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8章 一百八十八·阴影
  十一公主既要办茶话会,自然是有头有脸平时有来往的人家都要下帖子请的,镇南王府也在被邀请之列。镇南王妃拿着帖子有些犯难,觉得自己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若说心里一点儿怨气没有,那是假的,她这样诚恳的上门一而再再而三的求娶,叶景川也一片真心,最后宋楚宜却看她儿子不上,做母亲的,难免心里有些不痛快。可镇南王说得对,看不上就是看不上,人家当初也没有一口就答应下来,因此她这口气就憋在心里,现如今知道这茶话会到底是为的什么办的,心里就有些尴尬。

  她纠结思虑再三,觉得纵然自己要去,也不能待儿子去十一公主府的这茶话会办的有趣,驸马在前头招待男宾,女眷们在后宅看戏耍乐,因此大多数男孩子们也都被邀请了。叶景川从前就同驸马关系不错,自然而然的宾客名单里也没落下他。

  等叶景川晚间来请安的时候,她就特意支使儿子去做事:“你大妹妹陪嫁的床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若是有空,就往城外瞧瞧去,再把镶嵌的东珠带去。”

  是专程给了已经从工部致仕回家的老工匠帮忙打的,人家住在城外,一来一去少说也得个四五天,叶景川知道他娘心里是担心他触景伤情,很痛快的答应了一声,回头去找他大哥跟父亲,说陈阁老被押解进京了的事儿:“听说是今天才到的京城。”

  这也算是晚了,崔应书都差不多也要到京了,镇南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两个儿子问:“锦衣卫那边还没传出什么信儿来?”

  冯公公也下了诏狱了,照理来说,他那里总也得有些话该吐出来了吧?

  叶景宽坐在他父亲下手,闻言自然而然的接上了话:“前几天我顺路打听了一回,听说已经开始做文书了,既然都开始做文书了,想必赖大人不会一无所获吧。如今只等陈阁老到了京城,刑部再审一审了。”

  孟继明这只狐狸这回也不说病了,成天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陈家这回是怎么也跑不了的。镇南王哦了一声,转头又问叶景川:“福建那边,你还去不去?”

  福建那边传来战报,说是海盗勾结倭寇钦犯沿海边境,一千余人把当地三千民兵打的落花流水,成功劫掠不少东西,还掳走了二三百名百姓。圣上震怒,已经下令让兵部左侍郎廖怀远下去巡视,若是叶景川想去,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叶景川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儿子正想同父王提这个事,我是要去的。”

  去了福建也好,踏踏实实学些本事建功立业,小儿子终究不是勾心斗角的材料,镇南王言简意赅的点头:“也好,那你准备准备,大约也就是这阵子的事了。”

  宋家也收到陈老太爷被押解进京的消息,宋老太太差点忍不住拍手叫好:“耽搁了这么些日子,听说他在路上病了好几场,我还当他要拖到中秋过后才进京了,这还不是照样要回来?偏得做那些做派,他如今这副样子,还以为有人敢朝他伸出手拉一拉他?”

  今天皇觉寺剩下的最后二十名僧人也被杀了,这么些年来,朝廷除了当初泰王的事儿,还从来没杀过这样多的人,恐怕建章帝登基到现在,朱笔批复的死刑犯们,今年是最多的一年了。

  宋老太爷说起这事来:“其实说是和尚,这帮人何曾真的把自己当和尚了?圣上这回在皇榜上也说的清楚明白,称呼他们是叛党、逆贼。”

  宋大老爷也点点头:“之前魏家散布流言说什么皇觉寺是遭了小宜的连累,很是乱了一阵。自从皇榜贴出来,这话渐渐的也没人敢提了。”

  乱党就是乱党,逆贼就是逆贼,还是企图刺杀太孙的逆贼,有什么好说的?犯下这等大罪,就算宋楚宜不是天煞孤星,难不成他们就能活了?百姓们也不是全然都被人牵着鼻子走的。

  “晚间等珏哥儿回来,也就知道刑部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了。”宋老太爷道:“圣上这回是下了狠心要整治吏治,孟继明又是个聪明的,他这回可是马不停蹄的等着陈老太爷到了刑部衙门就开审了,以他这样的办事效率,恐怕这案子不必跟皇觉寺的一般,拖到这样晚。”

  其实朝廷办案,自来按照规章程序走下来,几个月是最起码的,晚的拖了几年的也不是没有,皇觉寺的人不过十几天就被定罪问斩,着实算得上神速了。至于陈老太爷的这案子,孟继明估计用时只会比锦衣卫审皇觉寺的少。

  因为腾出了空,还得准备接下来审崔应书呢。

  宋老太太想起这事儿就忍不住皱眉,实在是这事不好应付,整个九江的官员都怕受牵连,一口咬定就是崔应书的责任,他们众志成城,又把表面上的证据做的这样好,一副不把责任推给崔应书,就誓不罢休的架势,着实叫人伤脑筋。

  宋老太爷看了宋楚宜一眼,告诉她:“常首辅也没法子,派了人去九江那边打了招呼,可是九江那边一口咬死了就是崔应书受贿。”

  这想想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死了四五千人,这不是个小数目,放在福建,已经足够叫总督都暂时剥夺官位戴罪立功以观后效了。何况是在九江?九江一系的官员想必都是受了人指点,把这个黑锅给外来的崔应书背,自然,他们从前估计是没这个胆子的,这个胆子是谁给的呢?这也很好猜,这事儿跟皇觉寺和陈老太爷的事是三管齐下齐头并进发生的,叫人不疑心到他们身上也难。

  可当初陈老太爷能说动他们,是因为他们也相信陈老太爷所说,宋家崔家恐怕都要倒霉,一个崔应书,背了这个黑锅也就背了,并没什么所谓,现在呢?

  就像她上次同端慧郡主说起的那样,现在宋家跟崔家可都还好好的,就算该急,也是他们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