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12章 十二章·挑拨
  马长江跟马旺琨的消息送到宋楚宜手边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宋楚宜正准备进宫要穿的衣裳,宋大夫人亲自送来的那套实在有些过于华丽了,她轻声叫青莺收起来,另外穿了一套霜白色的白色立领中衣,外头罩一件湖蓝色雪花纱薄衫儿,底下系一条白色刺兰色蝴蝶穿花的流光裙,头上挽一个简单的倭堕髻,上头只用几只淡粉色的珍珠点缀,鬓上再簪一只赤金镶蓝宝的蝴蝶簪子,因为是用弹簧柠制而成的,走动间蝴蝶翅膀就微微发颤,似是随时能振翅而飞,极为漂亮。

  连大夫人也笑一声:“到底是小姑娘会打扮,比咱们这些一味追求富贵繁杂的人眼光好。”

  宋三太太刚去看了女儿跟刚出生的小外甥回来,见了宋楚宜眼睛都亮了,见大夫人如此说,也跟着凑趣:“亏得怎么能长成这副模样,实在是叫人眼睛都移不开!”

  宋老太太拉了她的手上下打量一回,也跟着点头:“这样就很好,小姑娘家家的,不用太过华丽,适合就是好的。这个年纪,怎么穿都好看。”一面又回头问大夫人:“车马都准备好了?”

  大夫人应了一声,她今天是要带着宋楚宜一同进宫的,打扮的很是隆重,说来也真是令人不感慨也难,几年前她还曾想过把宋楚宜推出去替宋贵妃挡荣贤太后的怒火,现如今宋楚宜却有了这样的造化,她压下心里的感叹,跟宋老太太又保证了一遍:“您放心,有贵妃娘娘在呢,就是一群小姑娘赏赏花,陪娘娘说说话儿。”

  临出门的时候宋楚宜却被飞快跑来的轻罗喊住了,她驻足停了一会儿,轻罗就赶紧上前告诉她:“马长江马旺琨的有信传回来。说是事情已经办成了,范良娣那边的人一个都没剩,自己抹脖子自杀了他们如今带着陈家祖孙俩,改走了陆路,大约七八天后就到京城。”

  范良娣果然是在半路动的手,宋楚宜眉毛都没动一动,仿佛听的是什么加减衣裳的小事,冲轻罗点了点头,上了马车。

  递了牌子,先要去皇后宫里请安,宋大夫人惯常先去清宁殿拜见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笑着问了大夫人几句话,又不动声色的看了宋楚宜一眼,叫她们先去宋贵妃的凤藻宫,待开宴的时候再过来。

  宋贵妃正着人给小皇子裁衣裳,现如今快要入秋了,小孩子身体长得快,去年的衣裳今年就穿不得了,得尽快先把衣裳赶出来,见了母亲跟宋楚宜很是开心,问明白她们从清宁殿出来的,就眉头轻蹙看了宋楚宜一眼,有些犹豫的问:“娘娘殿里没有其他人吗?”

  宋大夫人听她问的奇怪,有些茫然,略微想了一下才斟酌着回她的话:“听说还有杜阁老家的两个姑娘也先随着杜老夫人来了,先去见过静太妃了。”

  宫里如今总共也就只剩下两位老太妃,一位静太妃是姓杜,祖上跟杜阁老家连了宗的,因此是正经亲戚来走动,杜家的小姑娘们时常进宫来陪这位静太妃说话。

  宋贵妃喔了一声,犹豫一会儿就轻声告诉宋大夫人跟宋楚宜:“听说卢家也来人了,今天卢家的嫡长女也要一同进宫。”

  当今皇后跟太子妃都是姓卢,能得宋贵妃亲自提起来的卢家的嫡长女,自然是出自皇后跟太子妃的娘家卢氏一族。

  这个时候卢家已经多年不进京了,宋大夫人掌着长宁伯府的中馈已经十五六年,长宁伯府来往走动的人家里头也有卢家,可那也仅限于逢年过节派人去送个礼这还是因为两家祖上就认识,卢家虽不在京城,也从来没断过来往的节礼的缘故。她吃了一惊,本能的问:“卢家多年没人进京了罢?怎么好端端的”

  她并不再问下去了,事实上也没什么好再问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太孙殿下立下大功、到了要选太孙妃的时候带着嫡长女来了,这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宋大夫人瞧了宋楚宜一眼,脸上就不自觉的染上了些担忧卢家到底是太子妃跟皇后娘娘的娘家,卢家如今来的这一代的嫡长女更是太子妃亲哥哥的女儿,自古以来娘家侄女当媳妇儿就是做姑妈的人最乐见其成的事儿了。

  本来说的好好的事,不会有什么变故吧?宋大夫人到底是叹了一声气。

  宋贵妃也有些担忧的去瞧宋楚宜,拉着宋楚宜的手道:“前几天卢家大奶奶还带着卢家姑娘进了宫来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就请了她一同来今天的花宴”

  宋大夫人脸上忧色更重,心里头先就觉得卢家这个念头起的实在不是时候,忍不住替宋楚宜捏了一把冷汗。

  宋楚宜倒是并不大担忧,卢家人进京的消息她昨天就从青卓嘴里知道了,就像青卓说的,这位正儿八经的表妹跟崔家的表妹都是一样的,在周唯昭眼里就跟木头没什么区别。何况,能抢走的东西就不是自己的,若是命运非得这样安排,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了一回话,宋贵妃见宋楚宜自己并不担忧,也就放心了许多,她从前是不希望宋楚宜选周唯昭的,皇家就是一池子浑水,稍不注意就要被溅一身,要安安稳稳的涉水而过实在是太难了。可是如今命运使然,除了努力把日子过好,也没有其他办法,她拉着宋楚宜的手叮嘱她:“不管怎么样,如今一切都还是我们的猜测,你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宋楚宜自然含笑说好,宋贵妃见她想得开,也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有些话说的多了反而叫大家都心烦,说一次就尽够了。叫人抱来小皇子给宋大夫人和宋楚宜瞧,又说了一回闲话,等清宁殿打发了人来请,才带着宋大夫人跟宋楚宜一同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