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11章 十一章·活命
  陈明玉当然不想死,澳门赌博网站:她知道眼前这个长得有些吓人的粗糙汉子说的对,他们一走,她跟陈姑祖母就必死无疑范良娣一击不中,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打算,既然已经动手了,就算是换做她自己,也不可能会半途而废留下隐患的。

  她咬了咬唇,知道在这帮人嘴里是半点东西都问不出来的了,心里的恐惧无以复加,守在陈姑祖母身边狠狠地哭了一场。

  马长江跟马旺琨可没心思管她哭不哭,商量了以后雇了马车就立即安排赶路范良娣那边要是发现失手了,肯定还会派出人手来,他们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走上两天,他们又从水路改成了走陆路,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儿了。

  陈姑祖母在马车上醒过来,因为失血过多,她的唇都是苍白枯燥的,没什么血色。陈明玉如今唯一的一点精神依靠就是陈姑祖母了,见她醒了立即喜极而泣,转头去如霜那里接了水,亲自一点一点的喂陈姑祖母喝了。

  陈姑祖母到底比陈明玉多吃过几十年的饭,喝了水就问陈明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明玉沉默一回,把事情大致跟陈姑祖母说了。

  陈姑祖母就长久的沉默下去,过了半响才深深的叹一口气:“这是齐大非偶啊”她看着陈明玉,拉起了她的手:“你别怪姑祖母说话直,这事儿,恐怕不是水匪所为”

  陈明玉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哪里的水匪能这样了得呢?还追着我要东西,要东西给了金银他们又说不是”她忍不住痛哭失声,握紧了陈姑祖母的手:“姑祖母,他们是来要庚帖的吧?”

  陈姑祖母也是如此想,否则再解释不了为什么追着要东西却不要那么多金银财宝的。她摸了摸陈明玉的头发,闭了闭眼睛缓和了一下发晕的头:“十有**差不离了,你身上也只有这东西特殊。只是良娣娘娘也未免过于狠毒了,若不然,当初就不要答应你祖母,答应了以后再来这一招,着实叫人心寒。”

  杀人灭口一个深宫里的妇人,她的手居然都伸的这么长了,陈姑祖母觉得不寒而栗,有些担忧的攥住了陈明玉的手提醒她:“咱们死了还好,要是没死,范良娣恐怕更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一点儿活路都不给人留了啊”

  是啊,陈明玉苦着一张脸几乎立即就又能再哭出来,心里对范良娣的憎恨已经无以言表,还是那句话,她宁愿范良娣一开始就不要答应这件婚事,可她既答应了,又想杀了她实在是太下作了一些陈明玉下定了决心,垂下头冷笑了一声:“我到了京城就去报官”

  范良娣分明是不给她半点活路,干脆就把事情捅破,大家一起烂吧!陈明玉面色沉沉,眼睛里带着一点狠厉一点疯狂,表情都有些扭曲。这种从天堂瞬间落到地狱的感觉她实在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马车颠簸的厉害,陈姑祖母的呼吸声有些粗重,缓和了好一阵才劝她:“说什么傻话?等你的熬了衙门,谁敢接你的状子?你要是敢拦路冲了人家仪仗,先就是一百杀威棍,何况你有什么证据呢?就算有证据人家官字两个口”

  从前这些黑暗向来被挡在陈明玉看不见的地方,她看不见也就当不知道,可是如今,当这些阴暗面**裸的都展现在她眼前,她才知道无能为力四个字有多叫人痛恨。

  她苦着脸,牙齿稍一用力,嘴唇就又破了皮:“那就等死吗?姑祖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明明我可以有更好的前程,明明我以为能重新站起来,可是如今转眼又要落进泥泞里

  陈姑祖母拍拍她的手,捂着伤口支起一点儿身子看着她:“这帮救咱们的人,不简单。”

  陈明玉两只眼睛重新又望向陈姑祖母,眨了眨眼睛又朝外头瞧了一眼,片刻后才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他们不简单,能跟着咱们那么久,还能把那些人都给逼得走投无路自尽”

  陈姑祖母喘着粗气:“既然是冲着咱们来的,又救了咱们,不管怎么样,对咱们总归没有恶意。就算是不是为了救咱们,那也是为了跟范良娣过不去”

  是啊,人家既然跟自己无冤无仇,却偏偏伸了这个手,或许是范良娣的对头呢。陈明玉的思绪立即就飘远了,心念一动会不会是太孙殿下的人?她想到这一点,顿时心如擂鼓。

  陈姑祖母不知道她已经想到了那么远,拉着她安抚她:“咱们且静观其变吧,若是真的是冲着范良娣去的,那就难怪要救咱们了。这是想要咱们帮忙呢吧。”

  陈明玉提起范良娣有些咬牙切齿,冷笑了一声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若真的是冲着范良娣来的那我可真要成全他们了。”

  否则怎么对得起范良娣下这么狠辣的手?范良娣自以为高高在上,转眼就能抛弃盟约派人来杀她,她捏了捏脖子上的红线,一时有些茫然又有些期盼,实在是希望这些人真是范良娣的仇敌,最好还真是太孙殿下的人。

  她不能活,也不会叫范良娣继续过她人上人的生活,范良娣要她死,她就要范良娣付出代价!她之前还怕这些人另有所图,现在却怕这些人并非另有所图了,轻轻朝着陈姑祖母道:“姑祖母,只是拖累了你”

  陈姑祖母苍白着脸冲她摇了摇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儿,这帮人十有**就是冲着范良娣来的,可能是要咱们去做个人证你心里也要有个数”

  陈明玉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世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这帮人花了这么大力气救她们,自然不可能毫无所图,她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