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第780章 一百八十章·苦果
  宋老太太脸上笑意就一滞,她虽然知道迟早有这一日,可这一日真的来这样早,她又有些惆怅以及担忧,这担忧不为太孙可靠不可靠,为的是真嫁给了太孙,日后处境堪忧太子殿下如此偏心范良娣跟东平郡王,着实不是个令人欣喜的事。

  她这样担心,也就这么跟宋楚宜说了:“往年间瞧着也不算太出格,也就是这两年,或许是因为太孙回来了,东平郡王跟范良娣都动作频频,可偏偏太子还这样纵容”宋老太太顿了顿,就道:“不说别的,就说这次遇袭的事儿。太孙为了东宫的脸面,也为了保全太子在朝野的威望,自己把皇觉寺的事压下去了,把责任都推到死去的端王身上,一点儿没牵连东宫,可是这是太孙孝心,就算是为了这份孝心,若是太子真是个明白人,澳门赌博网站:也该先处置了大范氏,来安太子妃跟太孙的心,可太子到现在也还没动作”

  连宋老太太也这么看,东宫那些谋士跟属官们肯定也是都劝过了太子的,就是叶景川,也说他父王说太子殿下实在是个凉薄的人。

  嗯,这凉薄也只对着周唯昭跟太子妃了,宋楚宜淡淡的牵了牵嘴角:“就像太孙殿下所说,大约是他没带到太子的缘分吧。”

  不过这也不要紧,有个好父亲纵然是福气,如同叶景川那样,有镇南王对他关怀备至替他铺路,固然是好的。可是没有,也不缺什么,他要什么,会自己去争取,而且,以后的路他还有自己呢,自己会陪着他一起,该是他们的,一样都不会让给别人。

  宋老太太就不说了宋楚宜也同样没怎么带到宋毅的缘分,跟宋毅也是情分平常。她提起了这件事,宋楚宜大约是物伤其类了。

  她握了握宋楚宜的手,见宋楚宜笑着朝自己摇头,就知道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不由在心里叹一声,这孩子心里头什么都有数,她也就不再多说,转而同她说起宋琰的归期来:“本来说的好好的,说是这个月月底就回来,谁知竟不能成行。”

  小孙子一个人独自在金陵,虽然也办了件这样轰轰烈烈的大事叫人知道了他的本事,可是俗话都说哪有不牵挂孩子的父母,宋老太太一日不见他,一日就悬着心。

  宋楚宜知道这事儿,提起弟弟来连眼角眉梢都柔和了一些,上挑的眼尾微微往下压了压,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他要等清风先生一道回来,晚些也是有的。”

  宋老太太还是昨晚听宋程濡高声大笑方才知道宋琰竟凭着陈家的事儿入了清风先生的眼这位清风先生着实同他的师兄有些不同,他师兄是再正经不过的有名望的当世大儒,他却是个放诞不羁的,虽有学识,可是这放浪不羁的名声却也同他的学识一样出名。多少人在他手底下折戟而归,他比他师兄还矜贵得多,从头到尾也就收过崔绍庭一个学生,之前宋琰在他跟前也是屡屡碰壁清风先生连他唯一弟子的书信都不给面子,就当没瞧见,该去哪儿仍旧去哪儿,着实没把宋琰当回事。

  宋程濡跟宋珏商量过,都跟宋楚宜一个意思,既是人家不愿意,也不必勉强,叫宋琰收拾行李准备回来,谁知陈家的事一了,清风先生竟主动找上了宋琰的门,说要跟他一同回京见见他那徒弟他那徒弟现在还远在西北呢,见什么徒弟,分明就是找个借口跟着宋琰罢了。

  宋老太太因此也骄傲起来,笑着点头:“清风先生德高望重,他既肯同阿琰一同回来,等多少时候都是等得的。就是我私心想着琰哥儿快些回来罢了。”

  宋琰的确是归心似箭,这倒不为了其他,就为了他姐姐他虽然人在金陵,可是却也知道姐姐的亲事约莫也就是这阵子就该有动静了,这事儿虽然他插不上什么手,可是不在跟前看着,到底不放心。

  可是他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就走不成,一是清风先生这里还有许多书籍古册要他帮忙整理,二是崔华蓥去金陵礼部办的文书一时半刻还下不来,三还有一点,冯公公着实缠他缠的太紧。

  宋琰其实说不上对冯公公有多大的意见,他跟着姐姐哥哥混的久了,深知太监不可得罪的道理,尤其冯公公还曾经一度跟安公公争过秉笔太监这样的位子,他更是没想过要得罪人家。

  可耐不住冯公公先投向了陈老太爷,而且还给陈老太太支了个招,叫陈老太太上宋家闹出些事来,以来扰乱形势,好浑水摸鱼,趁乱过河。

  这一点就着实叫人难以容忍了,他无法忍受别人算计上自己家人,虽然冯公公没能得逞,陈家老太太到底也没能血溅他家里,可是这结算是结下了。史御史上书弹劾冯公公跟陈老太爷沆瀣一气,他也就冷眼看着。

  冯公公焦头烂额之下,在京城托了不少门路上长宁伯府求情,私底下或许是觉得他人小可骗,居然还天天来他跟前想着要他写信回家同家里说说情。

  他终于有些明白当初为何冯公公争不过安公公了,他这想的东西着实同普通人不大一样,清风先生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十分不满的提点他:“他既来找你,说明现在根本没事。你不如给他找点事做,反正现在金陵城史御史也挺忙的,你叫忙的对上闲的,岂不是好?”

  宋琰于是从善如流的把冯公公托人去京城打点的消息透漏给了史御史,而史御史查明白之后毫不犹豫的记起了这条漏网之鱼,下次上书的时候一并把冯公公也带上了。

  史御史的战斗力是不言而喻的,向来他参奏的人几乎就没能全须全尾的,冯公公因而忙的焦头烂额,这回终于没功夫来找他的门路,改而往朝中去寻了。

  今天七更,尽力了,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吧,然后也希望大家看在作者君这么努力的份上,狠狠地砸订阅砸月票跟打赏呀,爱你们么么哒大家早点睡哦凌晨视情况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