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9章 一百八十九·借刀
  陈老太爷的案子果然如同宋家人猜想的那样审的极快,孟继明向来很知道跟着朝中的风向走,现在显然陈老太爷一系是要彻底倒台了,他从前又在建章帝那里挂上了号,办这个案子不可谓不尽心,就连陈老太爷送的金盒子究竟多重,他都着人量了出来细细报了上去。

  朝廷官员草菅人命兼假公济私,还插手地方政务,企图威胁贿赂一方知府,这罪名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是那么重,端看建章帝怎么判了。

  等建章帝斩立决的批复移下来,孟继明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幸亏他这回眼明心亮,没跑去给人添堵,否则岂不是给自己挖坑?

  倒是户部尚书最近都不大高兴,都说皇觉寺是皇家寺庙,供奉颇多土地圈的也颇多,本该是富得流油才对,可是从皇觉寺抄出来的东西不过白银六万余两而已,实在是大大低于预期,而陈老太爷那里自不必说,老狐狸恐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能送金盒子装唐明钊手抄的人,家里居然只抄出三万两银子,着实叫人觉得难以理解,这几天他上朝时都有些蔫巴巴的,户部的银子本来就从来没有够用的时候,秋收税赋一收上来看着是不少,可是往西北福建那边一拨,就又捉襟见肘了,何况今年还添了九江事,户部尚书愁得头发都要白了。

  等下朝的时候他同宋程濡一道走,宋程濡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就笑:“最近抄家抄了这么两家,怎的你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户部尚书姓郑,叫郑三思,他此刻也不三思了,对着宋程濡苦笑了一声:“宋公还取笑我,谁知道皇觉寺跟陈家的银子哪儿去了,送礼的时候这么流水般的花出去,抄出来的却只有这么一点儿,够做什么的?九江那边报上来二十万的缺口呢!这叫人怎么填?!”

  说起这事来又忍不住骂九江知府跟江西官场一丘之貉,豫章知府去年还为了鄱阳湖水患跑来京城死乞白赖的求了十万两银子去,可是到头来什么也没做成,今年鄱阳湖照样洪水泛滥,照样得重新修筑民房,九江那边也没好到哪儿去,去年修堤坝修祠堂拢共批了二十五万两银子下去,可水花儿都没听见一个,今年就又出了事,还又报上来二十万两银子做灾后重建,实在是郑三思心里抱怨几句,觉得江西官场实在是腐烂至极。

  可这话郑三思再三思索过了,是不能提的,毕竟现在这个黑锅已经全然被推到崔应书身上去了,这位工部左侍郎也的确是命不好,谁叫他要去江西那片呢,那片的官就算是好的,去了那边也学坏了,只有沆瀣一气使劲儿贪的,没有能独善其身的。你崔应书想帮百姓干实事,那可不就碍着别人的路了么?人家放着你这个现成的冤大头不坑,坑谁?

  宋程濡也是从户部尚书做过来的,闻言似乎深有同感:“可不是,人人都当户部是钱袋子,可是户部尚书又不会生钱。你这会儿就愁上了,等到了年底日子可怎么过?福建浙江皆有战事,西北那边年底又要发饷,到了那个时候再愁不迟啊。”

  郑三思顿觉牙疼,别人做户部尚书不说肥得流油吧,总算日子是过的风生水起的,就他倒霉,一上任就接二连三的出事,福建那边海寇猖獗,军费是万万不能少的,一少郭怀英那批人还不得跑到京城来生吞活剥了人?那个泼皮什么都敢做的。西北那边更是耽搁不得一给私底下克扣了,被御史他们发现了参奏一本可没法儿活,兼这两年黄河水患、眼前的马圆通造反一事,户部简直过的天天都紧巴巴的。

  从前那些截流之事都不敢做了,别说底下了,他这个尚书都摸不到多少孝敬银子,实在叫人生气,最叫人生气的是九江那边,从前批十万两,好歹那边留个三四千银子来打点打点,现在他们报多少就得给批多少,否则就要闹,整个江西官场一块儿闹,真是受够了这帮孙子的鸟气了!

  “听说崔侍郎已经进了刑部了?”郑三思磨了磨牙问宋程濡:“不知道崔侍郎这案子是个什么走向。”他说着,一面又摇头:“要我说,崔侍郎再不是那等贪赃枉法之人。九江决堤之事年年都有,不过这回崔侍郎赶得不巧罢了”

  宋程濡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回家换了常服,跟宋老太太一道用过了晚饭,方才带着宋楚宜跟宋珏去了书房。

  常先生跟应先生早已经候着了,见了他们忙起身见礼,彼此见过,就又坐下来。

  “小宜说得对,九江的事人人其实都心知肚明不过是没人捅破罢了。”他把今天见郑三思时郑三思说的话说了:“那帮人贪得无厌,胃口一年比一年大,连给户部的常例孝敬也没了,贪得无厌到了这个地步,连户部也不看在眼里了,郑三思心里对他们都存着一肚子的气呢。”

  郑三思如此,户部上下应该也是长了一条舌头的,户部是个什么去处?那是个跟银子打交道的去处,在那里呆的人哪个是省油的灯?一次两次没孝敬他们尚且给你小鞋穿,何况是三次四次五次?从前没机会也就罢了,一旦抓住机会,他们还不把你往死里踩?

  常先生看了宋楚宜一眼,下巴上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六小姐的意思,是挑动户部的人跳出来闹事?”他又自己摇了摇头:“这恐怕不妥,郑大人是个极会审时度势的人”

  现在情势对崔应书明显不利,他就算是知道自己利益受损,也不会出来得罪江西官场。

  “不。”宋楚宜言简意赅的微微摇头:“不用他们来带头闹事,他们只要在关键时候,呈上这些年九江申报的修堤坝,抗灾抚民的账册罢了。而这一点,郑大人已经承诺祖父了。适当的时候,他是愿意伸这个援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