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三十二·进退
  卢家大爷去找太子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长宁伯府,澳门赌博网站:宫里宋贵妃对卢家这位姑娘始终忌惮,听说了些消息之后就趁着宋大夫人初一这天进宫的功夫把传言卢家姑娘要当侧妃的事说了。

  宋大夫人忧心忡忡的回家,自然免不了同宋老太太提起这茬儿,又忍不住心中担忧,连向明姿的喜服也忘了着人去催,叹了口气道:“若真是这么着,那以后日子可就难过了。”

  她们倒是没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在皇家要求这个,未免太天真了些。可如今正妃更定,就定下个关系这样亲近的表妹,这个表妹来头还不大一般,实在不得不叫人心惊胆战。不说别的,宋楚宜就算是再受太孙喜欢,若是皇后娘娘跟太子妃偏着娘家的人,宋楚宜又能怎么样?天长日久的,太孙夹杂在太子妃跟宋楚宜之间,夹杂在皇后卢重华跟宋楚宜之间,总也有受不了的一天,情分这东西,本来就是最经受不住磋磨的。

  宋老太太比宋大夫人沉得住气,片刻的恼怒过后之后就肯定的摇了摇头:“太孙殿下不是糊涂人,皇后娘娘跟太子妃既然已经定下了小宜,又已经试探过小宜对娥皇女英的看法,断然就不会自毁长城。这大约也是卢家人自己的一厢情愿,不足为惧。”

  等稍后宋楚宜听了这话,也点头同意宋老太太的说法,又道:“卢家姑娘我见过一次,她开头第一句话就同我说,叫我放心,她是绝不会夺人所好的。有这样心气的人,如今正妃位子已定,怎么可能会甘心给人当侧室呢?”

  宋大夫人有些焦急,想说侧妃也是正四品的诰命,可她知道宋楚宜向来判断极准,既然宋楚宜自己都这样说了,她也只好顺着宋楚宜的话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宋老太太摸了摸宋楚宜的头发,语气颇有些不好:“就怕有些人脑筋不是那么清楚”

  宋老太太说的是这个节骨眼上带着卢重华进京来的卢大爷,他要是真是清醒,就不会这个时候带着女儿进京了,分明之前是有着自己的小盘算的,现在盘算落空,会不会生出别的心思来,还真是说不清楚。

  稍晚些端慧郡主过来,听了这话微微笑了笑:“我正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今天进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恰好听见龙虎山上下来的道长带来了张天师的话,说是太孙殿下是寄名在天师名下的,这几年都不适宜娶侧妃”

  龙虎山的道士宋老太太脸上带笑看了宋楚宜一眼,至此才算是真正放下了心,她也知道卢皇后跟卢太子妃不大该犯糊涂,可是她们能这样表示自己的态度,还是叫她们这些当娘家人的心里踏实舒服许多。

  宋楚宜也有些愕然,没料到竟连龙虎山的倒是都用上了,晚些青卓进来给她送消息,她就忍不住问:“天师不是向来在九月才派人下山?今年藩王三年一次的朝见,他更该在九月之后才派人下山进京才是”

  青卓挠了挠头,脸上带着邀功的笑:“六小姐您不知道,还不是我们殿下五天一封信给催的,天师他老人家硬是被催的没了法子,今年必得提前进京来,眼看着半个月后就亲自到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一是为了防着还有第二个想当侧妃的人打殿下的主意,二是为了来给您正个名殿下说,虽然元慧死了,魏夫人传流言被申饬了,可是就怕有人不怕死,又往您头上扣屎盆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家是臭石头,您可是金镶玉,石头磕不坏,可我们殿下怕您给撞坏了,宁愿一劳永逸,天师他金口玉言,他要是给您正了名,以后谁说都不怕了。”

  他这一串话说的又快又急,青莺青桃过了一会儿才算是反应过来,忍不住相视而笑太孙殿下着实是有心,为宋楚宜设想得处处周到。

  等青卓去了,宋楚宜又发了一会儿呆,才展开青卓带来的信,信是赖成龙寄来的,她托赖成龙打听东平郡王的消息,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以赖成龙的办事速度,也的确是该来信了。

  赖成龙在信里说跟着东平郡王的魏家有些动静,最近进出城有些频繁魏夫人当初可就是传宋楚宜命格谣言的罪魁祸首。

  赖成龙经过阳泉一事以后跟宋楚宜的来往越见紧密,可是行事也越发的不露痕迹,提醒也提醒得很是不明显,她知道这事儿十有**是跟东平郡王脱不了关系了,眼睛就微微眯了眯。

  陈明玉身上到底有没有东西,那东西到底有没有被东平郡王得到,看来还是得从魏家身上探听消息,她转头吩咐青莺:“叫马旺琨和马长江跟着魏家。”

  有了东西也要用,这么一大笔银子她心念一动,又吩咐青桃:“告诉罗贵一声,叫罗贵去找马三,让马三去陈家老家襄樊打听打听,陈家族里有什么动静。”

  陈老太爷当初抄家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被抄出来,银子自然是存在了别处,他这个人向来以族中骄傲自居,银钱这类东西恐怕都运回了老家。

  她没让范良娣得到这笔银子,就更不可能叫周唯琪在她眼皮子底下把这一大笔银子揽进手里,他或许以为自己拿到了印章就已经得到陈家这笔银子了,实在未免太天真。

  青桃认真记了,又问宋楚莹:“姑娘,若是东平郡王的人真的去了襄樊要取用这笔银子,咱们又当如何?您说一声,表哥那里也好有个章程。”

  跟着宋楚宜越久,经历的事情越多,青桃的胆子就越发的大了,如今提起这样的事情也能面不改色,好似说的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宋楚宜思索片刻,毫不犹豫的下了决定:“告诉罗贵,让他转告马三,不必手下留情。只要做的干净利落。、”

  来晚了,回家吃了顿年夜饭,立即又回医院来了,在医院看着满天烟花的我内心是崩溃的好想哭好气哦最后一更要晚点了,老命都用上了,等我的班轮完了能回家了一定会说话算话爆更的,你们一定不要停止爱我,爱你们么么哒,亲爱的陪伴了我半年多的你们新的一年顺顺利利万事如意,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