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三·势力
  宋楚宜派人去襄樊的消息宋琰还是通过宋珏知道的,不由有些担忧在他看来,这种事宋家的人出面或者是太孙那边派人都比宋楚宜亲自派人出去更合适一些,也要更安全许多。现如今宋楚宜就对上东平郡王,他那样的人,实在不是个易与之辈。

  清风先生正扎进了书堆里找书,闻言笑了一声,看着自己这个小徒弟摇了摇头:“你姐姐从进皇后的清宁殿那一刻起就已经跟东平郡王和荥阳范氏不死不休了,有这一遭没这一遭都没什么分别,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时刻跟进,反而不容易被祸害。倒是你,最近最好小心些,人家拿你姐姐没奈何,说不定又要把主意动到你头上来。”

  宋琰脸色立即就黑了一圈,这些人总是拿着他来做筏子对付他姐姐,着实是叫人不爽,又叫人难堪,好似都在挑着宋楚宜最弱的地方下手似地,他不想成为那个只能缩在姐姐羽翼下等着庇佑的鸵鸟,他想做的是挡在姐姐身前,能替她遮风挡雨的雄鹰。

  清风先生看出他的不痛快,也不安慰他,好半响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坐起身来看着他,问他:“是不是很不甘心?”

  其实论年纪,宋琰实在还他前头又有宋珏这样优秀的宋家子弟挡着,其实并不用这样拼命,寻常人家的勋贵子弟,在这个年纪,多的是在家里混吃等死游手好闲的。他就算平平庸庸一辈子,宋家也有能力养的起他,可是问题就在宋琰他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宋家也没打算把他往平庸里养,清风先生认真的盯了他一眼:“你很快就要往蜀地去了,这一去怎么也要二三年,从前你不曾出鞘,也不在京城,尚且在路上有那样多险阻,如今你远比从前重要的多,这一路上要面对的艰难也要比从前多的多,若我是你姐姐的对手,就要趁着你羽翼未丰独自在外,一举将你铲除。就算不为了旁的,为了出口气,杀了你姐姐唯一的胞弟,也值了”他说着,看着宋琰,目光深沉:“你想到这一点了吗?”

  宋琰老实的点了点头:“我从蜀地回来的时候,姐姐特地派了马长江等人来接我,我们赶路的时间从不确定,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晚上,我们休息的时间也随时都在变,没个固定的时候”他看着清风先生,目不转睛:“我也在想,这去蜀地的一路上,只会比我回来的时候更加危险,甚至到了蜀地,我也不能掉以轻心。”

  这就是他姐姐成为了太孙妃的代价,他这个太孙妃唯一的胞弟、年少成名的长宁伯府的贵公子,早已经成了某些人案板上的鱼肉。

  清风先生微微一笑,垂下头去翻手里头的书,似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声:“那你打算好怎么办了吗?要知道”他看着宋琰,毫不讳言:“你姐姐在你这个时候,已经有自己的势力可以动用了,她的第一批人手一直跟她到如今,我冷眼瞧着,这默契和忠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你比起你姐姐,起点已经算是晚了。”

  宋琰瞪大了眼睛,清风先生这意思,分明是在怂恿他培养自己的势力,或者说是,怂恿他学他姐姐宋楚宜,手里要有一批可用的人

  是啊,如叶景川、韩止之流,早就已经有了大批可用的人手大哥手底下也多的是能用的上的人,如同望岳望峰,在他身边的时候起到不少作用。他虽然有秦英,可是一跟这些人比,就实在太不够看了。

  清风先生看他似乎开了窍,就不紧不慢的提醒他:“有了人手,你才能在保护自己之余不给你姐姐添麻烦,甚至还能在关键时刻帮她一把。她身边拉后腿的可不止你一个,你那个父亲听说也是耳根子软的吧?日后要是他犯起糊涂来,你姐姐又已经出嫁了,到时候你姐姐顾不上的地方,你不得替她顾周全?”

  宋毅的确是叫宋琰极担心的存在,虽然因为有了个通情达理又跟他们站在一边的继母,这两年来宋毅已经少做糊涂事了,可是凡事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宋琰如同醍醐灌顶,瞬间想明白了清风先生的意思他是太孙妃的弟弟,他的姐姐从此以后如无意外就要陪着太孙往那个位子上走他无论如何不能太弱。

  唐明钊能教他科举制艺,能教他学问,可是清风先生能教他的远远不止这些,宋琰心甘情愿的弯下腰深深的朝清风先生行了礼,恭恭敬敬的道:“请先生教我。”

  清风先生抚了抚自己的胡子,微微笑了笑:“我并没什么好教你的,只是人老了,总得有个混饭吃的地方。你这小娃还算聪明机灵,又很投我的缘分,崔绍庭跟崔应书这两个家伙脾气太大,且去的地方太远,我跟他们合不来,只好跟着你了。”

  宋琰忍不住失笑,他两个舅舅算起来都跟清风先生渊源颇深,可是清风先生并不太乐意搭理他们,总觉得他们麻烦。他笑过之后又立即收敛了脸上笑意清风先生若是怕麻烦的人,就不会仍旧呆在他这个全身上下都写着树大招风四个字的人身边了。

  他跟着清风先生久了,深知清风先生的脾性,闻言毫不犹豫的一揖到底:“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学生自当奉养先生终老。”

  清风先生很满意这个关门弟子的态度,手上的书卷起来啪嗒一声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既然如此,你先去找你舅舅要几个人。别不好意思,反正你姐姐的人也是从他那里要来的。外甥外甥女他们总得一视同仁不是?崔绍庭那儿不行,他的人留在京城里的都要紧着呢,你找应书要人去,他那儿总有使得上的,你去挑一挑,带回来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