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94章 一百九十四·斩草
  晚间的时候宋楚宜着实被隔壁花厅里的清风先生震惊了一阵,这位清风先生她从前也听过他的名声,最是放荡不羁的一个人,听说许多人都说他有太白遗风。可是听着隔壁行酒令的内容,饶是宋楚宜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怪道上一世沈清让请不来清风先生,估计以沈清让的段数,听见清风先生这足可跟鞭炮媲美的嗓门就要退避三舍了。

  连向明姿也偷偷在席间跟宋楚宜咬耳朵:“这位清风先生委实同我所见过的有学问的先生们不大一样,怪道就他能出名呢”

  宋楚宴在旁边听见,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她虽是庶女,可是因着宋家家风仁厚,自来没有亏待庶女的,因此并不畏缩,虽然同宋楚宜这个嫡出的嫡亲姐姐不亲,可是同向明姿却交情不错,闻言忍不住就笑:“表姐这样说,也很有道理。”

  宋老太太领着女孩子们用了饭,笑着看她们打闹一回,才吩咐人上了甜点,就听说外头有宫中天使来,这么晚了,怎么宫里头这个时候派人出来?!一屋子的人都惊疑不定,还是宋程濡镇定,立即领着老妻儿子媳妇去了大厅。

  宫中来人是颁赏的,是皇后娘娘跟宋贵妃的赏赐,都是赐给宋楚宜跟宋琰的。

  宋程濡代收了,当下并没露出什么,叫人厚厚的赏了来颁赏的小火者,自己仍旧若无其事的回头去招待清风先生。

  等晚间休息的时候,他却睡不着了,坐在床上靠着枕头轻声道:“这事儿,估计是十有**就这样成了”

  这个时候赏赐宋楚宜,虽说明面上的理由极动听,说宋崔两家在上京路上襄助太孙殿下,救人有功,可连着今天刚到家的宋琰都一并赏赐了,这里头的意思,谁还看不出来?

  加上前两次,这是皇后娘娘第三次给宋楚宜赐下这么贵重的礼物了,就在不久前,皇后娘娘还专门因为魏夫人传宋楚宜的谣言下旨申饬了魏夫人。这里头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这回虽有宋贵妃当挡箭牌,可是这份赏赐也的确是明晃晃的到了他们手里,该知道的,恐怕都已经猜到了。

  宋老太太静默一回,看着宋老太爷道:“这原本咱们自己就想到了的事儿,事到临头了,还慌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以小宜的聪明跟殿下的谨慎,咱们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就冲着这次太子殿下竟然毫无动作,对范良娣的错视而不见,宋程濡心里其实就已经足够担心,可是宋老太太说得对,事已至此,担心也无益了。何况孙子也说得对,宋楚宜既然选了这条路,宋家必然是要陪着她走到底的,这么一想,他心里的烦躁就去了,只是他仍旧低声对宋老太太道:“这个月十五你带小宜进宫,同贵妃娘娘说一声。”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宋老太太心领神会,知道丈夫如今最担忧的是什么,就道:“您是想叫贵妃劝劝皇后娘娘?”她见宋老太爷点头,就转了个方向侧对着宋老太爷:“也对,皇后娘娘乃是一国之母,更是太子的生身母亲,就算再疼太子殿下,也该记着自己国母跟母亲的身份,范良娣牝鸡司晨,又乱了嫡庶,早该打死。偏偏娘娘顾忌太子对范良娣的情分迟迟下不了决心只是这话,不知道叫贵妃去提合不合适?”

  宋老太爷就笑了一声:“从前或许不合适,若是皇后娘娘真诚心实意的想要替太孙着想,聘咱们小宜当太孙妃,现在贵妃娘娘说这话有什么不合适的?斩草要除根,范良娣留着,始终是个祸害,娘娘她也当知晓,我们宋家就算是想要帮殿下,也是要她支持的。”

  宋老太太知道宋老太爷说的有理,立即就应了,只是心里仍旧有些担忧:“咱们家富贵已极,如今再出一太孙妃,日后恐怕就更树大招风了。”

  宋老太爷却并不怕这一点,站得高的人总是有格外的勇气的,他笑了笑:“怕什么,这几年多艰难,还不是一样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以后只会走的更稳的。”

  他宋家的子弟们一个比一个有出息,他只要再替他们撑一撑,再撑个几年,等他们都长成了独当一面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另一边真正收到了赏赐的宋楚宜也并没表现出高兴还是不高兴来,轻飘飘的让许妈妈把东西收到库房里头去,在床上盘着腿由青桃擦干了头发,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头发才擦至半干,含烟就回来了,虽然已经快要入秋,可是热气仍旧叫人难受,含烟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匆匆擦了,来不及换衣裳就先来见宋楚宜。

  宋楚宜见她显见赶得很急,叫青桃给她递了杯水:“慢慢说,不必着急。”

  含烟一气把水喝干了,还是有些着急:“都打听清楚了,原来陈老太太把陈明玉陈姑娘托付给了那位跟她一起来过咱们家的陈家的那个姑祖母,准备叫她把陈姑娘送去荥阳”

  宋楚宜挑了挑眉,重复了一遍含烟的话:“荥阳?”

  陈家祖籍又不在荥阳,其他的陈家人都被陈家族人接走了,唯有陈明玉是个意外,她向来是陈家最受宠的姑娘,陈老太太对她格外寄予厚望,当初一门心思的想替她攀上太孙现在这样糟糕的情况,她替陈明玉选了一条什么路?什么路需要把陈明玉专程送到荥阳去?陈家旁的人可都被陈家族人接走了是什么样的好处,叫陈老太太觉得陈明玉去荥阳比跟着族人返乡更好?

  荥阳有什么?宋楚宜在心里思索一阵,猛然想起了荥阳的范氏一族。说起来,陈老太爷当初毕竟是替东宫办事,这次会出事也是因为跟皇觉寺勾结,而皇觉寺是替谁办事的?

  宋楚宜嘴角微翘,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