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四十二·起意
  宋楚宜知道宋琰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站在旁边紧紧牵着她的手片刻都不肯放的小小孩童了,可是她是当姐姐的,天生对这个上一世为了她搭上性命的胞弟就有种责任感,总觉得他就算再强大,也是需要她来保护的孩子,直到金陵的事情出了,他在没有自己没有宋珏的情况下甚至还能把老狐狸陈阁老都耍的团团转,她才意识到弟弟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弟弟了,可到如今,她又忍不住为宋琰的敏锐跟果断吃惊,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你是想借青卓的口去告诉太子妃,然后叫太子妃去皇后娘娘跟前说这件事?”

  宋琰说的理直气壮:“这事儿你夹在中间算什么呢姐姐,太子妃毕竟跟皇后娘娘是姑侄,跟太孙殿下是母子,跟太子殿下是夫妻,也只有她才最合适开这个口,当这个说客。”

  宋珏点了点头:“阿琰说得对,就算是要提醒皇后娘娘,最合适的人选也应该是作为太孙殿下的母亲的太子妃毕竟太子对太孙可实在不像是一个做父亲的,看这趋势,要是再纵容他闹下去,第一个遭殃的恐怕就是太孙吧?太子妃作为殿下的母亲,当年让儿子被迫无奈去龙虎山呆了整整七八年才下山,如今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子断送他的前程吗?这说不过去,她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等着你这个当小辈的来扛下所有事吧?”

  宋琰还有一层别的考量,这消息透露给了太子妃,太子妃要是真的去劝了卢皇后且能明白宋楚宜的难处,那这门亲事才是真正的好亲事,否则太子妃要是对青卓递进去的话视而不见,而且还是想把事推给宋楚宜,叫宋楚宜出去当这个出头鸟,那太孙这个人再好也不能嫁了太子妃能在范良娣霸占太子所有宠爱的这么多年里还能站得稳,足以说明她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一旦这样的人对媳妇儿生了怨恨,她多的是法子可以折磨人。

  宋楚宜自然明白宋琰的顾虑,叫她震惊的是宋琰如今对人心揣摩的剔透程度,实在是叫人吃惊,连她自问也想不到这么周全,可是宋琰却想得到清风先生果然是个奇人,她有些欣慰又有些心酸,摸了摸宋琰的头没有说话。

  宋珏没等到宋楚宜回话,想了想就继续道:“而且阿琰是通过端慧郡主的口去告诉青卓的,到时候太孙殿下跟太子妃就算要怪,也怪不到你的头上来。阿琰可真是长进了。”

  这种内宅手段他也能信手拈来并且举一反三,连宋珏亦忍不住觉得清风先生果然是个全才。

  宋琰难得被他大哥夸奖一次,可这回他却高兴不起来,坐在原地握住了宋楚宜的手:“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我们还是等消息吧。”

  能动太子的法子很多,可是能不伤根本叫东宫继续稳下去不影响太孙,而且能不影响宋楚宜的法子却只有叫皇后下定决心动手这一项,他们如今只能看卢太子妃的动作了、

  隔天荣成公主进宫想听听皇后的口风虽然说她也相信宋楚宜必定是能说服皇后的,可是毕竟这不是小事,叫母后对原本就怀着万分愧疚的亲生儿子下手,这实在是有些太难了。果然,她才进宫,就听说皇后娘娘病了。

  她垂眉敛目的送走了来看病的建章帝,坐在皇后娘娘身边,低低的喊了一声母后。

  卢皇后被谢司仪扶着靠坐在软枕里,形容憔悴,隔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往房里扫了一眼,谢司仪知机,立即领着人退的干干净净。

  卢皇后就低声道:“你大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荣成公主被这没头没脑的话惊了一下,卢皇后这语气,分明是又知道了太子什么事,还有什么事能比现在杨云勇的事更叫卢皇后生气的?

  卢皇后也没叫她疑惑太久,咳嗽了几声,语气里带着嘲讽和讥诮:“他去找你父皇了,说是觉得重华很好,堪为太孙侧妃。”

  荣成公主瞪大了眼睛,简直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为太子觉得可笑,她沉默了一阵,垂了头道:“他那么一说,父皇肯定以为卢家所图甚大有您跟采薇表姐在,卢家还是不死心往唯昭身边送人,这让父皇怎么想?”

  何况她连想也不用想,猜都能猜到太子会怎么说,必定会借着上次卢大爷去找他的事来说这是卢家求他的

  卢皇后意兴阑珊的呼出一口浊气,觉得心里闷得慌,几欲作呕,强忍再三才忍住了心里那股天翻地覆的怒意:“你表姐说得对,他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觉得这世上所有人都欠他。可是我已经被他折腾的筋疲力尽了,这样下去,所有人都要陪着他一起死。不能再继续叫他胡闹下去了。”

  荣成公主以为自己是没听清楚,迟疑着问了一声:“表姐表姐她这么说?”

  昨天叶景宽分明说是宋六的主意,也说宋六会劝服皇后,怎么现在又变成了太子妃?荣成公主有些反应不过来。

  卢皇后点了点头,想起卢太子妃来时的那番话,又觉得嘴唇里都溢满了苦涩,卢太子妃说的是,太子已经毁了她的一生,她也认了,可她不能让太子毁了她的儿子。太子这不管不顾的疯样,都不用别人说,连卢皇后自己都认定,等太子有朝一日真的登上了大位,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碍事的周唯昭跟卢太子妃一脚踹开,扶周唯琪上去,这简直叫人无法忍受她当初非得把卢采薇配给太子,为的就是母族能昌盛,太子也能得到助力,可不是为了让卢家沦为范氏的踏板,更不是为了让太子把她辛辛苦苦熬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一切毁于一旦。

  她已经为了太子牺牲了一个儿子,难不成还要再为了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把所有人都得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