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14章 十四章·捅破
  卢皇后知道宋楚宜这个小姑娘有些不同凡响,跟旁的小姑娘不大一样,可她不知道宋楚宜跟其他姑娘不一样到了这个地步,她轻轻蹙着眉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宋楚宜,清宁殿里的气氛几乎是霎那间就冷了下来,她咳嗽了一声,推开了谢司仪递上来的茶,冷然问她:“你早知道这事儿跟范良娣和东平有关?”

  她知道宋楚宜跟周唯昭共患难,可她并不知道宋楚宜竟然也知道幕后主使是范良娣。她真是老了,她想,周唯昭不止一次跟她说过的,宋楚宜在晋中开始就帮他良多,他向来不会说谎,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她早该想到,周唯昭既然说宋楚宜帮了他许多,就是真的帮了他许多。

  宋楚宜毫不畏惧的迎着皇后的目光点头:“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太子殿下并没有处置良娣娘娘的打算”她低头冷笑了一声:“恕臣女直言,我并不懂太子殿下心里是如何想的。”

  皇后从来没敢去问过周唯昭恨不恨他父亲,她想,人非圣贤,虽然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可是天下真的有些父母是不值得子女孝敬的,旁人是不是她不知道,可是太子,他实在是太不详一个父亲了。她有些疲累的往后靠了靠,再开口的时候才觉得声音有些哑:“那依你的意思,你觉得想怎么样?”

  宋楚宜笑了笑,嘴角扬起一个极微妙的弧度,她看着卢皇后,不紧不慢的摇头:“并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娘娘想怎么样?范良娣这样胆大妄为,她今天敢连接端王余党来对付太孙殿下,他日未必就不敢再勾结旁的人来害我们,甚至是挡了她路的任何人,这些人里头,甚至可能有您人的**是无穷无尽的,范良娣的胃口如今已经越来越大,野心也越来越可怕,留着她,不仅叫太孙殿下跟太子殿下的关系越来越差,还等于在身边埋了一只炮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开来炸伤人”

  卢皇后不是不想杀范良娣,可是太子上次撂下了狠话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宋楚宜,目光极为复杂的开了口:“现在还不是时候”

  宋楚宜垂头笑了一声:“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呢?等着她被纵得胆子越来越大,等她越来越厉害,等太子已经辖制她不住的时候?”她看着皇后娘娘,毫不讳言的道:“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太晚了,娘娘。”

  卢皇后听的有些心惊胆战,手指无意识的屈起在桌上敲了敲:“你说的明白些。”

  谢司仪垂眉敛目的避在一旁,心里不由得感叹这位宋六小姐的厉害她一点儿不担心卢家的事,三言两语的跟皇后互相试探过后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然后单刀直入的提起范良娣来,她明显看重范良娣这事儿重过卢家这位姑娘这是个看得清的,她在心里微微赞叹了一声,随即又觉得有些可惜,这个小姑娘到底年纪还是太小了一些,不知道这世上母子天性,皇后娘娘是不会为了一个范良娣跟太子闹的太僵的,太子这么些年已经跟皇后娘娘疏远的不能再疏远了,若是再违逆他的意思,杀了他看重的范良娣,这母子俩的关系恐怕只会更糟。她正想着,就听见宋楚宜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那我就说的明白些。”宋楚宜垂下头,仿佛看不见皇后带着审视的目光,亦或是她看见了,可是却并不怕,她的语气仍旧平静如常:“您知道范良娣跟皇觉寺有勾结,对吧?那您知道她如今还搭上了陈家吗?”

  谢司仪有些惊讶的抬眼朝宋楚宜看过去,又看了皇后娘娘一眼,心里有些茫然,陈家?说的是刚刚才被砍了头的陈阁老家?陈家如今男丁都被流放了,女眷也都被驱回了老家

  “她跟陈老太太做了笔交易,陈老太太把陈家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家财全数奉上,她让陈明玉当她的亲侄媳妇嫁给范家的嫡长子当宗妇。”宋楚宜轻轻笑了笑,语气里含着一丝嘲讽一丝不屑:“可大约是跟范家没谈拢,也大约是觉得这代价太重了所以反悔了,她派了人半路去截杀陈明玉”

  谢司仪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范良娣的野心居然大到了这个地步,陈家多年累积下来的钱?抄家抄入户部的总共也没多少银子,原来银子全都被陈家事先藏起来了?范良娣想得到这么一大笔银子

  皇后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几分冷硬,她披了宋楚宜一眼,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陈明玉没死成,我的人把她救下来了,过几天就进京。娘娘要是不信,大可亲自见她一面。”

  “我知道娘娘顾忌着母子之情,所以才对太子偏袒范良娣的心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有时候,纵容是能杀人的。要的指不定就是谁的命。范良娣没银子的时候尚且能把手伸的那么长,她要是真的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谁还被她放在眼里呢?到时候她做出来的事只会越来越耸人听闻越来越过分殿下能压得住一次两次皇觉寺的事儿,难不成还能次次都压下去?就算能压得下去,那也要范良娣肯高抬贵手容他活着”

  宋楚宜又再笑了一声,笑里隐藏着极轻极轻的嘲讽:“可是,范良娣怎么会容许他活着呢?”

  卢皇后忍不住脊背发凉,目光一点一点冷下来。

  宋楚宜说得对,人的**是没有底线的,范良娣这次要是躲过去了,以后就会伸第二次、第三次手人的情分也是经不起磋磨的,周唯昭再孝顺懂事,一而再再而三,也是会心凉的。上次太子已经因为范良娣的事跟自己闹了一场,这人是听不进旁人的话的要是指望他,还不如指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