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5章 ·目的
  第二太子妃去清宁殿请安,顺道了卢家来人送节礼的事,皇后这边其实已经收到消息了,闻言倒也有几分欢喜,娘家人搬出了京城安居老家,她心里向来记挂,闻言就笑:“转眼连云集也这样大了,本宫听,他是来准备明年恩科的?年纪这样,就有这等造化,不辱没咱们家的声名。”

  卢皇后跟卢太子妃是嫡亲的姑侄,可是在宫里二人的关系向来不算亲近,她如今乍然这样提起咱们家三个字,可见心里究竟有多欢喜。

  卢氏微微笑了笑,眼里的疲累只是一闪而过:“大哥向来对云集寄望颇高,听原本今年就要来的,只是我母亲病了,他留在家里侍疾耽误了,幸好碰上朝廷开恩科,大哥也就顺带把他带来了京城,大嫂跟重华也一道来了。”

  皇后多年未见家人,自有许多话想同家里人,卢太子妃又不是事事都知道,当下就派人出去宣卢大奶奶跟卢重华进宫。

  亲人相见,自然又有一番互道温凉,尤其自从卢太子妃的事情过后,卢皇后一直觉得对不住自家兄嫂,卢老太太又在几年前过世,家中变故颇多,如今时隔这么多年,卢皇后心下感叹,很是仔细的问了一番家中事,又叹:“这些事,大嫂在信里从来不提。”

  卢大奶奶长得俏丽保养得宜,瞧着比太子妃也不差什么,闻言就垂了头:“母亲她身子近些年越的差了,提了也怕您跟太子妃悬心就是这次来京城,也再三交代我们不必跟您和太子妃提起她的身体”

  卢皇后忍不住眼圈微红,她这个嫂子向来是很不错的,当年大哥咬死了牙就是不肯答应她把女儿许给太子,还是嫂子瞧她为难,再三促成了这件事可后来太子却没能对得起卢家这一片心,冷落太子妃暂且不算,对待亲生儿子也一直淡淡的瞧不出有什么温情在,先有龙虎山的事儿,现在又有水镇遇袭一事,卢皇后面上做烧,心里越觉得对娘家人不住。

  完了话,又召等在偏殿的卢重华来见,皇后对于自家侄孙女出落的这样精致漂亮很是欣喜,语气里都染上了几分轻快:“再想不到,当年瞧着还是抱在襁褓中的儿,连长得什么模样都看不甚清楚,现在却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卢重华长得的确好看,且是随了卢家人的面相,都女儿像父亲,卢家大爷就是个出了名的美男子,卢重华鼻梁高挺眉目深邃,比起其他传统的杏眼桃腮的姑娘们,别有一番动人心处。

  了回话,皇后赐下了极丰厚的赏赐,又单单给卢重华备了贵重的见面礼,笑着向卢大奶奶道:“你们来得巧,过几正好本宫要在宫里办个宴,请的都是些姑娘,重华也一道来。”

  初来乍到,就能参加这样高规格的宴会,卢大奶奶自然不会拒绝,含笑应了。

  中午皇后娘娘赐宴,待卢大奶奶跟卢重华用过饭了,才打她们同太子妃去东宫。

  谢司仪见她眉目间带着些憔悴跟疲倦,轻手轻脚的上前捧了盏血燕伺候她喝了,轻声道:“娘娘,卢大奶奶这个时候带了大姐来”

  皇后原先还闭着的眼睛睁开,眼里闪着细碎的光,屋外太阳正好,阳光透过窗柩在地上洒下一大片光影,她往窗外瞧了一眼,轻声叹气:“无非就是冲着唯昭来了”

  娘家人的打算,她心里多少知道一点,之前大哥来信就已经透露过了。太子如此,他们赔上了一个卢氏,再不肯错过周唯昭的。

  皇后娘娘的眉头微微皱在一起,心中有些为难-----一边是娘家亲人,一边又是周唯昭自己瞧上的,也的确是门当户对并且出众的好姑娘,她有些为难了。

  卢大奶奶拉了卢氏的手,一进门就先仔细端详了卢氏一阵,半响才开口,声音里带了些哽咽:“您清减了”

  卢太子妃在娘家的时候同这位大嫂关系处的极好,当年出嫁的时候,也是嫂子陪她整整坐了一夜,第二亲自跟大哥把她送来京城,她喉头微微一更,眼里泪光一闪而过:“嫂嫂瞧着倒还好,这一路可还顺利?”

  卢大奶奶点头,捡了些家里头的事同太子妃了,着重了婆母的身体:“一年比一年差了,名医都请遍了,并不见什么起色这回来京城,大爷也是想请娘娘恩典,赐个太医去瞧一瞧”她了一回,见卢氏落泪,忙又叉开了话题:“这一路上过来,听殿下遇袭,真是把大爷跟我急的了不得,后来听殿下没事,这心里方才安稳了。殿下他年纪,平乱的事情就做的这样好,实在是难得,您有了这个依靠,日后也就不愁了”

  卢太子妃听大嫂提起儿子,抬眼朝她看过去,抿了抿唇叹了口气。

  卢大奶奶恍若不觉,轻声道:“当年当年的事家里一直觉得对您不住。幸亏如今殿下有了出息,您也快熬出头了”

  这话不好再继续往下,卢大奶奶点到即止,立即就压低了声音含糊了过去,又道:“日后总会好起来的。”

  卢氏抿唇点了点头,轻轻笑了笑:“是,日后总会好起来的,借大嫂吉言了。”

  卢大奶奶又坐着陪太子妃了会儿话,才问:“怎么不曾见殿下?”

  “剿匪一事虽然完了,可是有功之人的名单还得递上去给内阁商量议定奖赏章程,这几都忙这事儿呢。”太子妃垂下头:“瞧今这样子,又要到晚才回了。”

  卢大奶奶心里就有些失望,面上却并不带出来,含笑点了点头:“当初听派殿下去剿匪,我跟母亲在家里都担心的不行,现在殿下果真马到功成,真是令人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