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2章 ·皇后
  宋楚宜想了想,把事情告诉了他,见他皱起眉头,就道:“跟上次一样,这不过是我的猜测。 我叫马旺琨跟马长江去,就是证实这猜测的。若是真是如同我所料的那般,范良娣倒是自己送了个把柄给我。她是个疯子”她抬眼看了周唯昭一眼,犹记得那周唯昭高烧不退的模样,心里涌起一阵后怕:“她什么都敢做,要是手里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她的胃口只会越来越大,恐怕下次做的事也会更加疯狂。”

  宋楚宜以前从来不喜欢听戏-----她上一世死的时候英国公府就正有戏班子唱戏,她每每听那缠绵的曲调就觉得浑身冷,好似唱尽了她的一生。就如同她从前也害怕嫁人,实在是摔了跟头之后就知道痛了,知道痛了,就怕再被撞痛,干脆就不伸这个手去拿。

  可周唯昭就是如今她想伸手握住的人-----从她摔进水里以为必死无疑的那一刻,周唯昭毫不犹豫跟着她跳下水,伸手握住她手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这一世,总算是除了宋琰之外,有了另一个不管怎么样都想握住他的手的人。

  她后来跟着周唯昭在水镇休整的时候,知府家老宅里正在唱戏,唱的是梁祝。有一句唱词是梁山伯祝英台的,叫她异常震动,似乎是‘母亲带回英台信,书信上面言安慰。她道咫尺涯难相会,此身未来心已来。但见她“珍重”二字满纸写,她望我除灾又脱晦’

  大约是她身体里住着的灵魂太老了,越明白珍重二字的分量,她这一生,也希望周唯昭能珍重自身,平平安安。

  而水镇的事,宋楚宜再也不想生第二次,范良娣做错了事,本来就该为这个错误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太子不肯给,她会自己来要。

  周唯昭大约明白宋楚宜想要做些什么了,从前宋楚宜一心一意的想要借着韩止来打击范氏一族跟范良娣,也曾跟他透露过消息。可现在,宋楚宜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韩止在海上,行踪不定极其狡猾,不是那么好找的,孙二狗去了到现在,听都投身海盗了,却还从未见过韩止,连王伦的其他义子们都只见过一两次,可见进展之艰难。

  他感觉得到宋楚宜心里对太子跟范良娣的忌惮跟害怕,忍不住轻声叹气:“师傅曾经跟我,像我这样的,只好娶个心宽的一同过日子,略微心思细腻的,恐怕都要不好过。”他看着宋楚宜,垂下了眼睛:“就好像我的母亲那样,她若是笨一些蠢一些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又聪明。这聪明使得她把我父亲看的很透父亲多宠爱范良娣母子,她心里就有多替我不值可是我自己其实并没什么所谓。”

  他见宋楚宜在他掌心里的手动了动,就轻轻笑了:“就像你一样,宜。我并不希望你们替我觉得不值,其实他的宠爱我不是那么看重。我拥有的已经很多,有母亲跟你,就足够了。”

  这不是值不值的问题,这是公平不公平的问题,宋楚宜郑重其事的开口:“我会同你站在一起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要跟你站在一起、”

  这世上有一种爱,或许叫做势均力敌,我不想过你,可我想尽力强大自己为你遮风挡雨。

  周唯昭失笑,看着这只亮出了利爪的猫温和而缓慢的道了声好:“我也永远跟你站在一起。”

  晚间周唯昭去同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皇后娘娘特意叫住了他:“十一的茶话会完了,听她的意思,宋六姐这回倒是没闹出什么事来。”

  饶是皇后自己也觉得宋楚宜实在是有些与众不同,至少同普通的姑娘是不一样的,不想三不知就下道圣旨下去,若是人家宋六姐不愿意犯了左性儿,伤的还是周唯昭的面子。

  她特意叫荣成公主十一公主都去探了口风,再结合宋贵妃那里听来的宋家的态度,觉得这门亲事应是能成了,因为跟太子争执了那一场而闷的心情这几也疏散了些,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过几我叫她进来陪我聊聊,也叫你母亲瞧一瞧,你母亲要是瞧准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罢?”

  最近建章帝也关心起孙子的终身大事来,叫她好好拟几个人选,她已经答应了。

  周唯昭含笑听了一阵,笑着点头:“您作主就好了。”

  周唯昭同太子长得并不算很像,他其实更偏向卢太子妃一些,皇后娘娘看着他就觉得心肠都软了几分,抿了抿唇好几次欲言又止。

  她想劝劝孙子别记恨他父亲,别把这次的事放在心上,可是她到底没开这个口-----从龙虎山一路到现在,这个孩子一步一步走的有多艰难她都看在眼里,他的父亲从未眷顾过他,冷眼旁观的看着他这一路跌跌撞撞惊险万分,如今连个公道都不肯给他,她有什么脸面开口替他父亲求情?何况周唯昭实在是个太明白的孩子,你还未开口,他恐怕已经知晓你的意思了。

  话到了嘴边又拐了个弯,皇后娘娘欠着身子拉住了孙子的手拍了拍:“你喜欢她,皇祖母知道。既然心仪人家姑娘,日后就好好的过日子。”

  这一点根本就不必皇后娘娘提醒,周唯昭重重的点了点头:“皇祖母别同皇爷爷是我自己瞧上的”他叹了口气坐在皇后娘娘下手:“毕竟我在晋中的时候多得崔家帮助,回京也是同崔家宋家的一同回来的,虽我自己坦坦荡荡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皇爷爷若是心里觉得宋家是在钻营,就不美了。”

  这一点皇后自然知道,她既然会顺着周唯昭的心思挑中宋楚宜,自然在建章帝那里就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她笑着点头:“放心吧,年纪到了,婚嫁是自然的。你皇爷爷之前还提醒我呢。宋六姐身份也合适,选她原本也不碍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