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801章 ·进退
  太阳已经渐渐没了温度,宋楚宜思索片刻就点了头:“既然如此,你们今天就出发罢。若是她们能安安稳稳一路平安的到荥阳......你们跟的紧些,我总觉得这事儿未必就有那么简单。”

  陈老太太也不是傻子,就算是再急,也不会不留后手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的道理恐怕陈老太太经过这阵子已经体会的很是入骨三分,对着范良娣,她不会不留一个心眼的。

  而凭什么叫孤女能安安稳稳的嫁进范家呢?范家又不是傻子,陈老太太也不是傻子,条件谈拢了,虽然答应了把银子给范良娣,可是事情没成之前,恐怕范良娣也拿不着这笔钱......若不是这样,就实在是不合常理了。

  她仔细想了想,又道:“若是我猜的没错,陈姑娘身上必定有某些信物,这信物才是她婚事能否得成的关键。陈老太太一定交代过她了,她应该会贴身带着。这样吧......”她抬头看着马旺琨跟马长江:“你们一路跟着她,想个办法瞧瞧,能不能找到这信物。这一路未必能平安,若我是范良娣,恐怕未必愿意真的见这门婚事得成,而她既想婚事不成又想拿到信物,无非也就两种选择,一是在路上就结果了陈姑娘,抢了她的信物以绝后患,二是等陈姑娘到了荥阳,进了范家以后,再软刀子割肉。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你们自己瞧着办。有一点你们记住,若是范良娣的人半路要动手,尽量保全陈姑娘跟陈家那位姑祖母的性命。”

  马长江跟马旺琨听的很是仔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转身回去就收拾了东西,二人马不停蹄的顺着回来的路又重新追上去了。

  其实这个陈姑娘着实不讨人喜欢,青莺皱了皱眉头,看着宋楚宜道:“姑娘何必救这样的人?她从前给咱们使过多少回绊子呀?陈老太太临死前还想着栽赃咱们家呢,陈姑娘这个人心胸狭窄,处处都跟您过不去,还不如叫她跟范良娣狗咬狗呢。”

  她跟陈明玉说来从来没有爆发过正面冲突,也从来算不得结过仇怨,只是陈明玉从在通州庄子上起就非得把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其实要是宋楚宜自己,是从来不把陈明玉放在眼里的她要打也是挑着陈阁老打,才不玩陈姑娘那样不入流的手段。

  她笑着牵了牵嘴角:“帮她?我怎么是在帮她呢?”

  陈明玉固然惹人讨厌,可是范良娣更叫人忌惮,宋楚宜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陈家那批家财落入范良娣的手里,还是那句话,太子不肯给的公道,她自己来讨。

  陈明玉不能死,她留着陈明玉的性命还大有好处,她要用陈明玉来敲响范良娣的丧钟。

  太阳渐渐偏离了树梢开始西沉,宋楚宜站起身来正准备跟马旺琨媳妇说一声要走,青卓就从隔壁探出个脑袋来,见了她高高兴兴的挥了挥手:“六小姐!”

  他喊了这一声,唰的一下又不见了,下一刻就打开了开在中间墙上的那朱红色的门,飞快的跑过来请宋楚宜过隔壁去:“殿下刚好来瞧老孔他们,我们就知道你这个时候在这里!”

  他眉飞色舞的模样叫宋楚宜都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跟着他过了隔壁花园,进了正堂,又顺着从前的道进了密室,果然见老孔正要往外走。

  老孔是卢家的人,从周唯昭下龙虎山那天起就陪在他身边,周唯昭从龙虎山回来的一路上艰险重重,老孔拼了命保护他回来的,周唯昭向来对他很是尊重。

  他见了宋楚宜就脸上含笑,佝偻着背咳嗽了几声跟宋楚宜道了声好,这才出去了。

  周唯昭就让宋楚宜坐了,问她:“今天怎么赶得这么急?去了你舅舅那里,原可以多待一会儿的,怎么连饭都不用就跑来了?”

  宋楚宜的确没在崔家用饭,着实是马旺琨跟马长江递了消息进来之后她就有些坐立不安,她如今多了个心眼,学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打蛇务必要打死,除草务必要除根。一有了陈明玉的消息,她哪里还在崔家坐的下去?刚好崔应书也要去拜访常首辅,她就寻了个由头出来。

  她如实告诉了周唯昭:“舅舅要去常首辅那儿,我这边有了陈明玉的消息,干脆就出来了。”

  门轻轻响了,澳门赌博网站:老孔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来,周唯昭喊了一声进来,老孔就提着一个提匣进了门,放下了又立即出去了。

  周唯昭亲自从朱红色画梅花的提匣里拿出几色糕点,又抽出第二层摆出几样菜品来,冲宋楚宜扬了扬下巴:“吃一些吧,从早上折腾到现在,还察觉不到饿?”

  宋楚宜被这一提匣吃食惊得有些回不过神,愣愣的接了周唯昭递过来的筷子,有些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我没用饭?”

  周唯昭咳嗽了一声:“你那边的人张罗茶点去的时候,青卓听见的。”

  这小子原来一直在听壁角......宋楚宜垂下头瞧一眼,都是自己爱吃的菜,花菇鸭掌跟酸笋鸡皮汤一瞧就叫人食指大动,她奔波了一天也的确是有些饿了,就接受了周唯昭的好意,捧着周唯昭给她盛的汤啜了一口。

  周唯昭耐心的把蜜饯金橙泡的茶往她手边推了推:“先喝些润嗓子的润润喉。”

  一点儿也没有开口问她这回叫马旺琨跟马长江出去找陈明玉是想做什么的意思,上次她给周唯昭透露的意思是要对陈明玉斩草除根呢......宋楚宜眯了眯眼睛,放下了手里的白瓷碗问他:“你怎么不问问我,这计划变了是打算做什么?”

  周唯昭笑着瞧她一眼:“不管怎么变,你总有你的理由。你若是想告诉我,自然会说的。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信你。”

  这人可真是,瞧着跟木头似地,可每每说出来的话哪里像是木头了?

  亲们,最近真的很忙。所以最近这几天只能暂时3更左右了,等我忙完了会加油加油再加油的,希望各位亲理解。谢谢哒! :.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