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二十四·自戕
  夏天的湖水并不凉,被太阳晒得久了,湖面上的水都带着一层淡淡的温热,可陈明玉的那双眼睛,却结结实实的叫轻罗打了个寒颤,她不敢耽搁,迅速把人给拖到了岸边,由先上去的青莺跟含烟拖了上去,这才回头去拽陈明玉。

  她倒不是真的想救陈明玉,这个小姑娘把人推下水了还不算,还非得扑腾下来再补一刀这个人是来想把推下水的人按着沉在湖底的小小年纪,这心思也忒恶毒,轻罗虽说一路上也见识了不少各式各样性格的人,如今也仍旧被这跟自家姑娘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吓了一跳。

  吓归吓,这是自家姑娘要的人,她忍着心里的嫌弃,三两下制住了还要再扑腾的陈明玉,费尽力气才算是把挣扎不休的她给甩到了岸边,等上岸的时候,饶是功夫不错的她也嘴唇都青紫了,看的含烟心惊肉跳的。

  陈明玉躺在大太阳底下,这样强烈的光直直的朝着她的眼睛投射过来,叫她连眼睛也难睁开,她艰难的咳出了几口水,头发狼狈的贴在额头上,正不停的往下滴水,可如今她尚且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狼狈不狼狈的,回头朝才刚被救上来的人看过去,嘴角噙着一抹快意的笑虽然没能杀死宋楚宜,可总算叫这个不可一世总是高高在上的伯府小姐付出了代价瞧,现在她们都一样是落水狗,都是平等的。

  可等她的视线一触及到迅速被人用披风罩住了的人的脸时,眼睛就立即瞪大了躺在那里的,分明背影瞧上去很像的,被她亲手推进水里的,居然不是宋楚宜!不是宋楚宜?!那会是谁?!她昏昏沉沉的坐起来,浑身上下湿答答的往下滴着水,配合着她如同见了鬼的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渗人。

  陈姑祖母已然是被这一幕吓呆了,半响才茫然失措的朝她走过去,蹲下身子问她:“明玉,你这是你这是在做什么啊?”明明在路上都商量过了的,这些人既然救了她们,就一定是有目的,到时候问清楚了,跟人家把条件谈清,说不得还能得个好结果可是明明说的好好的,陈明玉却忽然变卦了,不仅忽然变卦,她还一来就想杀人陈姑祖母跟她相处这几个月,也教导了她几个月,从不知她竟还有这样狠辣的一面。

  陈明玉摇摇头,胃里翻腾一阵,又呕出些酸水来,呆呆的看着一行丫头婆子迅速把人给抱走了,目光直愣愣的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得到消息赶过来的宋楚宜惊得目瞪口呆,着实没料到陈明玉还有这一招这位陈姑娘的心思真是跟正常人有些不同,平常人到了这个时候,总要收敛起自己的脾气,藏好自己的尾巴,有多少不甘心都要为了活命而掩藏好,她一直以为陈明玉算是自制力不错的,现在瞧瞧,这位陈姑娘的性子还真是叫人有些吃惊。

  青卓看看宋楚宜,又看看陈明玉,最后再看看自家太孙殿下,心里念了句佛幸好摔下去的不是宋六小姐,否则殿下肯定要把他给吃了。

  他现在还记得当初在天水镇的时候,宋六小姐落水了自家殿下那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这要是掉下去的是宋六小姐,保不齐自家殿下当场就要杀人。

  陈明玉就是在这样晃眼的阳光里看见了并肩而立的周唯昭跟宋楚宜,明明宋楚宜比周唯昭矮了大半个头,可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确说不出的默契与般配,她怔怔的看了一阵,忽而觉得悲从心来,她连最后这个绊子都没能给宋楚宜绊住一跤,着实是失败的很。

  微风摇曳,不知道哪里来的桂花香飘满了整个院子,周唯昭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回头看着宋楚宜:“你先前还不是还担忧怎么处置这位陈姑娘吗?现在看来,不必费这个劲了。”

  他自认为还算得上是一个不是很坏的人,心肠也没硬到不能容人的份上,可是就在刚刚那一刻,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如果不是他临时把宋楚宜叫到隔壁,澳门赌博网站:现在在水里的就不是等他们的卢重华,而是宋楚宜了。

  谁捅他一刀,或许他还能有闲心问问心情,就如同师傅常数落他的那样,他的确是个心肠硬不起来的人,可是谁要是碰到宋楚宜身上,不行。

  他脸色一点一点沉下来,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见宋楚宜朝他望过来,上前一步挡在她跟前,沉声吩咐前头的青卓:“把她交给老孔,叫老孔处理。”

  宋楚宜没有意见,她着实对处置陈明玉没什么兴趣,她先前还忽然抽风犯了恻隐之心,想着要不要留她一命,可现在看来,这位陈姑娘逮着机会就肯定要反咬她一口的,这样的后患,还是不留的好。

  青卓高兴的唉了一声,顿觉自家主子还是聪明的,这个时候就该献殷勤的啊,可千万别说什么饶了之类的话,这种心肠狠毒的人,饶了这一次,恐怕还有下一次,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陈明玉抿着唇,分辨不出远处的宋楚宜跟周唯昭到底在说什么,可是周唯昭看着宋楚宜的目光,她却是看得见的黏腻得叫人想看不出来他的心思都难。

  她冷笑了一声,拔出簪子对准了自己的脖子,用尽力气狠狠地捅了进去。

  她是陈阁老的嫡孙女,自幼万千宠爱在一身,她本该什么都有,她本来什么都不比宋楚宜差,她的命不能掌握在宋楚宜手里,她的生死不能由宋楚宜来决定。要死,也是她自己甘愿赴死,而不是周唯昭讨好宋楚宜来送她去死她最后看了一眼宋楚宜,死死地瞪大眼睛倒在血泊里她要用这双眼睛好好看看,看宋楚宜的下场,看看少了自己这个证人,宋楚宜还怎么扳倒范良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