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16章 十六章·发难
  天气闷热的厉害,自从酷开入秋以来,京城还少有这样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时候,范良娣看着天边浓墨一样乌压压的云,略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里的团扇:“要下雨了。”

  空中时不时传来几声雷鸣,连翘木勺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身后半步的地方缀着,房嬷嬷先笑了:“是啊,这阵雨下来,差不多就要转凉了,这天气闷的人怪难受的。”

  可等范良娣到了清宁殿,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喘不过气,她给皇后行了礼,皇后头一句话就是问她:“皇觉寺的首尾,太子替你处理干净了,你好本事。”

  范良娣虽受宠,却尽量少在皇后跟前露面卢皇后姓卢,跟太子妃是一个姓,会偏向谁不言而喻,她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人,自然是能避则避。而就算有什么挑拨皇后跟太子关系的话,她也是私底下跟太子吹的枕头风,并招惹不到皇后,这还是头一次,皇后把事情摊开来,明明白白的摆在她跟前。

  她还以为皇后娘娘叫她来是为了她儿子的婚事,却没料到皇后娘娘的头一句话就是说皇觉寺的事儿,心里头咯噔了一声,她几乎是本能的顺着椅子滑落到了地上,双膝跪地,略带惶恐的垂头看着地上铺着的厚厚的一层羊绒地毯。

  她一直知道皇后跟太子之间的关系疏远,也知道这对母子不似寻常母子那么亲近,因此她也很擅长利用这一点,利用太子来避开皇后娘娘的掣肘和责难,皇后娘娘兴许看出来了,也兴许是不想太子为难,也并不曾把她放在眼里,给过她什么难堪她觉得脑子混乱成了一团,不知道为什么皇后会在这个时候专程提起这件事,浑浑噩噩的捏紧了拳头,连看也不敢抬头看一眼皇后,眼睛里模模糊糊的看什么都透着光晕。

  大殿里静的落针可闻,范良娣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粗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她等了许久,就是等不到皇后开口说第二句话,终于有些慌了,急急忙忙的喊了一声:“臣妾不敢”

  卢皇后极轻极轻的冷哼了一声:“不敢?本宫看你不仅敢,胆子还越来越大,你是不是觉得,本宫碍着太子,拿你没有办法?”

  皇后的语气一直既平淡,这种平淡却并不能叫范良娣的紧张减轻一些,她是知道的,有些人越生气的时候,情绪就越冷静,她接连摇头,脑子终于在这这个时候转动起来了,鼓足了勇气仰头看着皇后:“臣妾臣妾也只是一时糊涂”

  皇后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转过了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一时糊涂?不尽然吧一时糊涂,有晋中那一件事也就够了,搭上了你一个亲二哥你都没有收手,你跟我本宫说你是一时糊涂?我看你再清醒不过了”

  卢皇后的话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捶在范良娣心上,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的厉害,脖子上的青筋都冒起来,梗着脖子终于察觉到了不对皇后不是来发难这么简单的就像她之前以为自己安全了,就是因为皇后半点反应都没有,这件事只要太子不追究了,皇后这边又装聋作哑没有反应,那过去也就过去了,就算大家都心照不宣,可那也是东宫内部的事儿,不说开,就能当没发生过,大不了她以后少来皇后这里露脸

  可是如今,皇后毫不避讳的把事情摊开来放在明面上说,这是想做什么?她趴伏在地,额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渗出来,终于觉得心慌。

  “你是根本没把本宫放在眼里过吧?”皇后的语气自始至终都没带一点起伏,看着她的时候目光也没有一点儿情绪,冷淡得好像是在看这殿里的任何一座摆设,冰冰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然后下一刻,皇后娘娘的语气陡然冷厉起来:“你觉得只要哄好了太子,本宫本来就跟太子关系不好了,绝不敢跟太子闹翻,来动太子的心肝宝贝,是不是?”

  最后的那句是不是简直把范良娣的心肝脾肺肾都震得抖了一抖,她至此才发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膝行了几步想要去抱皇后的腿。

  皇后冷笑了一声,抬腿就把她给踹翻了,伸手从旁边小几上抓过一张薄薄的纸,连同上头的镇纸一同砸在范良娣的脸上:“不得不说你猜的很对,本宫一开始的确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太子为了你在本宫这里吵了一阵,本宫几乎都要妥协了。可你偏要往死路上走!来,你看看这是什么?!”

  范良娣泪眼模糊的目光终于有了焦距,慌乱的盯着信扫了一遍,也只需要这一遍,她的心脏就就好像整个被人揪住了挤做了一团。

  “认不认识这字?不认识?这上头的落款总认识的吧?”皇后笑了一声,语气里含着无限嘲讽:“当初你还想着要这个丫头做你的儿媳妇呢,你忘了?转眼就能为了二十万两银子要了人家性命陈老太太在地底下估计要冤屈死了,二十多万两银子,连她孙女儿的一个前程都买不到不知道她能不能闭眼,恐怕如今她就在你旁边看着你呢”

  范良娣觉得骨头都泛着疼,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讷讷的喊了一声:“娘娘”卢皇后不是太子,她在卢皇后跟前根本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

  “本宫从第一眼见你,就并不喜欢你。”卢皇后目光冷漠:“太子觉得你笑靥如花惹人喜欢,我却觉得你瞧你妹妹的眼神如一头豺狼,让人害怕。事实果然如此你想想,这么多年,有多少人是死在你的手里?你当时有没有想过,做这些事,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