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21章 二十一·后盾
  范良娣大小也是个侧妃,还是众所周知的太子的宠妃,太子令人给她做了几天法事,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驸马忍了再忍,回来还是忍不住同荣成公主提了提:“不过是一个侧妃,没听说过还有闹这一遭的......”

  这分明就是在跟皇后娘娘和卢太子妃过不去,荣成公主当着自己丈夫跟镇南王夫妇也忍不住叹气:“拿他没办法,母后说也说了骂也骂了,他还是这么着,能怎么办呢?”

  镇南王抚着胡子看向荣成公主:“公主问过娘娘没有?怎的忽然就起了除掉范良娣的心思?”

  除范良娣的心思一早就有,连镇南王自己也觉得这个祸害不好再留,再留着范良娣,东宫迟早就要毁在这个不知深浅又野心勃勃的女人手上。可是之前皇后一直下定不了决心,怎么忽然就开了窍了,还做的这么干净利索,几天的时间,就把人给弄没了?

  荣成公主自然是问了,这么大的事,她也不傻,当然知道里头有缘故,一出事就进宫问了卢皇后,如今听镇南王问,她就把缘故说了,道:“她的手越伸越长,唯昭的事情才过去多久?菜市口的血腥味还没散尽呢,她就好了伤疤忘了疼,自以为有太子的护持而变本加厉,还敢派人去截杀陈明玉,拿回她许出去的庚帖还有可以调动陈家那笔银两的印章。这心思也忒恶毒了些,这些且不论,她不该撺掇着叫东平去做这事儿,好好的孩子都被她勾引坏了.....”

  说什么兄弟情?天知道大范氏这么多年究竟灌输给了周唯琪多少恶毒的想法,难怪这两兄弟从来就没有亲近过,卢皇后虽然不好怪责孙子,可是心里对范良娣的厌恶自然更深一层,这样野心勃勃的女人留着,刺杀周唯昭的事情就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次,永无止境。

  镇南王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了一眼眉头紧皱的两个儿子,再看看自己丈夫,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疯了......她这是牝鸡司晨......”

  这事儿要是被有心人发现,传出去就是攻讦太子跟东宫最好的理由,太子也是疯了,才会因为这种女人跟皇后和太子妃闹成这个模样。

  镇南王点了点头,说不上心里对太子是什么感受,竟头一次觉得太子身子弱也有身子弱的好处,身子弱,就不能活那么长......他闭了闭眼睛,跟大儿子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且看以后罢,不看别人,也看太孙呢。

  宋家也同样聚在一块儿说这事儿,宋老太太刚进了趟宫,摇了摇头道:“太子着实糊涂。”

  这是在自家,都是自家最亲近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宋老太太也没避讳:“这样的人,死了不就死了?他居然还去皇后娘娘殿里闹了一场,闹的动静还不算小,听说圣上都亲自过问了......他就不怕圣上问出些什么来叫他吃不了兜着走?为了个女人,人不人鬼不鬼的,成何体统?”

  宋楚宜要嫁周唯昭,上头压着个这样拎不清的难伺候的公公,着实叫宋老太太发愁,她看着宋楚宜,又有些庆幸:“好在小宜没亲自沾手,否则以太子这糊涂劲儿,恐怕第一个就要反对这门亲事,收拾了小宜了。”

  宋楚宜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太子对范良娣之好,总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又不合常理他当了这么多年太子,虽说身体弱又受掣肘,并没领多少实差,可他到底是把这个位子坐稳了自古君权跟太子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微妙,其实太子从前那副样子就最好,极仁厚宽容,又不过分插手政事,对皇权的渴望一点儿也没露出来,对皇帝跟其他兄弟们也算有孝心跟仁心,并没可以指责的地方,他也就是靠着这些看起来不着眼其实却完完全全戳中了帝心的品质站稳了脚跟,既然有这样的心机,他怎么会宠妾灭妻到这个地步?

  不说别的,卢氏家族既是皇后跟太子妃的母族,也是他的外家,他完完全全可以把卢家收归己用,他都没做,明哲保身不沾尘哀到了这个份上的人,真的会是个色令智昏的人物吗?

  她把这个疑问同宋程濡说了,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孙女儿实在有些想不通......”

  宋程濡也早就思索过这一点,他看着孙女儿叹了口气:“祖父也总觉得,太子殿下这些年来宽厚仁慈的美名,都是有人在前头替他当靶子的缘故。”

  一句话就切中了要害,宋楚宜不由有些不寒而栗。

  若真是如她跟祖父猜的那样,那太子就绝不是个简单的宠幸范良娣而百般纵容的,那个有些糊涂的太子殿下,恐怕没人比他更精明了。

  可他若这么精明,那没理由不知道范良娣的所作所为,而知道范良娣的所作所为还不阻止,并且三番两次的伸手拉范良娣一把......

  宋楚宜觉得细思恐极若真是如此,太子殿下根本就没把周唯昭放在心上,这个儿子对他来说是真的可有可无......

  宋珏的脸色一时很不好看,他从前觉得周唯昭不受宠,怕宋楚宜嫁过去了受委屈。可如今他还怕宋楚宜嫁过去会送了性命这猜测实在太叫人胆寒了。

  反倒是宋老太爷想的开,他看了宋楚宜一眼,轻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到底是不是,迟早要知道的。”

  宋楚宜如今当太孙妃的事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至此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宋楚宜既然已经上了太孙的船,宋家也不会临阵脱逃。

  宋老太太目光沉沉,把宋楚宜揽在怀里,点了点头:“你祖父说的很是,走一步看一步罢,不管怎么样,长宁伯府就是你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