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九·缘分
  叶景川到底还是去找了宋楚宜一趟,算起来从晋中宋楚宜拒绝他的那次开始,他跟宋楚宜说的话实在有限,或许加在一起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就是船上那几句对话,后来他就发着高热,差点儿丢了性命。

  他站在宋楚宜面前,一如既往的觉得自己不自觉的就矮了一截,这矮了一截不是说他觉得自己哪里配不上宋楚宜,实在是他觉得宋楚宜站在他够不着的地方。

  宋老太太私下同宋珏叹气:“其实叶家小二着实是个再好不过的孩子,我叫人去镇南王府送礼的时候,这心里可不好受啦。”

  宋珏从前也觉得叶二不错,最主要的是人虽不算绝顶机灵,可是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正人君子,又听得进人说话,又尊敬长辈,没有纨绔之气,这样的人,用来过日子也尽够了。可是人是好人,宋楚宜偏偏不喜欢。他是看得透的,宋楚宜对周唯昭确有一份与众不同在里头,他虽不想宋楚宜过的太辛苦,可前提是宋楚宜不愿意过的太辛苦,若是她自己都对这份辛苦甘之如饴,他这个做大哥的,就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

  而且他也不是立即就觉得宋楚宜同周唯昭也算般配的,虽然之前就已经跟祖父二人商议过了这事儿,可是等到太孙跟宋楚宜回京了以后,他还是叫过了望风来好好的问了一遍,听见周唯昭曾跳水救过宋楚宜之后,这最后的一点疑虑跟犹豫也散尽了。

  老实说,宋珏对自家同胞的亲姐姐尚且没有对宋楚宜亲近,他也算得上是抱着宋楚宜长大,这个小姑娘如何一点点的长成,他都看在眼里。在他心里,宋楚宜跟他的女儿,也没甚太大的分别了,只要宋楚宜喜欢,刀山火海愿意去闯,他若是力所能及,总是想为这个小妹妹办到的为着她维护过这个家无数次,他也必须要办到。

  因此如今听宋老太太这么说,他就劝宋老太太:“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他再好,小宜不喜欢,有什么法子呢?祖母与其难过这个,不如替小宜多操心操心往后的事情吧。还有明姿,明姿也该着人去接回来了。”

  说起来,向明姿跟陈锦心成了好朋友,两人倒是说的上来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都父母双亡而格外能理解对方些,一来二去的相处的很是愉快。

  宋老太太乐意看见陈锦心与向明姿交好,无他,陈锦心着实是个可怜人,这一辈子都已经毁了,宋老太太想着,能叫她过的开心些,总比叫她郁郁寡欢的好。这次是陈锦心病了,宋老太太特意叫向明姿过去陪一陪的,谁知陈锦心这一病倒病了一个来月,向明姿已经打发管事回来问了好几遭宋楚宜回来没有了,宋老太太想到这里,忍不住点头:“你说的很是,这个小丫头只怕是想小宜都想坏了,偏小宜回来以后委实不得空,明儿我就派人去接她。”

  叶景川是来同宋楚宜说清楚的,他觉得他从前说的不够清楚宋楚宜似乎也不愿意听他把话说出来,可是有些话不说清楚,他觉得不痛快。

  “六小姐,我从十四岁开始就想娶你为妻了。”他认真的盯着宋楚宜,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放大:“从前我还小,人莽撞,许多事考虑的不周到,只顾着自己喜欢,忘记了问问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喜欢,实在是我的不是。”

  叶景川能说这样的话,实在叫宋楚宜觉得吃惊,她不喜欢叶景川,实在是因为觉得话说不到一起,偏偏叶景川还对她情深意重,觉得自己报答不了这份深情,又害怕叶景川的热情终有用尽的一天。可是人终归是会长大的,叶景川如今就长大了。

  既然叶景川不再是从前那个莽撞的恨不得剖开心来挖给她看的少年,她心里的紧张还有压力就小了许多,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事情大约讲究缘分。”

  叶景川就笑了,他实在是精进了许多,再没有当初挥斥方遒的少年气,沉稳得如同他的哥哥了,他看着宋楚宜道:“你说得对,你不喜欢我,又不是你的错。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能逼着另一个人喜欢他。”

  他顿了顿,看着宋楚宜道:“我来找你,实在是觉得要把我的心意同你再说一次。这样,日后也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他曾经这样用心的喜欢过一个姑娘,虽然那个姑娘不喜欢他,最后他们也没那个缘分在一起,可是他尽力争取过了,也就没什么好遗憾的。父王跟哥哥说的都对,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太过计较的人是过不好日子的。

  此等境界着实不是青卓所能理解,他挠了挠头,回头同青莺叹气:“叶二少爷不知道怎么突然开窍了,这样会说话。”

  青莺就瞪他一眼,她还是挺喜欢叶二少爷的,不过这种事情,当然还是她家姑娘说了算,因此也只是偷偷摇一回头也就罢了。

  倒是宋楚宜放下了心头大石,她虽不喜欢叶景川,可是实实在在的拿叶景川当朋友,心里是想着叶景川好的,如今话能说开,不互相记恨,纵然日后不可能再跟小时候那样,也是好的。

  她觉得心里轻松许多,回了宁德院把叶景川的来意告诉宋老太太。

  宋老太太听了免不得又叹一回气,觉得叶二少爷着实真是个好孩子,可惜自家没什么合适的姑娘来配了,干脆就跟宋楚宜提起高兴的事儿来:“明天派人把明姿接回来,那个丫头想你想的不行,昨天就打发管事回来了,问怎么还不叫她回来......”

  宋楚宜就笑:“我也正想求您把明姿姐姐接回来,这样久不见,我着实是想她啦。”

  二人正说这话,去了宫里瞧贵妃,回来换过了衣裳来请安的大夫人也跟着说笑了一回,才道:“老太太,娘娘说叫咱们心里有个数,想必这几天皇后娘娘就该宣小宜进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