祸延全族的灭顶之灾,卢皇后本来就对范家深恶痛绝,如今范家既然可以拿来给太子挡刀,同时又彻底把太子伸向西北的手砍断,她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思来想去,适合去办这事儿的,也唯有叶景宽了。

  想起镇南王府跟驸马,卢皇后眼里又蒙上一层阴影,太子实在是蠢,放着眼前这么一大把有用的助力不用,舍近求远非得去走旁门左道,导致现在本来立场坚定的镇南王府亦对他失望透顶。这次范家的事叫驸马去做,她也有她的考量,她要叫驸马跟镇南王放心,她既然把这么隐秘的事都透露给他们知道,就镖师从来都把他们当自己人,以后太子渐渐不能理事,等周唯昭逐渐成长起来,他是个聪明人,向来知道该怎么平衡这些人之间的关系,镇南王府也愿意同他亲近,慢慢的,关系总能修补的回来的。

  谢司仪扶她坐起来,轻轻摇了摇头:“信昨天就送出去了,还没有回信。”

  卢皇后也就不再问,这事一朝一夕也急不来,她咳嗽了几声,接了谢司仪递过来的蜂蜜水喝了润了喉,才问她:“荣成也没进宫来?”

  荣成公主进了宫,可她并没先去找卢皇后,径直去找了卢太子妃,卢太子妃仍旧同往常一般坐得住,没事人一样的在花房挑拣插瓶的花草,荣成公主等了半天才等到她回来,先焦急的拉了她坐下:“怎么好端端的,你跑到母后跟前说......”她顿了顿,眼神有些复杂:“你真的就这样恨哥哥吗?”

  荣成公主也对太子失望透顶,可矛盾的是,太子再怎么不好,也毕竟是荣成公主的亲哥哥,她虽然知道太子妃就算是恨透了太子也情有可原,可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真到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我听驸马说,本来去做这事儿的是宋六,怎么最后成了您......”

  卢太子妃伸手将荣成公主面前的茶往她跟前推了推,目光往她身上溜了一圈就又不着痕迹的收回:“由谁来说不都一样吗?你也知道,要是由着你哥哥疯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要跟着遭殃......”她看了荣成公主一眼,神情有些无奈:“荣成,你要知道,这世上的事都讲究个因果。你哥哥那样对我,那样对我的儿子,我想不出有什么不去做这件事的理由。”

  荣成公主垂下眼睛,她知道太子的所作所为的确叫人寒心,太子妃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迟疑了一会儿,她不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这事儿叫宋六来做,或许更好一些......”

  卢太子妃抬眼深深的看她一眼,缓慢而坚定的摇头:“不,这事只能由我来做。母后对太子有多纵容你比我清楚,现在母后能下定决心,可是难免她将来对提出这事儿的人怀有芥蒂。我毕竟是母后的侄女,也姓卢......”她顿了顿,看着荣成公主,诚心诚意的道:“唯昭喜欢宋六,我也挺喜欢这孩子。我希望他们俩能好好的在一起把日子过好......”

  荣成公主还以为太子妃是受了宋家的蛊惑才去皇后跟前当这出头鸟,可如今看来,太子妃分明比谁都清醒,她也就不好再继续说下去,沉默了一会儿:“母后已经让驸马着手搜集范家在西北的罪证了,一面还要先替哥哥把首尾收拾干净这首尾可不是好收拾的,银子最后全进了锦乡侯府的银号了,锦乡侯府跟哥哥是什么关系,范家跟哥哥又是什么关系,大家都知道......驸马为这事儿差点儿急的白了头。”

  卢太子妃嘴角挂着一抹讥诮的嘲笑:“你以为这事儿也是宋六告诉我的?她还没到那手眼通天的程度。这事儿是我捅给母后的,要是没有这事儿,她也下定不了决心放弃太子。”

  荣成公主一直都知道这位表姐不是省油的灯卢太子妃比她哥哥卢大爷可聪明的多了,究其原因,卢太子妃是跟着卢家老太爷长大的,教养得跟一般男子无二,卢老太爷当初就曾说过儿子不如女儿的话来。可她没料到卢太子妃竟然能知道这样隐秘的事,她觉得周身有些发冷,看了卢太子妃半响才震惊的开口:“你早就知道哥哥他做这些事,那你怎么不早说?”

  卢太子妃执壶的手停在半空,似是觉得奇怪,疑惑的看她一眼,反问道:“若我早说,又能怎么样呢?”

  妈蛋,好气哦,虽然家里小一辈我的最大,可是也不能不把我当人吧,我妹妹也就比我小两岁而已,为什么我就得一直呆在医院,她就能去约会去看电影啊......被我爸气哭了,妈蛋,想赖在家里的,可是捱到下午,还是被赶来医院了,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