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9章 ·生机
  要是这些人真是为了银子,这么多银子,这么多金子应该足够叫这些人动心了。陈明玉心里乱成一团,脸色惨白如纸,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人,心揪成了一团。

  可下一刻,她心里的那些侥幸还有存着的期望就狠狠碎成了齑粉,那人冷然看着她,大刀一拂,匣子重重的自她手上飞出去,她几乎以为自己i的手也要被那把大刀给砍断了!

  她这回真的是面无人色,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撑着床勉强站稳了,抬头看着那人的眼睛,那人的眼睛是冷的,带着冷笑跟一丝不屑一点愤怒,轻飘飘的把刀往她脖子面前又送了送:“别跟我耍花样!我问你,东西呢?!把东西拿出来!”

  陈明玉一直隐藏在心里的那点隐忧终于变成了现实,当初她就担心过齐大非偶,她如今这样的情况,怕范良娣不肯真心把她收入麾下纳入羽翼,可是祖母拿出了陈家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所有家财,是所有的家财!她跟祖母都以为这些家财就能换来她的平安,她的前程跟她的富贵,就是这样,祖母也留了一手,怕范家事后会反悔,特意只给了范良娣一半的印章,另一半印章交给了她,就是为了防范家得了好处不认人,才把可以领银子的印章分了两份......可是没想到范良娣都等不及事后再诱哄她拿出这印章来,现在就先派人来强取豪夺了。

  她双手紧握成拳,看着眼前往下淌血的大刀,心扑通扑通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能说什么呢?!现在这帮人明摆着是要抢了她的东西然后杀人灭口的,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只是她心里的恨却铺天盖地的涌上来,把原先的惊恐害怕都冲淡了几分范良娣还不如不答应这门亲事,还不如一早就拒绝她祖母,也好过给了她希望,让他高兴了这么多天以后又毫不留情的碾碎她的希望,还叫她遭受这种奇耻大辱,死在这水上......若是范良娣一开始不用缓兵之计骗了祖母,祖母就会给她选另一条路,会选秦四公子,以祖母的能耐,不管怎么样总能成的,再加上她还有这么多银子......

  可是范良娣,她答应了祖母,转头却又对她举起了刀,她闭了闭眼睛,泪如雨下,揪着自己的衣襟忍不住放声大哭。

  “嘿!我说这娘儿们,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那为首的冷漠的高大汉子旁边的人开了口,语气轻佻用词难听:“不给她点厉害瞧瞧,她当咱们跟她小打小闹呢?!大哥,剥了她的衣裳,先搜一搜身!”

  陈明玉被这句话惊得羞愤欲死,颤颤巍巍的尽全力撑着床重新又站起来,手拔下了头上尖利的金钗,颤抖着朝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她真的以为她必死无疑了,整个人都虚脱的没有力气,可是簪子却仍旧握的稳稳地要是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被剥了衣裳搜身,她宁愿自尽,她所受的教育决不允许她被人这样侮辱,船晃了晃,她拿着金钗的手有些不稳,金钗哐当一声摔在了船板上。

  那个拿着刀对着她的人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拿脚一脚把金钗给踹开了,她扑到地上,扑了个空,半响才又伸手去头上想抓第二根钗。

  “别费力气了,我要是不想你这么死,你就死不成。”那人拿刀挑了挑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对视,眼里闪着不耐烦的寒光:“快说,把东西教出来,我们好回去交差,我也不为难你,给你留个全尸,让你体体面面的死,我知道你们这样高门大户出来的小姐,最重视的就是这一点。你也不想赤条条的被我们看光吧?”

  陈明玉面色惨白如纸,嘴唇也青紫的厉害,尖利的指甲扣进了掌心,眼泪扑簌簌的夺眶而出,看着那人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问他:“你们范良娣就这么等不及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她会有报应的!她会不得好死!”

  这句话几乎是她此刻想得到的最恶毒的诅咒,她一字一顿,说的斩钉截铁:“她跟她儿子,都会不得好死!”

  那人终于失去了耐心,上前两步就要伸手来住她的衣裳。

  她尖叫了一声就往床上爬,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惊愕的发现从船窗里探出一个脑袋来,紧跟着那个脑袋就爬进了窗,落在了床上。

  居然还有同党?连自杀也不成全她?她心都灰了。

  可是下一刻她就察觉出了不对,身后传来了短兵相接的打斗声,她回头一瞧,发现不知何时创舱门又开了,七八个人鱼贯而入,此刻正跟之前那帮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不想死的,就跟我走!”从船窗里爬进来的那个长得忠厚老实的面孔的人喊了她一声:“走吧!”

  陈明玉咬着牙有些犹豫,眼前的人是敌是友她还不知道......

  马永福见她杵着没动,忍不住有些不耐烦:“你不走?”

  陈明玉没决定好,留在这里是死,可是跟着这个身份不明的人走也未必就能活,她如今也没力气再走了。

  马永福深觉这个女的有些不识好歹,可是却也不好对她用强,干脆提着从地上捡来的大刀杀了上去,他们本来就是从战场里打滚出来的,手上早就沾染过人血,此刻打起那帮人来也不觉吃力,反而还越战越勇,不一会儿就把两个人砍翻在地。

  那边已经露了颓势了,不想再纠缠,且战且退,不一会儿都已经出了船舱。

  马永福留在后头停了脚,根本半点儿也不着急担心他们是逃不走的,等着这帮人这么多时候了,他们早把路都给堵死了他们跟着宋楚宜久了,早知道凡事都要往方方面面给想齐全,省的到时候出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