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四·威胁
  殿外电闪雷鸣,闪电在空中划下一道亮光,紧跟着就是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声,屋外风雨交加,殿里虽然仍旧灯火通明,可是气氛却比外边的风声雨声还要更加冰冷一些,太子直起了身子,走了几步到卢皇后跟前,脸上犹自带着报复的笑意:“母后,您是不是要称愿了?怎么,是不是想把这些信通通交给父皇,让父皇瞧一瞧我在背后究竟是怎么挖空心思的来揽财的?”

  卢皇后猛地坐起来,伸手用尽力气的打了太子一个耳光,这耳光声音就算是在外面的电闪雷鸣之下,也仍旧响亮异常,她见太子猩红着眼睛,反手就又在太子另一边脸上狠狠的掴了一掌,她见太子露出难以置信的愤恨表情,就倚在软枕上看着他,神情漠然语气冰冷:“我这么多年,对你所做的唯一一件错事就是你时候那次,可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尽力弥补。 你总觉得我欠你,我究竟还欠你什么?!”她转过头,看着原先太子站立的那块地方上飘洒的信件,眼里全是失望:“你得对,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不纵容你为所欲为,你也到不了今这一步,也不会犯下这么大的过错。你到底知不知道私贩战马,私通鞑靼是多么大的罪名?!你知不知道一旦这些事被公诸于世意味着什么?!到时候不仅你身败名裂,连你父亲也要被诟病,东宫一干人等全都要被你连累!你又知不知道,鞑靼很可能靠着你每年贩出去的这批战马反过来攻打我们大周的将士,在我们大周的国土上烧杀抢掠?!你是一国储君,是这大周万里河山未来的主人,可你根本不配!”

  “一个连自己的地方都会出卖给敌国的储君,根本就不配当这下的主人!”卢皇后看着太子,一字一句的无比郑重:“我如今唯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那么早劝着你父皇立下了你当太子,唯一后悔的事,就是后来在太后手里救下了你。你的是,在我心里,你弟弟比你合适的多了,不你弟弟,就是唯昭,他也比你合适的多了。连你另一个儿子东平,恐怕都比你来的有眼光的多,不会为了眼前的这一点得失,把自己永远挂在耻辱架上!”

  她简直被太子的愚蠢震惊得无以复加,她冷笑着逼视着面色惨白的太子:“你瞧瞧你这么信任的范氏一族,你不是觉得他们才稳妥,他们才靠得住吗?可是这些信是哪里来的?人家也不傻,人家通通存着呢,这些信日后等你一旦登位了,就是拿来要挟你的把柄!”

  太子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只是觉得无所谓,范氏一族再有自己的盘算,他们要是想好好的靠着自己跟东平郡王,也不敢把这些信闹出来让人知道。他们图的无非就是好处,无非就是升官财,这些他通通都给的起,既然付得起价钱,就根本不用担心会被背叛,不是么?

  他脑子里嗡嗡嗡的响,终于意识到卢皇后似乎同往常有些不一样了,范家替他做事的事闹出来,要是真的闹到建章帝面前,要是真的被人知道恐怕他就跟前朝的那个叔叔一样,成为废太子了。他终于把自己从愤怒里抽离出来,后知后觉的开始害怕,带着防备与警惕盯着卢皇后,有些忐忑的问她:“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根本察觉不到自己错在哪里,卢皇后冷冷的看他一眼,心里已经下定决心,靠在枕上偏过头去,声音冷淡到了极点:“西北的生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鞑靼日益嚣张,大同宣府时常遭受他们侵扰,贩卖战马的事迟早会被现,你要是不想陪范家一起完蛋,就安分一点。”

  太子根本不觉得自己不安分,他心里颇不以为然-----从前他不做这门生意的时候也有别人做,他不过是后来全面接受垄断了这门生意而已,何况他还有韩正清在西北给他当庇护伞,又有范家帮忙出面,火根本烧不到他头上。

  卢皇后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不以为然,毫不留情的戳穿他的这点心思:“你旁边的人一个个都出事,就你一个人屹立不倒,你叫别人怎么想?民间有句俗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次陈德忠的事情已经叫你从前的名声无形之中毁于一旦,要是再出一次,你以为你还能全身而退?”

  太子忍不住反唇相讥:“就算是我收手了,你们冲范家下手,别人就不会通过范家怀疑到我身上了?父皇就不会对我起疑心了?你在哄谁?!”

  “那也是你自作自受!”卢皇后丝毫没有犹豫:“处置了范家,虽然你父皇对你的失望会更上一层,可是这事儿毕竟没人能证明直接跟你有关,最后也就是跟陈德忠的事情一样,别人只能隐约怀疑你,只要你从此以后安安分分的,过个几年,旁人自然忘了。”

  太子忍不住心中惊怒,阴阳怪气的嘲讽一声:“不就是想叫我彻底失势,不能到处伸手?我知道,阳泉的事情过后,唯昭也能独当一面了,也能当差了,你觉得可以培养他上去了嘛”

  卢皇后忍无可忍,一句废话都不想再同太子:“反正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就是两条路,你要知道,就算你现在栽了,就像你的,也不影响我继续当我的皇后,我不是就你一个儿子。你父皇也未必会因为你就迁怒到唯昭身上”

  太子抿着唇,眼神里酝着狂风暴雨,从前卢皇后对他处处忍让的时候,他觉得卢皇后对他不好,可如今卢皇后真的对他不好了,他心里的恨意反而没有那样理直气壮了,之前是范良娣被逼死,如今是范家要倒霉,卢皇后跟太子妃这分明就是要彻底替周唯昭扫清道路,他定定的看了卢皇后一眼,双手紧紧握成拳垂在身侧,额头上的青筋都凸出来。

  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医院八块钱一晚的租来的床睡的浑身都疼,而且晚上护士来来往往查访换药什么的,真的睡不着,都累的跟狗一样,一放松下来沾到家里的床只想睡觉很抱歉这两都只能两更,明会恢复保底三更的,大概只要在医院再熬十左右了,等我熬完了恢复了一定会跟上更新的,再次跟大家道个歉,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