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七十八·宣召
  好好的东平郡王?现在太子也觉得自己儿子好好的,澳门赌博网站:至于坏不坏的,旁人无非是觉得东平郡王是庶子,现在周唯昭又立下了奇功,所以害怕东平郡王起旁的心思罢了。

  可是要是依着太子自己的想法,他是着实更愿意培养东平郡王的无他,还是那句话,感情总是相处出来的,他病的数次起不来的时候,都是听着儿子咿咿呀呀的哭声才醒过来。他一直觉得次子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福音。

  可是这话太子自然不会傻的往外说,别的不说,他自己就是嫡子,倘若他要是抬举庶子,岂不是在跟自己嫡出的身份过不去?那些向来看重正统礼法的清流们还不得蜂拥而上来扒了他的皮?就算是他自己的属官,还有他的母亲,也都一直在规劝他重视嫡子。

  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一口气,前些天付友德还拿那样的话出来说,说若是日后他对太孙好些,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他好不容易给次子安排了陈德忠做老师,日后还打算叫付友德多多带挈小儿子,可是如今看来,付友德这个老顽固是不要想了。

  现在连镇南王也这么说,太子内心里的想法就更不好说出来,只是皱着眉头道:“我也不是看重范氏一个女人,可王爷也当知晓我的难处,西北那边.......还有......”太子殿下不知为何,今天倒有了重新同镇南王亲近的心思:“还有,她毕竟是东平的母亲。我唯有二子而已......”

  只怕在他心里,他是只有一个儿子的,镇南王回了府就同大儿子二儿子说了与太子的这番交谈,末了做了做总结:“听太子的意思,还是不想处置范氏。”

  太子关注西北,并不是因为民生多艰,也不是因为西北有鞑靼虎视眈眈,而是因为西北经营了多年的生意会受影响这些生意向来是范家的人跟韩正清联合起来一同替太子揽财的,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叶景宽忍不住叹了口气:“本来不该我说,可是又实在忍不得。太子殿下这等心胸......”

  钱自然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到了太子这个份上,逢年过节时往宫里送的各色各样的礼,还有往下的赏赐,这么一算就不是个小数目,何况还有多少属臣要养?有多少谋士要养?钱要是不够,是万万不行的,太子的那点儿俸禄,也不够他用的。

  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把钱看的太重,也实在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

  镇南王跟着摇头:“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是嫡长,又是正统。”最主要的,他还是荣成公主的亲哥哥,当然荣成公主也还有一个亲哥哥.......镇南王看了儿子一眼,可立即就把这个念头压下去了太子虽有些糊涂,可太孙毕竟是明白的。何况以太子的身体,看样子.......

  叶景宽冷笑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才道:“我与公主提一提,看看她能不能劝得动太子罢。范良娣野心勃勃,如同一条毒蛇,不除实在叫人难安。”

  范良娣这回勾结皇觉寺,冲着的虽是太孙,可是却也未必没有把依附太孙的叶家两个最优秀的嫡出子弟一网打尽的心思,此等心思,实在叫人于心不安。

  一直没说话的叶景川嘶哑着声音接了句话:“嫂嫂未必就没劝过,可既然连皇后娘娘跟父亲都劝不动,嫂嫂去了也未必就有效果。”

  话是这么说,试还是要试一试的,如果太子实在是想不通,那也不要紧,那就由他们自己来动手好了。镇南王眼里厉光一闪,转身又恢复了从前老神在在的模样,往圈椅里一坐,问了问儿子们的伤情,这才道:“才刚你们母妃过来同我提了一声,宋家那边送了消息过来。”

  叶景宽就不免偏头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原本大家想的都很好,觉得宋六小姐从晋中回来之后,也差不多就是给他们办婚事的时候了。谁知道一波三折,世事无常,六小姐根本就没看上自家这个傻弟弟,人家喜欢的是太孙。

  都不用人说,叶景宽自己都能瞧出周唯昭跟宋楚宜两情相悦来否则周唯昭那个性子,怎么会急的谁的话都听不进就噗通一声往不知深浅的水里跳?否则惯常冷静非常的宋六小姐又为什么会因为周唯昭的病食不下咽睡不安枕?

  叶景川的脸色白了白,原本就还没愈合的伤口似乎又在隐隐作痛。

  镇南王见两儿子都不吭声,就道:“你母妃说,宋家送来了不少谢礼,可对之前咱们商量好的事却是只字不提了。”

  既然只送了谢礼,却不提之前两家家长有了共同默契的事儿,再联合起皇后娘娘下旨申饬传流言重伤宋六小姐的魏夫人的事儿,宋家是个什么意思,镇南王妃心里也就有数了。

  镇南王看了看脸色明显不好看的小儿子一眼,就叹了口气:“罢了,这世上别的好姑娘也不是没有。”

  镇南王妃还私底下说,听荣成公主透露出来的话说,皇后娘娘近几天就要宣召宋楚宜进宫了,这个时候宣召进宫,还能是什么事?镇南王虽觉得这个神勇的小姑娘没成自家儿媳妇有些可惜,可到底是男人,看得开,反而还交代镇南王妃:“虽说宋家最后也没答应,可人家宋家并没一开始就说过这事儿能成。咱们两家也不必为这事儿生分了,该怎么往来还怎么往来,你可不许犯糊涂。”

  镇南王妃当然知道这个道理,虽然心疼自家儿子,可是日后若宋楚宜真成了太孙妃,那也是要常来常往的,怎么好闹僵?何况镇南王府跟长宁伯府本就是通家之好,为了这等事情闹翻,实在是太不值了,她闻言就点了点头:“王爷放心吧,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