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28章 二十八·转折
  钱应立即听出了东平郡王对太子的不满,他皱了眉头紧盯着东平郡王,声音少见的有些急切:“郡王殿下切忌这样想!”他见周唯琪朝自己看过来,叹了一声气:“您要知道,眼前的得失并不能决定什么,最后的胜负才最要紧。 太孙殿下再受宠爱,只要太子殿下活着一日,圣上也没有越过太子殿下直接扶上去的可能-----下人也不会允许的。”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重新抬起了头的东平郡王,字字铿锵:“既然如此,只要太子殿下活着,就是您最大的倚仗跟幸运了。您还怕什么呢?现如今太孙殿下得到再多又如何?圣上能给他的,远远不如太子殿下能给您的多。您得分得清轻重缓急”

  周唯琪靠在椅背上,这些日子以来的疲累跟惊惶叫他的思维都比平常慢了些,如今听钱应这么,他过了半才算是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利害,顺着钱应的话点了点头。

  这就是这位郡王殿下的好处,他或许并不如何绝顶聪明,可是他听得进去旁人话,这才是最要紧的,钱应缓缓舒了一口气,继续语重心长的劝导他:“现如今太子殿下也难过,相比较起您的愤怒,他还更愤怒不知多少倍。趁着这个时候,您正该好好的安慰您的父亲才对,他刚失去了一个深爱的良娣,您刚失去了最亲的母亲,现如今您们是最亲近的人”

  钱应的话音刚落,外头就又响起敲门声,钱应出去了一会儿,带着些欣喜进门来,迅掩上了门,连声音都拔高了一些:“殿下!”

  周唯琪被他吓了一跳,略带诧异的挑了挑眉,随即就想起派去盯梢的人,立即提起了精神:“怎么样?有消息回来了?”

  进来的是魏延盛,他因为魏夫人做的蠢事,在在周唯琪面前很是没脸了一阵,平时话都不敢高声了,此刻却红着脸,眼睛直视周唯琪,带着些兴奋喊了一声殿下,就颤声道:“钱长史的对,我们等在外头守了整整六七,总算是有了收获。就今,有辆马车在宋六姐的车架之后就进了这座宅子可那宅子被守的密不透风,我们并不知道里头有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没过一阵,那辆马车就又出来了那马车转了两条街,宅子里就又追出来人,我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觉得肯定有些猫腻,带着人抢了马车不过您放心,没露出痕迹,我们都蒙着脸呢,那地方又本来就龙蛇混杂”

  钱应跟周唯琪都没耐心听他这样语无伦次的长篇大论,皱了皱眉打断他:“那马车里果然现了不对劲?是什么?”

  魏延盛的脸有点儿红,昂着脖子万分骄傲:“是具尸体是个女孩儿的尸体,良娣娘娘从前叫我安排人去办事儿的时候,给过我画像我没认错,就是那位陈姐的尸体!”

  果然!周唯琪目光阴鸷,浑身上下都散着寒意,杀气腾腾的看了魏延盛一眼。钱应得对,前脚宋六在花宴上跟卢皇后聊了一阵,后脚皇后就动了杀她母亲的念头,这事情怎么看都跟宋六脱不了关系,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魏延盛眉眼高低还是很看得出来,见周唯琪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也不敢再其他的,控制好了语气心翼翼的告诉周唯琪:“马车已经扔了,上头我们都翻遍了,并没找出什么来。可是在那陈姐脖子上现了根链子,链子上头还缀着一个像印章一样的东西”

  周唯琪跟钱应对视了一眼。立即就站了起来,立即打断了魏延盛的话:“那根链子在哪里?!”

  魏延盛从怀里心翼翼的掏出用帕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来,当着钱应跟周唯琪的面把布包打开,上头赫然躺着一只长方形的拇指大的半截黄田玉制成的印章。

  周唯琪捏紧了拳头,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几步上前亲自接了那只印章握在手里,激动过后有些茫然的看向钱应。

  钱应也同他一样激动,这半截印章可是二十多万两银子啊!他勉强压下心中激动,冲着周唯琪点点头:“收起来吧,殿下。”

  见周唯琪把东西收起来,钱应又转头看向魏延盛:“尾确定都收拾干净了?这可是在京城,外头的事宋家尚且有能力插手,这京城可更不能掉以轻心。你以后行事,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心警惕,交代你手下人也一样。这次经手此事的,你都好好料理干净,务必一点儿破绽也不能留!”

  魏延盛看他面色严肃语气也带着警告,忍不住凛然应了:“您放心,这回绝对没再出什么篓子!”

  范良娣就是因为这二十万两银子死的,要是卢皇后知道周唯琪在范良娣死后还对这笔银子念念不忘,而且直接插手,周唯琪的处境只怕会更差上一层。何况还有宋六姐钱应想到宋楚宜,不免心里有些烦躁,这个宋六姐是个太难对付的角色,偏偏她如今还要嫁给周唯琪的敌人,从此以后两方除了一战到底,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惹上这样麻烦的敌人,还真不是件叫人开心的事儿,总得想想办法就像范良娣出事周唯琪能很快连证据都不用就怀疑到宋楚宜身上一样,宋楚宜丢了陈明玉,也会立即就怀疑到周唯琪身上她现在已经是圣上亲自下旨钦定的太孙妃,跟卢皇后然站在了同一阵营,就怕她又去卢皇后跟前些什么而卢皇后既然会顺着她的意思冲范良娣下手,对她的话恐怕也是深信不疑

  钱应紧皱着眉头在屋里走了几圈,缓缓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