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七·背后
  次日太子就亲自上了辩折,言辞恳切的承认自己识人不清、御下不严,导致东宫属官里出了借他的名义四处揽财的败类,并且经他这么一盘查,他才现,陈德忠远不止收了江西巡抚杨云勇的银子,还有许多来京想要走东宫门路的官员,通通都给他送过大笔走门路的银子。

  建章帝积攒了好几的怒火终于彻底的泄出来,他把儿子叫到书房,狠狠地把这些收到的奏折一股脑的都摔到他脸上,冷冷的盯着他看了一阵,语气阴沉的问:“他在你眼皮子底下都收了这么多年银子了,你就半点没现不对劲?!”

  太子垂着脑袋,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惶恐,慌忙摇了摇头:“从来没有事儿求到我跟前来,那杨大人也没跟我过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

  建章帝撇开了头,这么多年来,太子向来是病弱且宽仁的,几乎就没出过什么篓子,是个再令人放心不过的儿子兼储君,可是建章帝却没法儿再跟从前似地信任他了-----扬州弊案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也就是从扬州的事情开始,他才惊觉这个儿子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豁达宽仁不争,他对两个弟弟的人可都下了死手,也毫不犹豫的把弟弟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恭王还是他亲弟弟呢,起恭王,建章帝心里又有些别扭,儿子能文善武且机智果断,在这几个儿子当中最是像自己,可是自从分封出去之后,除了头三年他见过儿子一回,如今已经是隔了九年未见了,太子虽然逢年过节的也有赏赐随同他的赏赐一同颁下去,可那些东西一看就是不经心的。他皱了皱眉头,觉得儿子处处都透着古怪不对劲,他不仅对恭王这个胞弟没什么情分,连对着儿子也没什么情分

  他想起争气且乖顺的孙子,心里又有些酸涩,他从前在他父皇跟前也不如泰王受宠太子猛地咳嗽起来,他回过神,看着儿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又有些心软-----到底是他的亲儿子,他总共也没几个儿子,何况太子还是他的嫡子,当初跟着他吃苦受累最多的也是这个儿子他脑海里这些纷乱的思绪涌上心头,再想想之前在清宁殿时皇后这么多年头一次声泪俱下,还有荣成公主的求情,又觉得深究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深究下去,若太子真的勾结了杨云勇收了杨云勇的银子帮他遮掩,当他的挡箭牌,那他作为皇帝,难道能轻轻放过?而若是太子真的是受了底下人蒙蔽,那又伤了父子情份他有些疲累的挥了挥手:“你御下不严以至出了这种纰漏,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写封请罪折子来。”

  太子诚惶诚恐的应是,心里暗自舒了口气-----付友德赌对了,他的是,面上有个过得去的理由,再加上后宫里有皇后娘娘跟荣成公主帮着求情,建章帝还是下不了死手。

  建章帝挥手打太子走,等太子都走到门口了,又忽然出声喊住他,神情复杂的看了他半日,才道:“从前朕对你过一句话,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太子垂手侍立,恭敬的听。

  建章帝就道:“朕曾经告诉过你,十根手指尚且有长有短,朕虽是当父亲的,也不能保证十根手指都一视同仁,可是你当知道,朕每一根手指,都想保全。”

  太子心中一凛,不知道建章帝究竟是指的什么,只好惶恐答应:“儿臣都记得”

  建章帝点头:“你记得就好,你从前做过许多错事,从今以后都改了罢。你母后当年无心之失,以至你记恨至今,你以己推人,不妨想想唯昭”

  太子只觉汗毛都一根根从胳膊上立起来,全身上下都麻了,呆立在原地看着建章帝,不知道究竟该从哪里开始辩解。他自以为这些年把对皇后的怨恨藏的很好,对太子妃的跟周唯昭的冷淡也都有过得去的理由,可是现如今,他父亲毫不遮掩的把事摊开来在他面前,他只觉得毛骨悚然,这样不知道对方究竟知道自己多少隐秘的感觉实在是太叫人不安了,他紧张得甚至都从额头上开始冒汗。

  建章帝见他呆愣在原地,就叹息了一声:“你母后都告诉我了,当年的事,你还,被吓坏了也在所难免。可是你母亲当年年纪也不大,那时候你弟弟刚出生,是抱在怀中的婴儿,她自然是下意识的就先抱在了怀里”

  太子有些茫然,同时又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澳门赌博网站:原来这些话都是皇后同建章帝的,他略微想了想,就明白了皇后为什么要同建章帝这些话-----她是在用苦肉计,想让建章帝心软放过自己,可是他又并不感激皇后的维护-----除了想叫自己安然脱身之外,皇后这些话,分明还有替周唯昭博同情博好感的意图,他胡乱想了一通,面上的神情却放的诚恳至极,这是他做习惯了的表情,做起来根本不费劲:“父皇教导的是,前几母后同我谈过我已经想通了。”

  建章帝没话,好半之后才点点头,挥手叫他自去了。

  荣成公主有些不安,直到听见谢司仪进来太子已经出了御书房,她才松了一口气,挽住皇后的胳膊:“这次可真是太险了”

  荣成公主心里对太子是有怨气的,贪心这么重,偏偏却又能力跟不上,瞒上瞒下的自己偷偷摸摸的收人家银子,导致一干人等都要跟着受连累。

  卢皇后冷笑了一声,眉毛差点儿都皱在了一起,要不是付友德及时递了消息进来,通知她们已经好了推陈德忠出来当替死鬼,她们还都蒙在鼓里。

  她同付友德一样,已经对太子失望透顶,他身为太子,本来就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儿子如今又正是深受建章帝喜欢的时候,嫡母还在且当着皇后,只要不犯错就已经是大的好事了,可他偏偏不知足,偏偏要到处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