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29章 二十九·生事
  宋楚宜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她坐在南窗下神情凛冽,好半响才冷笑了一声,回头去问青莺:“抢马车?在大街上?”

  当时周唯昭一提醒她,她就察觉到了不对,立即吩咐了马旺琨他们重新追出去,马旺琨他们做事向来都是稳妥的,几乎就没出过什么错

  青莺应了一声,轻手轻脚的替她把面前已经冷掉的茶给换了,弯下身子来解释道:“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在外面守着了,马旺琨他们追上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得手,又是在大街上,闹出来的动静太大对咱们不好,马旺琨投鼠忌器马车后来在城外被找到了,已经烧的只剩下个架子,什么都不剩,不知道他们到底找到了什么。 ”

  陈明玉的尸体被现了也没什么,毕竟空口无凭,谁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人的死跟宋楚宜有关,何况如果真是范良娣的人做的,那他们就更该知道陈明玉的死最好是半点儿风声都别传出去-----范良娣如今死了还能按照太子侧妃的规制来办丧事,可就是因为这事儿没闹出来。要紧的是,陈明玉身上的东西,若那印章真被东平郡王找到了,那才真是件麻烦事

  宋楚宜皱了皱眉头,转身走至桌旁拿了纸笔写了封信递给青莺:“叫罗贵送去给赖大人。”

  从晋中回来之后,赖成龙在建章帝跟前显然更上层楼,有些事不用她,他也知道该去关注的,东宫生这么大事,他作为锦衣卫之,没理由半点风声都收不到。

  青莺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又转身进来,跟她青卓送了信进来,是卢姐已经被送回宫里了,并没摔出什么毛病来,也并没生气,还日后要再寻机会同宋楚宜好好聊聊。

  宋楚宜挑了挑眉,她只来得及见见这位卢姐,可是若论交情还真谈不上,何况以卢家人的心思,对自己这块绊脚石应该是视为眼中钉才是,可这位卢姐却对自己没半分敌意她想着,也就笑了笑,只要不是来同她抢夫君的,聊一聊也没什么要紧。

  只是卢重华自己不想抢,却有人非得逼着她去争去抢,她才回宫跟皇后姑母请完安,没过一会儿她母亲卢大奶奶就进来了,见面先问她今出宫去做什么。

  她捧着一卷书正要翻开,闻言就又把书搁回了原处,敛了笑意回头看着她母亲,似是有些不解的反问了一声:“母亲若是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怎么会这个时候还巴巴的进宫来?”

  虽皇后姓卢是卢家人,可是也没有三两头不断的让娘家人进宫来的道理,卢大奶奶来的着实有些太勤快了,卢重华皱起了眉头,轻轻叹了口气。

  卢大奶奶脸上有些做火烧,她知道女儿向来聪慧,强挨了心里的羞恼,她往前几步拉住了女儿的手,抿了抿唇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那你知不知道,今赐婚宋六姐的旨意已经颁下去了,如今宋六姐已经是太孙妃了,钦监跟礼部如今已经开始”

  卢重华眉头拧起来,喊了一声母亲,见卢大奶奶住了嘴愕然朝自己看过来,眼里闪着剔透的光:“母亲以为我是去做什么的?讨好那位之骄子的表兄的?”

  卢大奶奶脸上的愕然之色就更重一些,她以为女儿被丈夫和婆婆通了,是跟丈夫一条心的。

  卢重华垂下头,眼里透出些寒意:“我以为母亲跟父亲是不同的,父亲一再教导我往上爬的时候,母亲向来都不吱声”

  卢大奶奶欢喜的笑起来,澳门赌博网站:似乎是放下了心头大石,她拉着女儿在榻上坐下,缓缓舒了一口气,语气里都染上了几分喜气:“你父亲那里,你晓得我是无能为力的”卢大奶奶先完这一句,才重新抬头看向女儿:“内宅的事有你祖母作主,外头的事都取决于你的父亲。就连你祖父的话,如今你父亲也不大肯听了他想你当太孙妃,觉得自己没能成功跟太子绑在一起,就要跟太孙绑在一起,不能放过太孙这样奇货可居的人物。可是我,我自然只想你过的好,你父亲糊涂,我不糊涂,宫里是个什么去处,我清楚的很。”

  卢重华微笑起来,拉住母亲的手晃了晃,带着亲昵跟亲近把头靠在她肩上:“所以皇后娘娘跟姑母都选了宋六姐要起来,咱们家的女人们可比父亲大人想的透彻多了。现如今这样的情况,父亲居然还做着要把我塞给太孙殿下的美梦,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为了卢家跟太孙好,还是为了叫太子更厌憎咱们家和姑母一层。”

  她到这里,忍不住又叹了声气,为自己父亲的固执有些无奈:“是不是父亲听见了什么风声,逼着您进来教导教导我,好让我去皇后娘娘跟太子妃娘娘那里哭上一场?”

  都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想事情还不如自家哥哥?太孙妃的位子要是靠着这一点亲情一场哭闹跟挑拨就能到手的,那这世上的事也太简单了。

  她这话语气并不恭敬,甚至还带着一点儿嘲讽的笑意,卢大奶奶拍了拍她的手看了她一眼,才有些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前阵子我已经把太子妃跟皇后娘娘的意思都告诉过他了,可他听不进去现如今木已成舟,他也不肯死心,还想着娥皇女英的念头”

  卢重华的眉头皱的更紧,几乎成了川字,父亲的这个想法着实是可笑得叫人哭笑不得,娥皇女英,亏他怎么想的出来。

  她目光炯炯的看着卢大奶奶,轻声问她:“那母亲您呢?您有没有这个意思?”

  卢大奶奶立即摇了摇头:“娥皇女英,这算是什么事儿何况太孙妃已经定下来了,莫不成去当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