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3章 ·人选
  建章帝听皇后的打算微微有些吃惊,他虽然日理万机,可对宋楚宜这个名字却还算有些印象,实在是这个姑娘有些特别。当年让他的女儿颜面扫地还不令人生气,后来又因为那个什么双重命格名震京城,他想不注意到也有些难。

  清宁殿里的花果香叫人心都安定了几分,他默了默方道:“朕还以为你会选卢家的姑娘,再不然,这京城贵女何其多,总有你看得上的。怎么偏偏挑了她?”

  建章帝其实并不甚在意外戚掌权不掌权,他有内阁,有朝臣,若是连外戚都辖制不了,他要这些能臣来做什么吃?何况本朝展到如今,就没出过外戚专权的事儿,皇子皇孙们的母族势力大不大,影响不了他替她们娶亲时的人选。

  皇后目光有些复杂,迎着建章帝的眼睛摇了摇头,半响后才叹了口气:“圣上,我哪里还有脸面去求卢家的姑娘?他这性子您还不知道,若是卢家的姑娘,恐怕唯昭日子就更难了。”

  多年的夫妻,皇后在这一点上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后悔与内疚:“这孩子本来身子就不好,爱多思多想”

  建章帝最近对太子很是有些心寒,从前觉得儿子虽然固执了一些,可到底是忠厚的,不过因为时候的事性子有些古怪罢了,那时候他跟皇后都忙于同泰王一系和荣贤太后斗法,许多事情顾及不上,儿子的确吃了很多苦头,身子又弱,他对太子向来比对其他孩子多一分耐心。可是这几年下来,他又觉得儿子并不如自己想象当中的那样脆弱,那样无所求-----他的手伸的太长了,从前总觉得对他不住,可是扬州弊案的事情下来,他才现这个儿子心里不是没存着怨气的,一有机会就把弟弟们往死里踩

  这些事提起来就叫人头疼,建章帝语气有些不好:“身体肤授之父母,也有话下无不是之父母的,他若是连这一点都想不通,也算白养了他了。”他顿了顿,看着皇后道:“你也别太惯着他,他这个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否则就病的毛病要改一改,就像你的,卢家的事”他到底没再继续下去,叹了口气就道:“罢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拟定人选了,到时候同朕一,朕问问唯昭去。娶妻是大事,虽然姑娘的人才品貌都没有不好的,也得他自己中意了才成。”

  皇后点了头,送走了建章帝之后就靠在软枕上呆,她对太子的确是太纵容了,就因为那一次无心之失,她始终觉得愧对了儿子,因此想尽可能的补偿。可是她这么多年伏低做下来,儿子心里的怨气却越来越重,她不知道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当年儿子为了卢氏都跪着求到了自己这里来,是她狠下心肠困了儿子好几,等尘埃落定了以后方把人放出来

  她有些烦闷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回头去问谢司仪:“太原那边还是没消息来?”

  周唯昭在晋地遇袭,封地在晋地的恭王自然不能装作不知道,早已经了请罪折子上来。可也就只有这一封请罪折子了

  谢司仪知道皇后娘娘的心思,略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又打起精神来哄皇后娘娘开怀:“眼看着就要中秋了,殿下也该着使臣来送年礼到那时娘娘再细问问王爷的事”

  见皇后仍旧皱着眉头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谢司仪心里也叹气,斟酌着提醒皇后娘娘:“眼看着就要到藩王三年一次的入朝朝见了,今年太孙殿下又要娶亲,圣上定然会宣藩王们进京的。到时候,娘娘不如同王爷好好聊聊,把当年的误会解开,母子间哪里有隔夜仇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大的事也该过去了。”

  皇后苦笑了一声,并没话,有些事要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去,那便好了。

  她静静自己坐了一会儿,才吩咐谢司仪往东宫走一趟,把过几宣姑娘们入宫的事情告诉太子妃,叫太子妃一同来看看这些姑娘们,太子妃到底是周唯昭的母亲,他的婚事人选,总得要太子妃也看一看。

  已经进了八月初四,新月如钩,太子妃站在廊下等了一会儿,终于等来了披星戴月归来的儿子,她原先还无甚表情的脸上忽而绽出一个笑来,像是忽然就有了生气的木偶,上前几步接了周唯昭,一面问他:“怎么今回来的倒早些?”

  周唯昭有些心疼他母亲:“怎么在外面等?我那边消息不准的,奖赏的名单虽然已经拟定了,可是还有些琐碎的事儿要理,您不必总是等我。”

  太子妃但笑不语,等用罢了晚膳,就同周唯昭提起今谢司仪来的事儿,拢着眉头看着自己儿子:“你皇祖母对你是极好的。”

  太子这里显然是得不到什么支持的,建章帝跟皇后那里就显得至关重要的。太子妃当然不是想自己儿子生就得不到父亲的宠爱,可是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只能尽力给自己争取旁的助力,他的身份注定了他的路要走的比别人艰难,也要比别人都用心。

  作为正统嫡出的皇太孙,他除了登上那个位子,没有别的路好走,一旦失败,就是万劫不复。

  周唯昭握了握母亲的手,极轻极轻的冲着母亲点头:“我都知道,母亲不要担心我。儿子一定不会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我会好好待我的妻子,会和她一起孝敬母亲”

  不会跟太子一样,蠢的把强大的妻族推开不用,伤透了自己亲生母亲的心。这些明明都是助力,却偏偏被他的偏执变成了尴尬跟难堪。

  太子妃早已经不把太子放在心上,闻言微微一笑:“我的儿子,不会像他一样。”

  她的儿子,会知道女孩子的不容易,会知道妻者,齐也,会好好尊重爱护他的妻子,珍惜自己辛苦得来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