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名门闺战 > 一百五十三·要命
  她才转过头,就瞧见叶景川带着长安长兴急匆匆的朝她过来了,见了她先是立住了脚,然后就直接越过她吩咐青桃跟轻罗:“你们,带着她一起乘小船走。”

  局势比之前所预想的最糟糕的还要糟糕上几分,宋楚宜看着他霜白色綉云纹的衣袍上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问他:“有人上船了?”

  长安心说这不废话呢嘛,前头的船头都被炸穿了,他家公子再有能耐,总不能到处都去堵窟隆吧?人炸你的船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上船来?

  叶景川的视线越过她,眉头皱的厉害:“后头那艘船也有古怪,等到时候它也往船尾一撞......”这艘原本就已经漏水的破船恐怕就要成为齑粉了。

  宋楚宜转头往后瞧了一眼,回头看叶景川:“你打算带着这六十人留在这里跟他们拼命?”他们来时带走了几乎半数的钦差护卫队,就是怕那些人不上钩,现在人虽然上钩了,可是实力却分散了,要是人全部要走,那少不得就要分头走,可是在这一望无际的江面上,怎么走?又有多少人会走不成?到时候这些势力被打散了,还怎么回头救援周唯昭跟叶景宽他们?是以叶景川镇定的点了点头:“我们要夺唯一完好的那艘船。”

  “那也要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宋楚宜环顾了一圈船身,转头问叶景川:“咱们还有多少人?”

  叶景川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他在福建呆过两年,虽说仍旧带有少年气,可是也只有一点儿少年气罢了,对于兵事上向来是精明的,闻言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刚刚报了数上来,并没折损。”

  人都藏在舱底,现在别人还没强攻,要折损也没什么好折损的。只是锦衣卫那边分调过来的十三个锦衣卫已经被宋楚宜派去护送余氏跟崔华鸾几个了。

  宋楚宜点了点头,越过叶景川疾步往船头去,船头已经被炸的面目全非,对方那边却也并没好到哪里去,船头同样被撞的稀烂,宋楚宜立着看了一会儿,才,指着两艘放在那艘大船底下的小船道:“擒贼先擒王......看着这两艘小船。”

  这艘大船敢直挺挺的撞上来,说明里头必定有能作主的人,既是能作主,先抓了再说。

  叶景川没有犹豫:“我亲自去。”

  话音刚落,船身又是一阵猛烈摇晃,长兴手脚麻利的跑到边上伸头去看,大惊失色:“又有许多小船围上来了。”

  这帮人还真是舍得下本钱,用这么多人来围攻自己,宋楚宜预估一下人数,回头冲叶景川点了点头:“你自去把他们那边的主事人抓来,这里由我先守着。”

  长安张了张嘴,他虽然看宋六小姐不顺眼,可那是因为帮自家公子抱不平的缘故,他对宋六小姐本人还是没什么看法的,更不想她就这么死了,不由道:“可这些人眼看着就要攻上来了,您一个人,怎么守啊?”

  宋楚宜定定的看叶景川一眼:“你带着你的亲兵去,我舅母到了岸上,宏发自然会去找此地官府。给我留五十人,我尽力坚持到你回来。”

  撞了船的主事人显然是不想被他们发现究竟是何身份,看他们的船已经沉了,打算自己先走,叫这些死士殿后。宋楚宜不能就这样轻轻松松放过他们。

  叶景川也当机立断下了决定:“我带着那么多人不方便,六十人,加上我的亲兵总共是一百三十人人,我带四十个人走,其他人你留着,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能保全他们的性命。”

  等不及再架木板,他带着点出来的人一跃而下,飞快的没入了夜色里。

  水面上发出阵阵声响,宋楚宜所处的船摇晃的更加厉害,她扳着船板站直了身子,有条不紊的吩咐留下来帮忙的长兴:“去叫他们把准备好的热油继续提上来。”

  一面又吩咐轻罗:“二楼有许多带着倒刺的长钩,是原先我们来时就在船上的,你带人去领下来。”

  长兴的动作极快,这些热油原本就一直准备着的,他三下五除二的领着人一溜烟的都提上来,看着人爬得差不多了,就兜头兜脑的往下淋。

  虽然耽搁了一阵时间,可是油的温度仍然极高,长兴隔着老远都能听见皮肉被烧开的滋滋声,他听着一声一声的怪叫,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这热油还是有些效果的,不管怎么说,先坚持住等公子回来吧。

  他这颗悬在半空的心才放松了片刻不到,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船头处摇摇晃晃了几下,从对面船上忽而涌出了一大批人对方居然先绕去了那艘船上,想从那边跑过来,现在两船相撞,船头都黏在一起,从那边过来可要轻松的多了。

  幸而他也没担心的太久,就瞧见第一波涌过来的人杀猪一般的叫喊了起来长安正领着人同样往对面坡油,只是这对面泼可比直接往下倒要麻烦的多了,还有不少要溅到自己身上,而且油毕竟是有限的......

  轻罗领着上去拿长钩的十几个人都到了,一人手里都抱着一大捆铁铸的带着倒刺的钩子,宋楚宜高声令人领了,自己退在后头,叫那些拿着长钩的士兵们分散开来围在四周。

  那帮人好容易避过了热油,踩着因为到处都是油而滑不溜丢的地板还在互相搀扶着站稳身子,宋楚宜这边支着长钩的兵士们就开始动作了,那些人大部分穿的都是寻常衣裳,极易被长钩的倒刺勾住,而只要这么一勾住,兵士们就迅速把人给拉到跟前,旁边的人就手起刀落。

  那帮以口齿硬身手好出名的死士根本连施展的机会也没有,几乎被打的七零八落。

  长安总算是明白了之前自家公子为何说希望她保全这些兵士性命的话了,这个姑娘根本就神了!

  来更新了在医院泡的整个人都没精神,好烦啊啊啊啊啊啊。