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4章 一百八十四·亲事
  皇后娘娘被太子的这句话惊得病了好几天起不了床,再怎么样也没想到太子竟终于把这话明晃晃的说了出来,她自来就觉得这件事异常对不起太子,也觉得后来为了太子而冷落恭王异常对不起恭王,如今被儿子这么一激,觉得两个儿子都对不住,又把两个儿子通通都得罪了,不由悲从中来,不过几天时间,人就憔悴了一大圈。

  荣成公主进宫侍疾,听说了事情原委,心中对这位当太子的哥哥的失望更甚,拉着母亲的手默默的垂泪:“就皇兄这样的脾气跟心胸,着实是”她说话说到这里,怕母亲伤心,又把话转了个头:“母亲不必跟他生气,要是跟他生气,简直不用活了。”

  皇后苦笑了一声,嘴角牵起一抹冷笑:“范氏不过是个蝼蚁,捏一捏就没了。我之所以一直不肯下手,无非顾虑的就是他的心情他的脸面”

  荣成公主默了默,半响后才叹了口气:“他向来性子倔强,这回因为范氏跟您杠上了,要他杀范氏就更不可能了。这范氏也是有能耐皇兄为了他,连礼部尚书都请动了,这声东击西浑水摸鱼的本事,从前皇兄可没这样精通。”

  讨论一回,荣成公主自己都觉得焦心不已就像丈夫说的那样,太子真是越走越偏了,可他这个越走越偏的人身上偏偏还系着他们这么多人的性命前程,真是叫人烦忧。

  幸好谢司仪捧了一盏血燕红枣茶进来,奉给皇后喝了,又轻声道:“娘娘,宋贵妃娘娘来了。”

  近来宋贵妃来清宁殿来的很是勤快,皇后闻言就笑着点头叫请进来,见了小皇子还亲自引逗了一番,又笑着看向宋贵妃:“小皇子长得极好,你用心了。”

  建章帝人到中年得一幼子,初时不过是一时热情,可后来相处着相处着,倒是得了些乐趣当初他的儿子们出生的时候,他正跟泰王斗得不亦乐乎,后来儿子们长大的过程中又被荣贤太后很是压制了一阵子,因此他对孩子们看顾的的确算是少的,如今乍然添了个儿子,正是四海升平的时候,心境不同,小孩子又天真可爱,因而颇为得趣,因着小皇子的原因,连对着宋贵妃的时间也长了,宋贵妃的日子也算是越来越好,听皇后这样夸赞,忙笑着道:“这都是娘娘福泽庇佑的缘故。”

  皇后含笑问她:“十一有段日子没进宫了罢?离得这样近,澳门赌博网站:难不成非得拘泥于礼数初一十五才进宫来请安?这宫里有她父皇母后母妃,她就算天天进宫来也是使得的。”

  宋贵妃向来聪明,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即就明白了皇后娘娘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笑道:“娘娘不知道,这丫头跟驸马往江南去游玩了一趟,简直乐不思蜀了。”

  荣成公主同十一公主关系不错,闻言就笑:“十一还是孩子心性,不过既然驸马乐意陪她游山玩水,她们夫妻过的和乐,也是好事。”

  有了这层铺垫,皇后才笑着点头:“说的是,择婿可是件极要紧的大事,十一就选了个好驸马。说起来,你家的几个姐妹们也都假的不错。”

  这话头又被提起来了,宋贵妃心里有数,就笑:“说起这个,十一还说要请公主给个面子,她过几天办什么茶话会,想请公主也同去,给她做做脸。”

  “当初荣成刚出嫁的那几年也喜好弄这个,可这几年倒是荒废了。”皇后咳嗽了几声就感叹:“这长日无聊,多走动走动自然是好的。也该叫她们年轻人乐一乐。”

  荣成公主向来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母亲,等宋贵妃告退了,方才道:“母后怎么好似对十一的这次茶话会极感兴趣?”

  皇后忍不住就嗔她一声:“你呀!之前不就跟你提过宋六的事儿?宋六小姐好是好的,我也喜欢可也得瞧瞧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毕竟不是个普通的小姑娘,直接叫她进宫来问也不大好,我想着,不如就叫十一跟你去问问她的意思。”

  其实若是不然,叫端慧郡主去也是一样的,可惜现在这情势,崔应书如今犯了这样的大错,端慧郡主就不合时宜了。

  荣成公主恍然大悟,忍不住失笑:“唯昭自己看中的,难不成我们瞧着不好就不好了?何况他这性子人家姑娘要是不同意,他就不会叫自己的这个意思被您知道了。”

  “说是这样说”皇后闻言就正了色:“他向来是个不强人所难的,我都知道。可这孩子实在不容易,我也不是为了查人家去的宋六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些年咱们总也知道些。从前我还怕她厉害,现在我就怕唯昭瞧上一个不厉害的反正,横竖你去瞧瞧,到时候我在你父皇跟前也有话说。”

  荣成公主答应下来,回去同叶景宽说了这事儿,叶景宽先是摇头,然后才点了点头:“这也真是或许厉害的总要有厉害的来配罢,她跟殿下也着实是天生一对了。”

  荣成公主也跟着叹气:“只怕母妃跟景川心里难受”

  叶景宽比她想得开,挑了挑眉摇头:“这有什么好难受的?天底下的好女孩儿也不止宋六一个,没有了这个,还有那个。没听说过谁为了哪个女子一辈子就不过日子了的。何况父王说得对,人家也没跟咱们保证过这事儿一定就能成,早知会过了等从晋中回来之后再说的。算了总之没有缘分,倒是愿她跟殿下的亲事能顺利吧。”

  既然叶景宽也这样说了,荣成公主也不再提她肯定是愿意周唯昭好的,周唯昭好容易有个喜欢的姑娘,她自然希望他能得偿所愿。她只是怕丈夫跟公婆心里有心结罢了,既然丈夫如今都这样说,她心里自然更加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