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22章 二十二·重华
  三节之一的中秋自来为人所重视,澳门赌博网站:各地藩王的来使都已经齐聚京城,作为礼部员外郎的宋仁忙的脚不沾地。晚间回了家时换了衣裳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书房,恰好听见宋老太太冲宋楚宜说的那一句长宁伯府就是你的后盾的话,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这个侄女的能耐这么些年来已经展现无遗,他要是宋家的当家人,也愿意把宝压在这样聪明的人身上。

  他喝了一口茶缓了缓,才告诉宋老太爷:“礼部已经开始准备太孙妃的金冠金印跟玉碟了......想必是要趁着中秋前后把人选定下来。”

  屋子里一时有些安静,隔了一会儿宋老太爷才点了点头,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早在预料当中,如今这景况,还是要打起精神来走好每一步路才是最要紧的。

  天晴了,一轮只缺一个角的月亮高高挂在半空,映着府里新移种来的桂花,已经有了几分往年过中秋的喜庆气氛。

  宋楚宜才回了关雎院,宋琰后脚就到了他跟着清风先生最近天天在京城走街串巷的玩,险些累断了腿,回来先去宁德院请过祖母的安,现在就往宋楚宜这里来了。

  宋楚宜见他虽晒黑了些,可是精神头却比往常好了许多,也不由夸清风先生一声:“天天叫他这样带着你东奔西跑,见识炼出来了不说,连身体也结实了,不错不错。”

  宋琰就苦笑,摇头挨着宋楚宜坐下来,接了青莺递上来的凉茶喝了一口,顿觉通体舒泰,这才抬头看着宋楚宜:“姐姐,范良娣死了?”

  宋琰不傻,相反,他本来就是个聪明孩子,这几年跟着宋珏和宋程濡进出理事,朝里的事跟市井知识都学了一些,旁门左道也精通的很了,再加上清风先生见识不凡,他如今越发比从前精进,上次陈老太爷在金陵算计他的事,他知道是为了宋楚宜来的,而调开宋楚宜却又是冲着太孙去的,除了范良娣也不做第二人选。如今范良娣死了,宋琰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姐姐:“东平郡王只怕会怪罪到咱们家身上。”

  清风先生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动手杀范良娣的明面上看不出一点儿宋家人跟宋楚宜的影子,可是到头来,变数就是出在宋家身上,加上东平郡王如今力量不够,既不能跟皇后娘娘直接翻脸,也不能去找周唯昭的麻烦,那迁怒在宋楚宜身上,就是很自然的事了。他有些担忧。

  宋楚宜摸了摸他的头,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欣慰,她从前一心挂念的,唯一担心的弟弟,如今终于长成了现在的样子聪明能干,又从不缺乏正直善良,知道用手段,却从来不会不择手段,这样最好不过了,天上的母亲看见了,心里也该是开心的......

  “就算没有范良娣的事,我们跟他们也原本就是水火不容。”宋楚宜笑了一声:“区别只在于如今我们还更掌握一些优势罢了。”

  范良娣必须死,越早越好,这个女人的破坏力实在太大了,中秋过后眼看着就是年了,今年本就是藩王三年一次的进京朝见,到时候恭王鲁王肃王入京,还不知道会生出些什么事来,再放着范良娣活着,宋楚宜自己也不安心。

  宋琰点了点头,他跟清风先生其实已经商量过这个问题,知道宋家若是选择了站队太孙,这就是无法避免的敌人,也就不甚当回事。他如今更关心的反而是旁的问题,譬如说卢家横空出世的这位嫡长女:“那卢家的那位卢姑娘呢?她这个时候进京,恐怕目的不纯吧?”

  说不上什么目的纯不纯,此表妹非彼表妹,卢重华跟崔华鸾不大一样,她可没有从小在龙虎山碰见太孙的经历,对太孙殿下根本称不上什么爱慕不爱慕。

  她来京城,不过是因为父母跟家族要她来京城罢了,心里其实是不大放在心上的。

  就是因为太不放在心上,她的乳娘险些急白了头,卢嬷嬷往前走了几步,有些头疼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家姑娘,求神拜祖宗的求她去同太子妃多亲近亲近,话还不敢说的太重了,生怕这位姑奶奶恼了:“您跟太子妃是亲姑侄,自古以来姑侄就是亲的。太子妃娘娘跟大奶奶关系也向来极好,往年娘娘还未出阁的时候,还是大奶奶带着她学着当家理事......我的姑娘唉,您年纪也差不离了,该学学眉眼高低人情世故了,大爷他......”

  卢重华一听见父亲的名号就忍不住皱眉,她自幼看戏看的多,知道皇宫不是那么好呆的,何况她祖母去世之前,也一直念叨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把宝贝女儿嫁给了皇家,以至害了宝贝女儿一辈子。

  既然姑母贵为太子妃尚且还过的不如意,那她这个姓卢的太孙妃又能好到哪儿去?更何况她才刚刚在姑祖母的宫里见了太孙表哥一眼,长得的确清俊非常,也的确是人中龙凤,可是那又如何?人家根本连正眼也没抬起来瞧她这个表妹一眼,其中含义不是已经自知了吗?为什么还要凑上去自取其辱?

  何况太子妃姑姑跟皇后姑祖母若真是有叫她当太孙妃的意思,前几天的花宴就不会处处都捧着那个宋六小姐了。

  卢嬷嬷说什么学眉眼高低,依她看来,卢嬷嬷自己才需要学些眉眼高低。还有她父亲,着实是太贪心了,她合起手里的书,想了一回出一回神,忽而又笑起来:“旁的不说,嬷嬷说的有一点倒是叫我有些兴致,我想瞧一瞧这位宋六小姐。”

  卢嬷嬷一时没回转过来,等回转过来还以为这位姑奶奶是开了窍,想跟宋六小姐争个高低,登时松了口气:“姑娘蕙质兰心,比谁都比得,何必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