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91章 一百九十一·山芋
  周唯昭有些冤枉,他的确是给宋楚宜分析了其中门道当然,他虽然聪明,可是建造这些东西的本事还是没有的,毕竟他小时候养在龙虎山,对银钱实在没什么概念,建一个大堤需要多少银子,也是他的幕僚黄元厚跟林振兴给他算的黄元厚他爹正好就是如今的工部尚书黄鼎,也不知道黄鼎要是知道儿子学了他的本事出来把他爹跟工部转头就卖了,是个什么样想法。不管怎么样,这俩人把工部职能还有这里头猫腻都给指出来了,兴奋的帮着他家殿下去宋六小姐面前卖了个好宋六小姐若无意外,估计就是太孙妃无疑了,现在跟未来主母搞好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嘛,何况这也是顺手给东平郡王添堵挖坑的事儿,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正当职业啊这回差点被东平郡王跟范良娣坑死在天水镇,要不是他们跟太孙殿下命大,早没命了,明面上不能怎么样,还不许他们暗地里报复报复?

  宋楚宜虽然对这些同样没概念,可是这不是她该管的事,反正横竖工部尚书总该是知道这里头一系列的手续下来要多少银子,而采买到底是花了多少银子,她已经找人都给记录好啦,采买那批人也都被她神通广大的祖父给找到了,一个人都没少,都已经押往京城了。

  陈家的案子总算是告一段落了,陈老太爷被判了斩立决,三天之后就要在菜市口处斩,成年的男性流放岭南,女眷倒是不用被发卖,全被遣送回了祖籍。

  建章帝如今这样处置也是能理解的,毕竟皇觉寺那边杀的太过了,到现在京城菜市口那边晚上都没人敢从那里过,阴气沉沉的,再杀伐太重就不好了。

  宋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陈老太爷一死,陈家族里的男丁又被建章帝亲口下令说了十年之内不许出仕,十年之后陈家本来就没有出息的后辈,荒废十年之后就更是不足为惧了,陈家算是废了。他们现在主要看崔应书的案子进展。

  说起来孟继明头一天提审崔应书就被惊得闪了腰,郡马大人头一句话就喊冤这也是该当的,哪个人到了他跟前第一句话不是喊冤呢?连陈老太爷也是先叫几声冤枉呢。

  可接下来郡马大人就及其干脆的把他画的图纸还有他批复的朝户部申领银子的条陈拿出来了,说自己只申领了十五万两银子,因为足够用了,可是九江知府跟他的两个副手却瞒着他往上报的时候,却多报了整整八万两,户部一共批了二十三万两银子。

  他及后又拿出来那些经他副手们批复的采买单子,石料木头人工,这些所有的费用加起来,工部副手给他的报的是十一万两,这十一万两银子跟他修建堤坝的预算并不差太多。可是问题是在,他又拿出了另一份账本,这份账本记得也是修建堤坝材料的采买费用,可是却比之前的整整少了七万两。

  意思就是说,豆腐渣工程是真的存在的,九江堤坝本来就有问题,所以才会这样不经考验,洪水一来就遭了秧。

  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后头的这本账本才是真的用来修建九江堤坝的账本,而要命的是,后头还记着多余出来的银子的去向知府大人那里打点了二万两,清远显县官那里打点了八千两,总督那里那是个大头,孝敬了三万两,监察御史那里送了一万两,其他的,工部的两个员外郎,底下的包工头们均分了。

  孟继明捧着这些东西,觉得手都在打颤建章帝刚说过要整治贪腐,刚落马马上人头就要不保的陈老太爷的罪名其中一项里头也有贪腐现在要咬整个江西的官了!这要闹出来,比之前扬州弊案的案子也小不了!户部一共批了二十四万两银子下去,最后到他们手里的已经只有十一万两银子了,就是这十一万两银子,他们江西的官还要层层再盘剥一遍!

  连孟继明都忍不住要吼一声这帮子蛀虫!

  他不敢作主,冷汗涔涔,案子也审不下去了,第二天上朝就如实先把崔应书的口供跟提出的证据递了上去。

  太极殿的气氛一时冷的叫人忍不住打冷战,分明是八月的天气,众人却总觉得已经飞雪了,连一向不动如山的常首辅跟杜阁老,眉毛都不禁抖了抖。

  建章帝勃然大怒,当天回后宫甚至气的连饭都吃不下,越想越生气,当晚就点了内阁的几个老油条,问他们的看法。

  常首辅自来是不多说话的,这回却罕见的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该查。”

  建章帝已经跟寒冰一样冷的脸色闻言缓和了几分,是该查,该一查到底!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明白,可是若真是照着崔应所说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里头别说养鱼了,恐怕就是草也活不了,这帮人是在蛀空他的江山。

  杜阁老紧随其后:“的确该查!臣回去算了算这些年九江报上来的修堤坝的次数,几乎频繁到二三年就有一次,每次朝廷拨下去那么大笔的银子,可是每年还是要出事这事也不独今年有,恐怕郡马只是受了无妄之灾而已。”

  杜阁老才不管到底崔应书是不是受了无妄之灾,他只知道江西巡抚是东宫的人,他贪的这么狠,一旦被揭发出来,东宫少不得也跟着丢脸。而崔应书恰好也是东宫的人,现在反正是东宫自己乱了起来,他是乐意看热闹的。

  宋程濡不免感叹一声自家孙女儿跟太孙殿下都想的很是正确,果然一向温和派的杜阁老对这件事格外热心,有他跟郑三思两个人这么一推动,查九江堤坝案的事几乎就是板上钉钉了。

  那现在剩下的就只一个问题了,建章帝看了底下神情各异的人一眼,缓缓出声:“谁来查?”

  这次的案子不同赏赐扬州弊案,事关崔应书,宋程濡这个当姻亲的自然要避嫌,剩下的就是杜阁老、郑三思常首辅和孟继明了。

  早上好,一次性放五更,累的并没力气再说话了,好在我妈明天动身回来后天晚上能到,否则我真的要累死了啊啊大家看的开心,继续求订阅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