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7章 一百八十七·交易
  陈老太太的声音放的越来越低:“东平郡王你是嫁不成啦,现如今你祖父那些银子她们哪怕想要,也不会用这样的位子来许你啦。不过你也别伤心”陈老太太看着明显已经呆滞了的陈明玉,一鼓作气的说了下去:“可是秦家跟范家,你都是去得的。”

  陈明玉低头略想了一回,就明白为何秦家这些日子待她虽然谨慎,却也不敢过于谨慎了,她问她祖母:“您早有打算?”

  “我这辈子,一直提着一口气,什么都输长宁伯府那个老太婆一头。”陈老太太淡淡的笑了笑:“从前我就对你说,你在宋楚宜跟前丢脸,就如同我在宋老太太跟前丢脸,就是这个意思。自来我就跟她不是很对付,这次冯公公给我献计叫我死在她家门口,我原本是想死的,可是后来又忽然不想死了。我若死了,你祖父浑水摸鱼又被贬了又怎么样?他年纪大了,经此一事只怕会落到谷底再也起不来,宋家也不会容他活着。”

  陈明玉听不大懂,懵懵懂懂的看着陈老太太,不知道陈老太太究竟想说什么。

  陈老太太停了停喘了口气才接着说:“后来我仔仔细细的想了一回,终于想到了办法。我们是没指望了,反正也都老成这样了,无所谓死不死。你祖父犯的事前朝也有先例,他跟皇觉寺勾结的事儿没被捅出来,他就只有史御史说的那些罪过,最重也就是杀头了,不会连累年纪尚小的孩子们,陈家总算是能留点血脉的。”

  说了这样久,陈老太太终于不再说这些语无伦次的话,开始说一直叫陈明玉悬着心的计划:“我打算着,跟范良娣做个交易。”

  陈老太太今天去找的是王侍郎的太太同是东宫一党,从前也是有往来的,陈老太太知道王家跟范家关系匪浅。她找王太太,是想求王太太去东宫给她带句话。

  陈明玉悚然而惊,听陈老太太说完了前因后果,简直连鸡皮疙瘩都冒起来,她抓着陈老太太的手,有些惊恐有些担忧:“祖母,现如今范良娣恐怕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皇觉寺的事儿,不正是范良娣闹的么?太子殿下纵然不愿意事情闹出来,可是对范良娣只怕也厌恶透了吧?您这个时候去求范良娣,又有什么用处呢?”

  陈老太太看了一眼陈明玉,忍不住笑了:“真是个傻孩子,她要是个简单的,能把太子妃挤兑了这么多年?放心吧,她总比你想象的精明多了。”

  “那您是想叫范良娣成全我跟范家的婚事?”陈明玉还是觉得这未免有些石破天惊:“可这也太招惹别人的眼睛了,范良娣难不成就不担心宋家?”

  陈老太太就眯了眯眼睛:“你还小不知道那是多大数目。也不知道范良娣多需要银子”她哂笑了一声:“就算你是地狱里的恶鬼,这个时候在她眼里恐怕也跟个仙女儿没什么两样,你放心吧,她会答应的。”

  陈老太太说的这样斩钉截铁,陈明玉却仍旧觉得这事儿虚无缥缈。

  反而是东宫的范良娣在吃了一惊之后才回转过来,疑惑的问了一声齐嬷嬷:“你说谁?”

  齐嬷嬷垂眉敛目的答了话:“是陈老太太”

  范良娣蹙起眉头,之前钱应劝她答应陈老太爷把陈明玉许给东平郡王,现在陈老太太又求她把陈明玉许给自家大哥的嫡长子?亏她怎么敢想!

  她揉了揉额头,正要说话,就听见齐嬷嬷又道:“王侍郎说,陈老太太那里还有礼物献给娘娘,也是陈老太太的一片心意。”

  范良娣略蹙着眉头想一想,心中还以为是从前与陈家往来的信件信物等东西,心中待了恼怒跟咬牙切齿,可是等打开厚厚的一沓信封一看,立即就又把装信封的匣子阖上了。

  陈家居然还有这等财力!她想起西北的生意早十年前都是陈阁老在经营,再想想扬州弊案章渊那里的孝敬还有西北那事章天鹤的倒台,不得不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才重新看向齐嬷嬷。

  这么一大笔银子,能做许多许多的事了,今年韩正清送回来的红利其实不过十万两,是她自己写信百般说服了父母,父母才从家里凑出了七万两,就这样,还卖了不少东西跟宅子林子,现在有了这么一大笔银子

  她转头吩咐齐嬷嬷:“去拿纸笔来。”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她脑海里迅速权衡利弊弟弟远在福建,侄子也在荥阳,都离京城千里之远,把陈明玉送到那边去成了亲,根本引不起谁的注意。

  而等到时候顺天府查起陈家人口来,再说陈明玉早就已经与范氏订过亲,去金陵之前就已经前往荥阳了

  虽然漏洞百出,可是谁会揪着一个不过及笄的女孩子不放呢?至于宋家范良娣眼里染上一层阴影,宋家自来就从没想过上她的船,还一味的跟她做对,她若是顾忌宋家,日子也不必再过了。

  因此第二天陈老太太再去见王太太回来之后,终于露出了这阵子以来的第一个笑脸,拉着陈明玉细细的看了半天,既不舍又万分欣慰的嘱咐她:“日后就靠你自己了,祖母替你打算到这里,已经尽力了。”

  陈明玉没料到竟然真的就成了,还是定的是范家的嫡长子,一时都反应不过来,拽着陈老太太的手,茫然了半日。

  还是陈老太太着人给她收拾铺盖行李了,她方才如梦初醒,澳门赌博网站:跪倒在陈老太太跟前痛哭流涕。

  陈老太太反倒是想得开了,笑的无比舒心:“以后这要斗,也是东宫这两位斗。你跟宋六小姐或许天生就是生下来做对的,只是希望你日后不要再输了。咱们怎么也得赢一次,叫她们也尝一尝咱们家尝过的痛苦”

  陈明玉目瞪口呆,指甲陷进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