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3章 一百八十三·失望
  等太子什么也没说的出了门,范良娣整个人筋骨就都软了,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般瘫在地上半响都起不来,还是房嬷嬷跟木勺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把她搀扶起来,又手忙脚乱的到处去找活血散瘀的药,范良娣的头磕的极为实诚,额头上淤青了一大片,看着就有些渗人。

  房嬷嬷一边轻手轻脚的给她涂药膏,一边忍不住担忧的问她:“娘娘,殿下他,可曾说了什么?”房嬷嬷心里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从前还当郡王殿下跟自家姑娘不同,总是聪明理智些的,谁知道郡王殿下居然也跟着姑娘胡闹,怎么连刺杀太孙这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现在东宫还没能当家作主呢,现在要争要抢,是不是也太早了?!唉,都说聪明人想的多,果然就是心眼儿也多也杂,像她这等做下人的,就觉得就算要闹,也不能在这当口闹还是那句话,东宫还没当家作主呢,这也就是太子殿下不把太孙殿下当回事,若是真把太孙殿下当回事,这个消息传进来,以太子的身体,还不得活活被气死过去?底下还有恭王肃王虎视眈眈的,就是鲁王,虽然从前老老实实的,可是贤妃娘娘死了,妹妹又远嫁了,哥哥也死了,说不定也都变了

  范良娣睁开眼睛,眨了眨眼,又盖住眼里那一抹深刻的怨恨,冷笑了一声:“能说什么?总之不会杀了我就成了。”

  房嬷嬷心里忍不住一惊,真正觉得心惊肉跳起来,自家姑娘实在太沉不住气了她这样想,总觉得还是得叫侯爷回来,自家姑娘这脾气,只有侯爷辖制的住,侯爷说的话,她才能勉强听进去几句。可房嬷嬷想起韩正清,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现在侯爷也不是从前那个侯爷了,他儿子老婆都是死在范良娣手里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己很不记恨,话说回来,要是不记恨,那可真不成个人了,房嬷嬷觉得头痛。

  没过一会儿,东平郡王就进门来了,看母亲额头上淤青了一大片,心里的怨气忍不住又消散了许多钱应说的是,他日后不能再事事都照着母亲的想法来了,这回要不是担心母亲擅作主张会闹出更大的事,他才被迫叫钱应去联系了皇觉寺,也不至于闹的父亲这样生气这样两头为难,他看着母亲,叹了声气:“母亲父亲没为难您吧?”

  范良娣摇了摇头,觉得脑子有些乱,略微缓过了这一阵晕眩才拉着儿子的手,四下看了一眼,把下人都遣散出去,轻声朝儿子道:“你放心,这次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尽管之前钱应已经同他保证过,说这次的事情十有**就这么糊弄过去了,可东平郡王心里却从没深信过的父亲那天的暴怒他看在眼里,何况还有宫里皇祖母跟东宫太子妃的压力,连幕僚等等也都劝父亲要分清嫡庶,清正规矩。现在听范良娣这么说,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声:“当真?”他父亲对母亲的情分真的已经深到了这个地步?

  范良娣摸了摸儿子的头,眼里透着幽幽的光,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诮笑意:“自然当真。我知道鸣翠宫那边的动静,还想着借皇后娘娘的手来逼殿下处置了我。可她们也不想想,这么多年来是谁陪在殿下身边,是谁帮殿下筹措银两养着这么些谋士幕僚,又养着西北那一大帮子要吃饭的”她看着周唯琪,声音渐渐放低:“你如今也大了,心里也要有个数。你别怕,别看那帮人说什么嫡庶不嫡庶的,你父亲心里,压根就没他们母子。他们再风光再好,在你父亲眼里,那也不关他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可你我就不同了”

  我们把一切都系在了你父亲身上,我们的就是你父亲的,杀了我就是在断你父亲自己的血肉,他是舍不得的。

  周唯琪安静下来听他母亲说话,心里已经被浇的差不多要灭了的那团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另一头的皇后娘娘却彻头彻尾的觉得自己被泼了一盆冷水,她看着自己的长子,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太子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自己的脚尖,就是不去看他母亲,隔了良久才道:“儿子的意思,这次的事情就算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前脚唯昭出事,后脚盛宠的范良娣就死了,这不同样招惹人的怀疑和猜测吗?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好似他说不会发生了就不会发生了似地,皇后简直没法儿想象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能蠢成这副模样,她冷笑了一声,含着无比的失望跟愤怒:“混账!你是要当纣王幽王吗?!为了个女人,你到底还知不知道分寸?!”

  亏她还叫荣成公主跟镇南王亲自去劝了一回,横着这些人的劝告太子根本一句都没听进去,都当了耳旁风?!皇后实在顾不得疏远不疏远,情分不情分的了,几乎指着太子的鼻子骂:“唯昭是你儿子!他体贴你孝敬你,帮你着想,为你打算,所以把这事儿压了下去,苦果自己咽,这是他当儿子的孝心,一片赤诚的为了你!可是你作为父亲,就是这样对待他的孝心?他到底哪里不好,你嫡亲的唯二的儿子的性命,居然还不如你身边的一个姬妾?!你的脑子哪里去了?!”

  太子就又记起少年时她抱着恭王柔声细气的哄着他莫哭莫哭时的温柔,和面对他的功课时的疾言厉色,人的心怎么就能长的这样偏?!他猛地站了起来,脸色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白,觉得自己喘不上来气,捂着胸口平复了好一阵心情,方才冷笑着哼了一声:“十个手指头尚且有长有短,母后对我同弟弟都如此,做不到一视同仁。怎么到了我这里,要求就这样不近人情?!你斥责我之前,怎么不先回头看看自己做了什么事儿?!当年逃命,你都抱着你另一个儿子,不是我!我如今还没做的你这样过分,你就口口声声说我偏心,那你怎么不瞧瞧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