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17章 十七章·白绫
  代价?大范氏做什么事,都没想过要付出代价,她自小就已经学会了凡事都往最坏的方向做打算,然后往最恶毒的地方使心机,把人整死了,把首尾收拾干净了,还要付什么代价?旁人常念叨的那些什么因果循环善恶报应,在她这里通通都是不存在的。她厌恶谁,谁挡了她的路,就该死,这向来是她毕生的信念,不管是谁,从无例外。

  周唯昭既是嫡又是长,分明不受太子的喜欢可是就是因为有个姓卢的祖母跟母亲,地位稳如泰山,挡了她儿子的路,这样的人不该死?!

  她怔怔的抬头看着皇后娘娘,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冒出了一句话:“就算不是我,这事也会有别人来做的”她双眼紧紧盯着卢皇后,眼里闪着莫名的光:“以殿下对您和卢家的厌恶,这事儿就算不是我来做,以后他也会做的”她幽幽的吐出一口气,似是丝毫没有察觉到陡然冷下来的气氛,声音飘渺如鬼魅:“您瞧,我动了手,还能活到现在,殿下还为了我跟您吵了一架这不是很明白的事情了吗?”

  卢皇后有一瞬间心猛地提了起来,她半点表情也没露出来,目光对上范良娣的,也只是冷笑了一声:“那你尽管试试,看看有没有这一天。”

  她说完这话,立即就冲旁边的谢司仪挥了挥手,谢司仪从台阶上走下来,双手捧着一只托盘,上头摆着范良娣从前也很喜欢赏赐给旁人的东西白绫跟一壶酒。

  范良娣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眼睛,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站起身来,仿佛有些不可置信她是怕皇后,刚才皇后说的话还有陈家的事情也的确叫她觉得情况危急,可她并没想到皇后会要她的性命太子那一关,皇后打算怎么过呢?

  她这么想,也就顺势这么问出来了:“杀了我,娘娘能跟殿下交差吗?殿下不会罢休的他只会更厌恶您,更厌恶卢氏,更厌恶太孙!”

  这是事实,可事实是卢皇后宁愿叫太子的厌恶更深一层,也不愿意再留着这条随时可能把所有人都不顾一切的咬死的毒蛇,她目光冷然的看着范良娣,居高临下的朝她抬了抬下巴:“你自己选一样吧。”

  范良娣到了此时此刻反而冷静下来了,她目光怨毒的抬眼看向皇后,伸手把谢司仪受伤的托盘打翻,一把擦了脸上的眼泪,昂着头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我等太子来,殿下若是叫我死,我就死否则,娘娘到时候与殿下母子情分都断了,儿媳岂不是做了罪人?”

  卢皇后并未发怒,她站起来,头上凤冠熠熠生辉,映衬着她的面容,显得格外雍容,她往下走了几步到了范良娣跟前,目光鄙视着她:“就凭你,也配做本宫的儿媳?本宫的儿媳是正经从崇安门抬进来的,你是什么东西?”

  范良娣退了两步,不知不觉背已经抵上了大殿里的柱子,她警惕的看着皇后,沉甸甸的心已经快要负荷不住自己的心跳。

  卢皇后耐心用尽,逼近几步冷漠至极的看着她:“本宫向来仁慈,想必你就真的当本宫是仁慈了你以为本宫怕你买凶勾结皇觉寺的事叫圣上知道?”

  范良娣偏头看着她,眼里隐约有泪光和恐惧交杂。

  “你需知道,这世上有四个字叫做断尾求生。”卢皇后的声音放的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已经是低的只能叫范良娣听见,她看着明显已经沉不住气的范良娣,声音越来越低,语气却越来越冷厉:“放着你,继续来挑拨他跟太子妃和太孙的关系?留着你让你继续因为你的贪心把东宫随时置于危险境地?你是不是把你自己想的太无所不能,把本宫想的太蠢了?”

  范良娣后头哽咽,求饶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皇后的威胁就已经响彻在了耳边。

  “你试试看,今天你若是不死,本宫会不会把范氏一族跟你的儿子推出去”

  皇后眼里闪着光,看着范良娣,眼睛里带着无限嘲讽:“本宫是在乎太子,可是就像你说的那样,要是他一直恨着本宫,不知道好歹,这样的太子,本宫生了养了有什么用?百年之后,本宫还能指望他给本宫养老送终?你需知道,本宫除了他还有嫡子,还有嫡孙”

  范良娣被卢皇后这番毫不遮掩的话惊得目瞪口呆,这些年来卢皇后对太子如何忍让如何百依百顺她一直看在眼里,她一直以为卢皇后是不会对太子的任何要求说不的,也一直以为卢皇后的容忍没有限度,可是现在卢皇后明明白白的说了她是有别的选择的

  不她有些慌乱,脑子混沌的厉害,可是同时却又异常的清醒,卢皇后说得对,要是狠得下心,恭王跟周唯昭都是可以上位的她能不在乎娘家范氏一族的死活,可是她的儿子呢?范良娣怔怔的想,她的儿子呢?

  她这一世唯一一件完完全全拥有的,属于她的永远都不会背叛她,永远不会冷落她的儿子呢?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前程尽毁

  “想清楚了吗?”卢皇后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在她耳边响起来:“在你儿子家族跟你自己的性命中间里选一样,明天这个时候,本宫若是听不见你的死讯,你会先看见你儿子的下场你或许还不知道,派去刺杀那对祖孙的人里有活口,如今在本宫手里。”

  范良娣不敢赌卢皇后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跟带着卢家血脉的周唯昭比起来,同样是孙子的周唯琪在她心里,从来就比不得,虽然以往她对周唯琪也算宠爱,可是说不定这回因为对她的厌恶,真的就连带着连她的儿子也不待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