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30章 三十章·说明
  卢大奶奶晓得女儿不是随波逐流任人摆弄的性子,想起丈夫来不免又深深叹了口气:“你父亲他,他想来就是这个性子,当年你姑母”

  当年的事真是一下子害惨了多少人,太子并没因为的得到了卢氏就对皇后改观,更别提好好对待卢氏,一个好端端的表妹到最后竟变得连陌路人也不如,恭王就更不必了,听他去了封地就大病了一场,险些没挨过去而这一切在丈夫卢大爷看来,不过是因为妹妹不够努力不够聪明,不懂得弯腰迎合迎合太子,才造成太子偏宠范氏的结果。她想起这件事就心里寒,看着面前如花似玉的女儿,心里的无奈一点一点涌上心头:“你不知道,你父亲已经去找太子殿下了”

  卢重华有些不可置信,她好半才回过神来冷笑了一声,心里一时五味杂陈。她知道父亲是个野心大过的人,却不知道父亲还有这样糊涂的时候,来京城之前祖父就再三交代过,不要往太子跟前凑,可是他就是不听,现在范良娣刚死,太子殿下心里对皇后跟卢家的怨气正是最深的时候,他还偏偏在此时此刻跑去太子那里真是猪油蒙了心了,她看着母亲,也不想再绕来绕去些没用的了,开门见山的告诉她对周唯昭的看法:“宋六姐不仅是皇后娘娘跟姑母替太孙殿下挑的,我看他那模样,分明就是自己心悦宋六姐。他们两个人中间根本不可能插进人去了,就像殿下身边的青卓所,殿下除了宋六姐,眼里是看不见任何人的。父亲觉得我能耐,那我比之名满晋地的崔华鸾又如何?崔华鸾关系论远近跟我不相上下甚至还占优势,尚且没入太孙殿下的眼,我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叫父亲这样看重我,觉得太孙殿下会非我不可?不我能不能斗得过这位一看就不简单的宋六姐,就太孙殿下如今对宋六姐的心意,我去做个侧妃横在他们中间,不就是活脱脱的另一个姑母?到时候于我于家里能有什么好处?父亲他实在是太糊涂了。”

  她稍微停顿一会儿,又有些心烦:“何况父亲难不成不知道太子殿下对卢家已经没有半点亲情可言?这么多年来,太子可曾给过我们家一个好脸色?当初祖父派老孔护在太孙殿下身边,老孔带回来什么消息您都忘了吗?!”

  卢大奶奶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噤,那是个提也不敢提的禁忌,她连忙看了看左右摇了摇头,恨不得伸手去捂住女儿的嘴巴:“这事儿不许再提!”

  卢重华静默了一会儿,嘴角牵出一抹笑:“不提又怎么样?事情生了就是生了,这位太子殿下连亲骨肉尚且何况不过是背负着外家名声的从无来往的我们呢?祖父他把利害关系都同父亲的明明白白了,父亲却还是犯傻,他这是要把卢家跟姑母一起放在火上烤!”

  卢大奶奶有些慌张,她攥着女儿的手有些手足无措,好半才问:“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收到消息之后你父亲就去求见太子殿下了,咱们现在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卢重华站起了身,扬声喊了香兰进门替她梳妆,回头朝母亲道:“拦不住就不拦了,咱们拦不住,只好去求一求能拦得住他的人。”

  卢大奶奶有些踌躇,站在清宁殿廊下有些迈不动脚,她平时是敢同丈夫顶上两句嘴,可是要她真正坏丈夫的事,她还真是从未试过,心里有些忐忑。

  卢重华却远比她镇定有主意的多,不疾不徐的进了清宁殿,先跟皇后娘娘请过安,才抿唇看向皇后:“娘娘我父亲去找太子殿下了”

  卢皇后的脸一下子冷下来,她知道这个侄子有些急功近利,当年也多亏了他的急功近利,才促成了卢氏当太子妃的事,可是这件事到最后没一个真正沾到好处的人,卢皇后自己夜深人静的时候都时常为了这个决定懊悔不已,如今卢大爷又来这么一招,她实在是有些厌烦了。

  太子本来就厌恶卢家,对卢家怨气颇重,卢大爷还偏偏求到他跟前去,恐怕太子又要以为她是打算再用一个卢氏女来套住周唯昭,撇掉他扶周唯昭上位了。这还是事,到时候宋家听见这个消息心里又会是个什么想法?

  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却并没露出什么异样表情来,反而温声问卢重华:“听你今去了崔家?后来等到了宋六姐,都了些什么?”

  卢重华并不遮掩,干脆的应了是,把今的遭遇都了,末了又抬头坦坦荡荡看着皇后:“娘娘,臣女自幼受祖父教养长大,深知水满则溢,月满则盈的道理。卢家有您跟姑母,已经不折不扣的被戴上了外戚的帽子,族中子弟多有为此不得志者。祖父,当年先祖凭一人之力打下家业,不是为了叫子孙后代躺在女人裙带上过日子,臣女深以为然。”

  卢皇后没想到这个侄孙女儿能出这样的话来,脸上表情温和许多,笑了笑点头:“你父亲竟还不如你明白。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也不想叫卢家再受我的拖累,背着靠女人兴家的名声。”她到如今倒是真的觉得有些可惜了,没想到大哥把孙女儿教的这样好,可惜她姓卢,否则周唯昭身边既有宋楚宜这样的狠角色,又有卢重华这样通透的人,至少内宅是不用再愁的了,有这两个聪明人镇着,生不出什么乱子来。

  卢重华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人生苦短,她不想把一生浪费在一个根本不可能多看她一眼的人身上,更不想在宫里勾心斗角变成面目可憎的恶毒妇人。她如今只希望她的父亲看清楚局势,别总做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