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7章 ·杀机
  范良娣对着卢氏的话向来刻薄,也向来不惮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卢家人跟卢太子妃的心思,她冷笑了完了这句话,抬头看向儿子:“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

  江西的案子已经审的差不多了,满打满算也只用了一月不到,这简直已经算的上效率极高,连建章帝亦狠夸了他一回,并且刚叫他进刑部领了份差事。 刑部是个好去处,陈德忠这个被他父亲强行塞给他的幕僚都忍不住叹一回:“虽是得罪了南方一系的官员,可是有了这个垫着,殿下您也不算一无所获了。”

  好去处是好去处,可就是忙的紧,他初来乍到,又听钱应的劝告想尽力办好差事,当个做实事的郡王,这手头上要忙的事情就一时多了起来,算一算,他最近理的卷宗比他这么多年看的书或许都差不多了,着实是叫人心力交瘁。

  如今听见母亲这么问,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才把心思重新放回到跟母亲的交谈上,皱了皱眉问:“母亲您的意思,卢家是想再送一个女孩儿来给他当太孙妃?可宋家呢?”

  卢家当年以军功起家,跟着本朝太祖定江山平鞑靼,从血里杀出的一份家业,只是后来太祖忌惮勋贵,卢家又犯了事,才被夺了丹书铁券暂夺了爵位。卢家后来也干脆迁出了京城,这些年都一直安安分分的。这是瞧着家里出了一个皇后一个太子妃,想着要争一争的心思?周唯琪有些想笑拍手交好------宋家可不是吃素的,若真是卢家有这个心思,那卢皇后跟卢太子妃是帮还是不帮?若是帮,那没的,难不成叫宋家六姐当侧妃?这怎么可能?

  大范氏显然也跟他想到了一块儿去,唇角挂着一丝讥诮的笑:“若真是想再送一个女儿进宫当太孙妃,那可真是太好不过了。”

  一门想出三后,御史言官恐怕不把卢家参个底朝都不会罢休。她倒真是希望这事儿能成,要是成了,不别的,太子恐怕对卢家的厌恶就要更上一层楼,对太子妃跟周唯昭也会更加疏远,而宋家也不可能甘心叫自家的嫡女吃亏给卢家的女儿让路哎哟,这么一算可真是,卢家人这回进京进的真是太是时候了。她颇有些幸灾乐祸,着实巴不得卢氏会看在娘家人的份上答应娘家人这个要求、

  尤其是等房嬷嬷打探了消息进来,是过几皇后娘娘办的花宴也请了卢家姑娘后,她嘴边的笑意就更深了:“也不知道等宋家知道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宋家的人这么喜欢扒着太孙,这回恐怕却要被结结实实的恶心一回了。

  周唯琪虽然也乐意看他母亲这样畅想的场景生,可他到底跟钱应呆久了,思维正常了一些,知道凭周唯昭的心智手段,绝对不至于做出这等令宋家不喜的事,也就没抱多少期望。反倒是有些担心自己的亲事:“母亲,这回给他选妃,不定也要给我一同选”

  可是人选却一点儿风声都没听见,着实是令人忐忑。范良娣思索一回,心中对这件事不是没有担忧,只是如今已经不同往常,她根本连脸都不敢去皇后娘娘跟前露,至于太子那里也只能靠太子那里了,她轻轻叹一口气:“这件事母亲如今是无能为力了,你闲了多往你父亲那里走动走动,他从前都肯问你的意思,必不会随意就等皇后娘娘定了是谁就是谁。”

  她着,又沉默了一回,想了想就道:“这次进宫的,除了宋家的宋六,还有商丘沈氏的姑娘和杜阁老的孙女儿,岑家的姑娘也有份若是我猜的不错,也就是这些里头给你挑了。”

  要是真从这些姑娘们里头挑,实在是没什么好的,个个都是极好的,至少身份上全部都是极好的-----岑家是兵部尚书家的嫡孙女,杜阁老家的不必,商丘沈氏要是能娶到商丘沈氏的女孩儿那就跟更是好了----她的哥哥如今可就是在郭怀英手底下做事,而郭怀英的嫡妻就是商丘沈氏出来的沈鸯。

  周唯琪听出母亲的意思,也就不再那么担心,的是,他皇祖母虽然不喜欢他的母亲,可是对他这个孙子却是过得去的,他皇祖母算上恭王那边,也总共就四个亲孙子,哪里有不看重孙子的道理?

  范良娣完了这话,问起儿子派人去找陈明玉的事情来,眼里不知不觉带了点杀意:“你也多上心上心,这事儿交代仔细了没有?务必要做的干干净净,咱们实在失手太多次了,走到如今已经是苍庇佑,再出什么岔子”

  范良娣想想,其实也出不了什么岔子,实在是现如今陈家树倒猢狲散,根本就没一点儿势力了,陈明玉跟陈姑祖母也就是两个女流之辈,手无缚鸡之力,能干什么?就是案板上待宰的鱼罢了。

  周唯琪自然也知道这事儿重要,跳出来办事的人还特意是叫钱应去挑的,哪个都是谨慎人,关乎这么多银子呢,钱应谨慎的不能再谨慎了,要不是怕暴露身份,他都想亲自去一趟。有他把关,这回的人都是靠得住的,魏延盛也再三保证这批人都忠心可靠

  “放心吧母亲。”他估摸了一下时间,眯了眯眼睛:“算算时间,也该有信传回来了。”

  要全然放心哪里有那么简单?范良娣见不到印章,心里的那口气就始终放不下,点了点头交代儿子:“若是得了信儿,尽早来告诉我。”

  这种事还是不能拖,要战决,她不怕陈家那两个女人翻出什么风浪来,就怕她们俩真的在路上遇见什么山匪或者见财起意的

  周唯琪还要去同他父亲交代交代这几刑部处理的公文,顺带打听打听皇后的意思,一面应了一面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