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95章 一百九十五·宠溺
  陈老太太真是煞费苦心,到了这个境地,陈老太爷性命不保,陈家满门离散,眼看着就要油尽灯枯了,她却还有心思来为这个孙女儿筹谋。她不知道该称赞陈老太太是个慈和的奶奶好一些,还是为陈老太太对其他陈家人的凉薄而觉得可笑。

  含烟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就借着说自己打听来的情况:“听说我也是花了极大的心血从陈家姑娘的侍女嘴里听说的,陈家姑娘这回去荥阳,也不是普通的投奔亲戚。”

  当然不会是普通的投奔亲戚,否则以陈姑祖母同秦家的关系,投奔秦家岂不是就很好?秦家二房都是明白人,虽然忌惮陈明玉的身份,可是陈明玉毕竟是个孤女,他们伸手照顾一二,甚至把她送回乡,他们都是很乐意的。何况陈家族人也不是无情无义,派了人来接。陈老太太既然看不上这两条路,自然是替陈明玉选了一条她认为的最好的路,这路当然不会差。宋楚宜耐心万分的点了点头,示意含烟继续说下去。

  “陈家姑娘此去,是去范良娣的娘家,范家。”含烟的声音渐渐的压低了:“听说,嫁的是范良娣大哥的嫡长子,是去做宗妇的。”

  范家到底是个多没骨气的家族,居然连嫡长子的婚事,一家宗妇也由着出嫁女给定,而且定的还是一个罪臣的后裔!宋楚宜简直被这荒唐事惊得回不过神来,半响才失笑。

  连许妈妈亦是目瞪口呆:“这陈家姑娘虽说并未被发卖,也不曾有罪责在身,可毕竟是罪臣之后,普通人家尚且还忌讳一二,范家就这么明晃晃的把人娶回家当嫡长媳?这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此等事情简直闻所未闻!”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为了利益,有什么事情是人做不出来的?宋楚宜倒是想的很明白,主要是她上一世见的荒唐事比这一世多的多了,因此接受也接受的很快。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范良娣既然会答应陈老太太娶陈明玉当嫡长媳,必然是有缘故的,她又不是开慈善堂的,更不是善男信女,总不能是为了可怜陈明玉跟陈老太太,陈老太太必定给了她什么了不得的好处。

  听祖父随口提过一句,说是郑三思曾抱怨过,说是陈老太爷家里当真是比风刮过还要干净,拢共也就搜出来三四万两银子,可是据她所知,陈老太爷可不是个两袖清风的主儿这个年头当官的就没有太清廉的,连宋程濡这里尚且还时时收些除了冰敬碳敬之类的孝敬之外,还偶尔收一些来路不明的打点,更别提陈老太爷了东宫那一伙,说的难听些,就没有不贪的,都跟着太子学坏了,眼睛里只有钱。

  可陈老太爷既然有钱,却并没被锦衣卫跟刑部搜出来,那钱去哪儿了?宋楚宜若有所思,随即缓缓牵了牵嘴角:“你叫马长江跟马旺琨去跟着陈家姑娘有信了就回来报我。”

  她不能放过陈明玉,别提陈明玉这是要去范家当宗妇,就算陈明玉是个孤女,她恐怕也得下狠心先杀了她以绝后患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现在肯定更是恨自己入骨。若是真的容她去了范良娣娘家当范家的嫡长媳,日后可是天大的麻烦。

  还有范良娣,既然太子殿下不肯给太孙一个公道,那这个公道,她就自己来讨。

  隔天周唯昭听说了这事的时候倒是有些愣,他这几天忙着拟定这次平乱的奖赏名单,有些事实是顾及不上,听说了陈明玉的事情,一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宋楚宜瞥他一眼:“殿下若是觉得我多事了,我就把马长江马旺琨都叫回来罢。”

  青卓在后头急的抓耳挠腮,求爷爷告奶奶的希望自家殿下千万别在此时犯傻,说出什么不过一个女子,该放手时就放手之类的傻话。

  幸亏周唯昭平时看着呆,其实着实是不呆的,闻言立即就笑了:“为什么要觉得你多事,你肯这样用心为我,我很开心。”

  宋楚宜顿时被噎的说不出下半句话,耳朵根子又开始不争气的红起来什么叫做为不为他!她分明是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好不好?!而且她也只是怕周唯昭觉得她狠毒啊,非得对一个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孤女下毒手,可谁知周唯昭一下子就把她的话拐了个弯。

  周唯昭很懂的揣摩宋楚宜的心思,见她脸上渐渐现出些薄怒来,就知道离小猫炸毛不远了,立即又把话题扯到正事上头:“你刚才说的很对,范良娣不是那等心慈手软的人。陈老太太若是没有开出合乎她心里跟利益的条件,她是绝对不肯答应这桩婚事的。”

  是的,除非范良娣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否则没有好处的事,她怎么肯去做?何况还要冒着得罪宋家的风险,必定是陈老太太给她的,大大超过她损失的,所以她才会应下这桩交易。

  宋楚宜终于好过了些,点点头:“陈老太爷当了这样多年的官,没理由抄出来的东西比兴福家里的少,就算少,论理来说也少不了多少,我推测就是这些东西打动了范良娣。”

  这很有道理,周唯昭静默一回,看着宋楚宜轻声道:“多谢你这般替我着想。”

  宋楚宜从前总觉得同沈清让说话很累,她不明白沈清让要的是什么,沈清让对她的体贴也并不需要,两个人坐在一起,常常说几句话就没话可说。

  到了如今,她方才知道,这世上当真有这么一个人,你做什么,说什么,他心里都是知晓的,懂你的,并且她看着周唯昭专注看着自己的、灿若星辰又透着宠溺的眼睛,忽而笑了。

  她替他所做的一切,就像是他替自己做的一切一样,本来并不奢望什么回报,可是人家懂你的好,并且能珍惜这份好,总算是一件叫人开心的事。

  五更放完啦,容我去吃个饭先,医院的饭菜半点味道都没有,我得出去找家沙县继续求订阅求月票各种求,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