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92章 一百九十二·得罪
  建章帝抿了抿唇,指着杜阁老:“不如就由杜阁老跟孟爱卿来主审,如何?”

  常首辅不动声色的瞧了孟继明一眼,孟继明立即就出来领命了:“臣一定竭尽所能!”倒不是他想出这个头,实在是他是刑部尚书,根本就逃脱不了,不管点谁,中间总有他,早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只是要得罪这么多人,到底不是好玩的,孟继明受了人指点,无师自通的打蛇随棍上,求建章帝赐个恩典:“只是事涉江西一省官员,牵连无数,臣实在惶恐”

  杜阁老脑子转的极快,几乎是立即紧跟着道:“老臣也有此意,不如请圣上照旧如同前次科举案那般,指派郡王殿下监审。”

  杜阁老可不想替恭王得罪江西这批难啃的硬骨头们,上回扬州弊案太子叫多少恭王一系的官员落马,这回他也要叫东宫好好尝尝这颗苦果!

  建章帝准了,宋程濡回头就同宋楚宜道:“你我都料得很准,杜阁老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也不怕东平郡王不照规矩来办事这个老狐狸一准儿会把户部工部都拉下水的,户部工部受了这么多年鸟气,也是时候替自己争取争取权益了。”

  之前的铺垫工作都已经做的很到位了,证据人证也都一股脑儿的给准备好了,宋楚宜当然不再担心这些,就是工部尚书她也不担心,黄元厚自会说服他老爹的。

  倒是东平郡王得知这桩差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澳门赌博网站:他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活儿,他要是由着杜阁老他们审,那江西巡抚肯定就要遭殃了,可若是他想在中间做手脚杜阁老还不得立即就揪住他的错处往上递啊?谁出的这么损的主意!

  钱应听说了之后,先劝东平郡王去同太子殿下提了一提,太子经付友德提醒,自然知道这次的事非同小可建章帝的忍耐已经到了一个限度,而九江出事这么多次,如今乍然有人把这些年九江申请修建堤坝的次数还有银两都分门别类的列了出来,事情已经捅破了,就再没有和缓的余地。

  最叫他痛恨的,是江西巡抚在江西任上做了六年,给他上贡走门路的银子统共也只有三四万两,还口口声声的说江西要银艰难,每次来了京城就走门路请他帮忙过户部那关。

  这样贪得无厌的人太子仔细想了一想,除了收过他几回银子,没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而这收的银子,谁能证明自己收过?

  他对着儿子皱了皱眉:“这是得罪人的事儿,可是你也别怕得罪人。作主的毕竟是你皇祖父,你查的清楚明白,不辜负你皇祖父的圣恩,对你自然有好处。”

  付友德跟陈德忠都点头,等东平郡王出去了,又同太子提醒:“杜阁老特意点的是东平郡王,这是打着叫咱们东宫自己乱起来的主意。杨云勇他贪的也太狠了,咱们想保他也没法子,何况也不能保,如今圣上恨他只怕比恨章天鹤更甚。”

  太子对自己这个亲弟弟越发痛恨的牙痒痒,冷笑了一声,胸口憋闷越发严重,缓了好一阵面色才舒展了一些,忍着晕眩点了点头。

  钱应听说太子这样说之后,到底叹了口气,实话同东平郡王交了底:“殿下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是于您却是大大的不利了。毕竟这得罪人的,可是您啊。”

  东平郡王也愁得没法子,可是谁叫杜阁老偏偏点了他,谁叫建章帝偏偏又同意了呢?

  木已成舟,再抱怨也于事无补,钱应仔细想了想,就尽职尽责的替他的主子打算起来:“不过殿下说的是,您办好了这件差事,固然得罪了许多人,可同样的也有好处从此以后谁也要赞您一声一身正气。就是圣上那里,您接连做好了这两样差事,未来的路也会通达多了,这件差事,卑职是这样想,既是躲不过,就好好的去做,做出名声来。若是臣没猜错,这件事您若是做好了,圣上也该给您派正经差事了。”

  东平郡王向来是听得进去旁人的话的,何况是从来一心为他打算的钱应,他点了点头,自此异常用心的跟着杜阁老和孟继明审崔应书的案子。

  虽然孟继明跟杜阁老都是人精,对于审案都是一把好手,可是光是证据就有整整几箱子,东平郡王为了办好这件差事,着实是忙的不可开交。

  另一边的宋楚宜也有些忙,她倒不是忙的崔应书的事儿关节都已经全部打好了,剩下的她们能做的也就只有等结果了。

  她忙的是另一件事清风先生此次是跟着宋琰一同回来的,虽然老头儿说什么也不缺,随便给座院子住就好,可宋楚宜总不能真的这样随意,给清风先生挑了座小院子之后又亲自吩咐人布置了屋子,算了日子又打发人去码头上守着宋琰。

  宋琰回京的那一天,陈阁老在菜市口被弃市,围观的士子听说把现场围堵的水泄不通虽然陈阁老并不是因为泄题而被判的死刑,可是在天下人看来,陈阁老就是个倒卖考题有辱斯文的大奸臣,如今他因为旁的罪名被斩首,他们也是乐意看一看奸臣的下场的。

  马车被堵得寸步难行,清风先生干脆弃了马车步行,见宋琰也跟着下了马车,走了一段路,在热闹的大街上驻足片刻才回过头冲着宋琰道:“陈老太爷败在你手上,着实不是因为你手段多高,而是他自己自视甚高,早忘记了当年是如何春冰虎尾如履薄冰了。你当要谨记,无论何时,也不可掉以轻心,不可凡事由着自己的心意来。自古以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宋琰垂头恭敬的应了,跟着清风先生老老实实的步行回了长宁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